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钱家来人
    肖正此时心中估摸着那块地皮,大约七千万,再加上建筑和设备设施,大约一亿五千万,不过这钱对于大富超市的老板来说,多却还没有伤筋断骨。

    就在此时,门外喊道:“钱森到!”

    钱森,华夏联邦中部几个省的首付,涉及的行业多大数十种,并且每一种都是行业前十的存在,尤其是在重工业上更是非常厉害。

    几乎垄断了蓝翔挖掘机及农用机械市场,资产更是超过了五千亿,是十足的大富豪,设置可以说已经能影响一个地区的经济了。

    今天他能到,简直是梦幻的宴会,要知道全场的商人都想和钱森打上交道,要知道能联系上了,闭着眼,十年的荣华富贵是没有问题的。

    “钱先生,您能来我们肖家,简直让我们肖家蓬荜生辉啊!”

    作为今晚的招待人,肖正的身份是完全足够了,一个省会城市的三把手,并且年龄更是有很强的潜力。

    当然老爷子的身份,肯定要比钱森厉害了,所以老爷子在自己的书房里,等着钱森拜会,要是一般的诸侯,钱森还真不一定这么尊重。

    钱森的身后可是钱家,得罪了钱家,完全可以让一个省陷入经济的被动。

    传说有一年钱家的一个长老,在关外得罪了当地叫做尼古拉斯赵四的本土最大帮派,由于这个长老去的仓促,加上对关外不感兴趣,钱家驻扎的力量比较薄弱。

    这个钱家长老一不小心就被尼古拉斯赵四的人给砍了两刀,这一回去,钱家就和当地政府交涉了。

    当地政府也是榆木脑袋,竟然偏袒尼古拉斯赵四,以至于钱家一发怒,实行对这个区域的经济战。

    生生将一个以前排在国家经济十强的省份,打成了倒数前十的存在,也仅仅比偏远地区好一些。

    所以四大世家的钱家可以说是当官的都怕,所以钱森到哪里,即使是一方诸侯,也不敢怠慢他。

    可是到了肖家,这个钱森很乖,因为他知道肖家的孙女进入了霸王宫,还成为霸王的亲传弟子,并深得宠爱,这次钱森来,还是想借着合作,利用肖家搭上霸王宫这条门路。

    要知道霸王宫独来独往惯了,想和他们联系上,没有足够重量的人物,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肖家的孙女够这个资格。

    他此行也代表了钱家的意思。

    “肖市长,我来霸都市,才发现这个城市是真正的潜力无限啊,我想我要加大在这里的投资,来的路上我初步计算一下,我想最低一千亿是最少的。”

    一千亿,大家的喉咙不免咽了下口水,前几年华夏联邦刺激经济,全联邦才花了四万亿,平均到省份,除了最富的几个省,大多数省份就一千亿的标准。

    而现在一千亿只是霸都市的投资,大家不免畅想,霸都市这次招来一千亿,势必还有许多财阀嗅到了味道,跟风投资。

    可以保守说,只要钱森的一千亿投资消息放出去,最起码可以吸引三千亿的资金来霸都市发展。

    这就是钱家的号召力,完全不需要发话,商人们都相信钱家的眼光,肖正也激动了,自己拉到一千亿的投资。

    那么下届换届后,自己保守是市长,说不定还能再进一步,成为华夏联邦年轻的一代领军人物。

    当然这年轻是按照官场的说法,实际上肖正也是四十多了,但是这个年龄能做到现在的位子,也是凤毛菱角了。

    更不要说最近两年,更有可能再进一步甚至是两步,官场就是这样,一步领先步步领先。

    郝炯在一旁,也羡慕的看着肖正,这家伙也没啥特别的啊,现有自己帮忙,然后又遇到个超级打土豪,送上门大把的钞票。

    这些钞票可是能换来巨大政绩的啊,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每一次都遇到要不是变态,要不是就是被虐待,难道我是个衰神。

    心中大感悲伤,这时候肖正的脸上是笑的格外灿烂,对大家说:“不好意思,失陪了大家,我要和钱先生谈谈工作。”

    “肖市长您去忙,我们这边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对啊,您谈的都是霸都市的未来,有需要我们效力的,我们义不容辞!”

    在宴会上的富豪们都大声喊道,期待着自己被点名,要知道能参与到这场大投资上来,企业必定能更好的发展。

    甚至可以说从百亿规模突破千亿规模,别看仅仅一个字的差别,企业的影响力是大大不同的。

    百亿的公司可以说是影响一个市,千亿则能影响一个省份,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就在大家准备聚在一起聊聊后面怎么搭上肖家的门路,肖正转身前说:“郝先生,你也跟着来吧,正好老爷子想和你聊一聊。”

    郝先生,钱森有点熟悉的味道,这个郝先生好像有人和自己说过,在什么地方呢,想不起来了,但很可能是个人物。

    “这位小兄弟真是厉害,能和老爷子相处融洽,可以说是国之栋梁,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们钱家。”

    钱家,郝炯愣了,自己好像在秦始皇陵就是被钱家人欺负了,现在对方没认出自己,反而提出了善意。

    郝炯却不吃这一套,似是而非的回道:“钱家,我仰慕已久,等有时间我想上门拜访下,钱家的长老英姿我可是记住了。”

    这句话说的阴阳怪气的,肖正是个人精,迅速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甚至可以说是两者有着什么矛盾。

    钱森也不傻,有了个目标,回想下家中说的一些最近事情,突然想到了钱家长老提过的秦始皇陵小子,正好叫做郝炯。

    “你是郝炯,秦始皇陵那个和世家做对的小子!”

    “没错,就是我,还好那天我跑得快,否则你们长老的小炮,还有持盾扔燃烧弹的大个子,还不干死我了。”

    钱森一听,立马戒备了,心中更是后悔,本以为来肖家不会有什么安全上的问题,可是遇到了这个和钱家有仇的小子。

    至于说什么威胁的话,钱森又不是傻子,一个敢和天下世家做对的人,能在乎一点小小的威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