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暗潮汹涌
    宴会终究散了,关于肖家的地位,却不知不觉受到了很大的质疑,上千亿的投资,财帛动人心啊。

    “父亲,有好几个地市的市长,向我们诉苦了,有不少资金正在往外面撤资,应该是怕钱家的报复。”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我们肖家岂是一些商人能撼动位置的,更何况现在就是钱家都要给我们肖家三分面子。”

    肖老爷子说到这里,不免有些得意了,要知道能在四大世家面前保持体面,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不过现在的局面并不是完全有利的,因为肖家并不想完全暴漏自己的底牌,肖鱼现在就是肖家最大的凭仗。

    其实肖老爷子还有种更强的感觉,自己的孙子更是肖家的未来。

    肖老爷子可笑自己这种想法,这世界上还有比霸王宫更厉害的势力了吗?恐怕没有,即使有,应该也不是一个物业培训学校。

    自嘲的一笑后,手指关节在桌面上有力的敲着,肖正知道这是自己的父亲在思考怎么破局。

    那天,钱森走时阴沉着脸,确实让人误会了很多事情,许多大商人都怕霸都市会是下一个不毛之地。

    此不毛之地非彼不毛之地,而是资金流入的绝缘体,这种大规模的撤资也引起了徽州省联邦政府的注意了。

    “肖正,你作为新上任的常务副市长,虽然管辖的是政法一线,不过对于经济建设这一块,你还是要挑起一部分担子。”

    徽州省省长是标准的赵家派系人士,虽然上面说现在要给肖家的面子,不过正常工作使绊子还是很正常的。

    只要不犯原则性的冲突,肖正只能无奈的站起来回道:“作为信任的副市长,为霸都市的经济做出应有的贡献是我应该做的,省长您的话,我会在后面工作中认真贯彻执行。”

    明面上肖正直接认怂,大家并不意外,虽然徽州省是肖家的地盘,不过政府安插的人,在这些年绝对也不少。

    戴省长就是很明显的例子,不过也仅仅就是个省长领头的,常委其他人可全部是肖家的人。

    就是肖老爷子的弟弟就是常务副省长,主管人事和财政方面,人财物,直接占了两样。

    他直接炮轰:“我们领袖说过,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在什么位子上做什么事情这是大家一贯奉行的道理,让一个政法委的领导搞经济,不是瞎胡闹吗?”

    好不给戴省长面子,没等他反驳或者打哈哈的时候,真正的一把手吴书记,拍一拍桌子,说道:“这是民主的办公会,老肖你还能这个不准那个不行,这让戴省长以后怎么做工作。”

    说的很官方,一般人还以为吴书记在帮助戴省长,却没想到接下来就转移话语了:“不过霸都市的经济问题,不是一个地方两个地方的事情,而是全省都出了问题,我看这还要是戴省长负责起来,我看就以两个月为成效周期吧。”

    随后,都不征询戴省长的意思,直接将事情给了戴省长,戴省长傻了,什么时候肖家的人这么不要脸了。

    以往对自己不都是客客气气的吗?和自己说相反的意见,都是举一反三,坐实道理吗?

    情况不对了,吃了哑巴亏的戴省长刚想说点什么,吴书记注解宣布散会了,肖正路过旁边时,还忍着笑意示好道:“戴省长,我回去后也要多向你请教请教。”

    这话,听在戴省长的耳朵里,份外的难听和刺耳,不过他忍了,现在发飙还不是会被肖家人怼出去。

    待散会片刻,人走后,他的秘书凑过来问道:“这应该和钱家有关,我们是不是打个招呼,毕竟现在负责人是您了。”

    省长主抓一个地区的经济,没有丝毫推诿的意思,那么和钱家打个招呼,就能平稳经济,足够戴省长安然度过这个抛来的难题。

    这就是省长秘书的理解力,不过戴省长摇摇头:“动荡一下,正好打击一下肖家在徽州省的基石,至于我,顶多骂几句,被告状几次,面子算什么,肖家被打压才是我们需要做的。”

    这话让秘书脸色一变,不过还是受教的说道:“省长高见。”

    戴省长哈哈一笑,站得高想得远,有时候吃亏并不是吃亏,当对方比自己损失更大,其实就是一种赚了。

    此消彼长,不断拉开差距,就是实力扩大的重要因素,于是在戴省长暗中的推波助澜,徽州省的经济动荡了,甚至可以说全国瞩目了。

    “徽州省投资环境受到外界普遍质疑,一个前景光明的中部省份,为什么前景灰暗,让我们审视本届政府。”

    外面的媒体,一点缓冲的余地都没有,直接共计徽州省的省联邦政府,这次胆大的媒体共计,在华夏联邦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

    “父亲,姓戴的好歹也是徽州省的父母官,不能为了打压我们肖家,就不择手段吧,不行,父亲你就出面,请走他。”

    外间的暗潮汹涌,让肖正烦躁不已,而且经济指标很可能今年不仅不能保证以往的全联邦增速第一,就是平均值都很难了。

    尤其是那些以往看不起徽州省的省份,这些年被徽州省超越了一个个排位,早已心中不爽,推波助澜下,无论名声和经济,都受到很明显的重创了。

    不过肖正的提议很快被否决了,因为肖老爷子有自己的打算,笑道:“推出去的都是热钱,真正有实力的,愿意跟随我们肖家的商人才是我们的根本。”

    这么一说,肖正认为确实这样,一点风吹草动的就跑,自己肖家还要求着这些人,那不是犯贱吗?

    眼前一亮,“那我们一边扶持忠诚于我们肖家的商人,一边扶持有潜力的企业,要知道全华夏联邦,不被钱家控制的大企业凤毛菱角,而我们给他们这个机会。”

    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华夏联邦的,但凡有雄心壮志的商人,都不想被钱家控制,可现实是钱家太厉害了。

    只有在诸侯的帮助下,才有独立做大的可能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