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回到初始
    胖婶扭捏的不说话了,小胖子还以为她小气,倒是杨叔说话了:“胖婶的鸡腿能吃,五毛钱进的一个,卖五元,心黑着呢!”

    杨叔不屑一顾的话,惹毛了胖婶,胖婶不愿意了,“我说杨老头,我生意不干净,你生意就干净了,谁不知道你经常翻新二手电瓶当新电瓶使用!”

    “那你还用地沟油呢,还说地沟油做出了的东西比好油更好吃!”

    “本来就是嘛,我用地沟油不对,那你故意修车的时候,把别人的电瓶车碟刹弄坏,让人换新的,你更坏!”

    “还有你那些蔬菜都是快要腐烂的批发菜,生生比市场价便宜了一半,你再揭我的底子,我就全兜售出去,让你买卖黄了!”

    “你敢!”

    两个奸商都在互相怼起来,这让本来还有胃口的众人一下子就没有食欲了,清风子更是愤怒的看着郝炯。

    眼神中充满了质问:龟孙子啊,你是想请我吃饭还是想请我吃毒啊!????最终还是郝炯打起了圆场:“大家都不容易,胖婶今天的营业额算我的,今天就我们几个聚一聚。”

    “好嘞,老板,我家的那个没出息的,这个时候应该将超市的菜买好了!”胖婶微微一笑,郝炯愿意出钱,确实让她少了损失。

    见大家互相寒暄起来,景妃小声问:“郝郎你以前就吃这些,你受苦了!”郝炯握握他的手,笑着说:“这些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聚集在这里,胖婶也是没办法,不过对我们这些邻居还是使用好油好菜的!”

    社会没有对错,郝炯叹了口气,指了指橱窗里的鸡腿,和麦当劳或者快餐店的额小鸡腿不一样,这里的鸡腿很大,差不多有小鸡腿的三到四倍。

    景妃明白了,这里都是收入很低的人,他们既想迟到麻辣串这样小吃的美味,又想享受吃饱还便宜的服务,那么胖婶只能折中了。

    大约半个小时,美味出炉,本来瞧不上这里的清风子,嗅觉最为灵敏,立即察觉出空气中的香味。

    “我去,尊老爱幼我先来!”清风子毫不顾忌的吃上了一串韭菜,韭菜特有的辛香味,加上酱汁浓郁的香味,一下子占据了整个人的味蕾。

    “好吃,这时候怎么能没有酒!”一旁看大家吃的开心,胖婶拿出了自己酿造的粮食酒。

    区别于徽州省这边的低度酒,七十度的原浆,就是清风子这样的人,喝的都感觉一股辛辣烧暖了整个身体。

    “我说老爷子你真行,像我这酒,一般酒量好的年轻人,半斤就放倒了,你这都一斤了。”

    喜好酒的,当然会察言观色,老爷子明显还没喝尽兴,乖乖这个酒量,放在霸都市这么能喝酒的地方,也是前三的水平。

    清风子哈哈大笑,指着大家挑衅道:“不是我吹,就是你们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这话一下子就惹怒了在这里的老油条了,我们一个两个肯定不是对手,但是十几个人车轮战还干不倒你!

    十几年邻居锻炼出来的默契,老板娘不怎么爱说话的丈夫,一下子就第一个上了,本来喝了一杯二两的他,此时有些微微醉了。

    不过再喝一杯也没有关系,胖婶没有阻拦,清风子毫不客气的一饮而尽,这**裸的挑衅让老实巴交的汉子,不管不顾的跟着喝了。

    不过相对于清风子的风轻云淡,他就有些轻飘飘的了,清风子呢那也是桀骜不驯,看着酒量不好的汉子竟然没有畏缩。

    跟着自己喝满了一杯,不等胖婶为自己汉子喊撤退,清风子又迅速干完一杯,笑眯眯的看着老实巴交的汉子。

    这让胖婶傻眼了,她知道自己老公老实,可是这再喝恐怕明天就出不了工了,自己还要伺候着死鬼。

    “我去,着老爷子还真是狡猾不要不要的!”

    城中村这些都是做着各类行当的人精,郝炯带来的人,表现一一放在他们的眼中,警惕起来。

    杨老头使了个眼色,两个年轻的汉子,其中之一抢过了杯子一饮而尽,这是这边出名的能喝。

    一直从事房产销售,另一个是搞小额贷款的,两人的酒量大约都是一斤,两人架走口中喊道“我要喝!”的老板,一杯杯的拼了起来。

    十分钟后,两人加起来轮了十一杯,超过了自己的极限,胖婶让厨师腾了个地方,将他们安置下。

    “嘶”大家感到棘手了,连失两名大将,尤其是清风子那始终面不改色的脸蛋,一脸蔑视的看着他们。

    他们不由转头看向郝炯,郝炯装作不知道,自己虽然可以耍赖,不过这就没意思了,当然光凭借自己的本事,这高度酒,四两基本就没战斗力了。

    随后,丧失了锐气,大家的战斗力十成只能发挥七成,胖婶不可思议的看着桌面上屹立不倒的清风子,这老头子喝了十斤的七十度粮食酒。

    现在还淡然的吃着撸串,一百串至少得,“小子,这老爷子多大了?”胖婶感觉自己说话说得有些哆嗦了。

    自己是不是遇到老妖怪了,尤其是郝炯实话实说:“他自己说得,95!”

    95岁,仔细观察一下,牙齿一个个整齐的,比年轻人还好,皮肤再仔细一看,竟然比年轻人还好,要不是胡须是白的,恐怕整整说是小伙子都行。

    “哇塞,果真是有钱人,保养都能保养到这个程度!”胖婶深深的羡慕了,并将合理的解释放在了清风子有钱上。

    因为喝酒的过程中,2000年的飞天茅台都陆续送到了大家的手中,要知道2000年的飞天茅台,一瓶市场价不下于20000元。

    一箱也就是八万元,现场这么多人,也就是超过一百万的钱,随随便便就送出去了,郝炯笑了。

    “萝莉,你的天赋很好,我们去你家谈谈吧!”

    本来正在刷着自己的微信,向朋友们炫耀自己即将拿到的高工资,听郝炯要去她的家。

    不免有些紧张,倒不是怕郝炯去她家做坏事,而是自己家里的情况自己知道,比这里的小店面毫不了多少。

    好像是女人间都是有着心有灵犀的敏感,景妃抱了抱小萝莉的肩膀,安慰道:“一切都过去了,未来的你是精彩的!”

    小萝莉被这么一搂。心里面放下了顾忌,点头说:“好吧!”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