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滔天恨意
    这声音,熟悉的让女皇陛下整个人都在颤抖了,她惊慌失措的模样,第一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传说女皇陛下能有今日成就,和本身厉害有关联外,幕后还有个足智多谋的谋主在后面帮忙。

    不过随着一代老臣不是被杀就是流放,这个传说也就没有了市场,可是这声音一出,大家的回忆也就起来了。

    熊熊的八卦之火,点燃了女性内心潜在的好奇,“女皇是不是今天要栽了,我们站哪一边,我可不想失去围猎男人的机会。”

    边说,眼睛还往郝炯这里瞄着,“靠,这群女色狼想把我整成肾虚吗?”郝炯暗骂,女皇此时发话:“我知道你没死,你没那么容易死,我早该想到能有这么厉害的手段,只有你了,我的姐姐!”

    姐姐,女皇有姐姐,这怎么可能,要知道所有人都是世界树诞生出来的,不可能会有父母或者姐姐妹妹哥哥弟弟一说,除非

    除非这姐姐妹妹是女奴的后代,而且是没有被打上标记的后代,女皇的出生,第一次被人怀疑。

    此前没有人去怀疑,因为女皇展现出的是,对世界树的操控,所以没有人会怀疑女皇的身份,天命所归,女皇长存。

    只有被世界树认可的人才能是女皇,而男人和女奴这样污秽的贱胚是不可能得到世界树承认的。

    就是再傻的人,此时都震惊了,女皇有可能是女奴,一个最卑贱的女奴后代,所有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相信女皇的侍卫们,都摇动了自己坚定的信念,女皇虽然强,可怎么抵得过千万年对传统的认可。

    “女皇陛下,你真的是女奴的后代?”

    有胆子大的侍卫这时候小心翼翼的问道,女皇陛下淡然的说:“我就是女奴的后代,统治了你们数十年的女奴皇帝!”

    这些侍卫们吓得不敢说话了,要说几千年来,哪个女皇对待女奴最为残忍,这恐怕就是眼前这位了。

    俗话说“越是惧怕什么,越是讨厌什么!”这狠毒的女皇,发明了很多折磨女奴的方法,这些方法在勋贵们广为流传,并广发运用。

    成为一个时代的流行标志,讥讽的是,发明者就是受害者中的一员,勋贵们这时候彻底翻身了,一个个叫嚣起来。

    “你一个奴女,竟然窃据皇位如此之久,现在认错,我们就不炮制你了!”

    虽然得知女皇是女奴的后代,身份一下子从天上转化为地上,可大家还是惧怕女皇的实力,所以威逼女皇放弃抵抗。

    女皇不屑的看着这些人,然后好笑的给自己的姐姐说:“承认我们女奴的身份,你还确定你能上位吗?”

    “上位,从你当年为了他选择了我,而残忍杀害了他,并将我的腿打断,扔进了万丈深渊,你还认为,我对皇位迷恋吗?”

    纱帘打开,是个绝美的脸,比女皇还要美上三分,即使现在一脸恶意,也是一个美丽的江东狮吼。

    可是郝炯发现这个女人明显身子有些僵硬,看来这腿还是彻底断掉了,而女皇讥讽道:“我会的一切不都是你教我的吗?只有比天下人都狠,才能坐上天下人都坐不上的位子,我做到了,死瘸子!”

    撕破了脸皮,女皇也直接怼道,勋贵们却愤怒了,你们两个女奴,也敢在这个时候还管着自己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现在可是勋贵和女奴间的喝骂。

    “郝炯,给你个机会,杀了这些勋贵,证明你还可以存在的依据。”

    两个女人同时达成了意见,因为不可能让一些勋贵和亲卫们毁了自己的布局,即使是恨尽女皇的女子。

    “动手吧!”

    郝炯直接命令,自己的身份也暴漏了,女权帝国的勋贵们,怎么可能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被男子和女奴联合绞杀。

    这要是放在以前说,别人一定会拿你当做傻子,而郝炯确实做了,大哈二哈,遥控液体炸弹,小胖子直接开杀。

    虽为勋贵,有几分实力,不过和女皇差了很多,一轮爆炸和大哈二哈的追砍,勋贵们被炸成了焦炭,剁成了肉酱。

    亲卫们则有些迷糊了,是效忠女皇,帮助女皇保守秘密,还是体现自己高贵身份的优势。

    时间不等人,这些人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身边的人突然朝着自己砍过来,出于自卫,这些人直接还手,当即数百人战斗在了一起。

    勋贵们看傻了,本来该帮忙的亲卫们,竟然自己人砍向自己人,是不是该说一声,你们是不是傻啊。

    却不知,郝炯的头在冒汗,控制这么多人出现视觉上的幻觉,他也很吃力,“姐姐,我找的这个姘头,比当年如何?”

    得不到的都是最坏的,女皇彻底奉行这句话,直接黑化以前的初恋,她的姐姐笑道:“男人是我的,我说他高贵就高贵,说他低贱就低贱!再者这世界上还有比更低贱的人吗?”

    说完,口中吐出一口炙热的气流,射向了女皇,女皇反应也很迅速,直接闪到一边,女皇的身后柱子被直接焚烧成灰烬。

    郝炯看了吓得心中一抖,不是一家的变态不进一家门啊,只是这还不算玩,女子的莲花指树了几个手印,数十道火红色的炙热气流,竟然像是巡航定位导弹一样,定位了女皇。

    女皇闪烁了几个地方,依然没有摆脱,没有办法,划出一道道冰人,火遇冰的结果是一道道冰渣在天空中炸裂。

    一旁的几个勋贵,被穿透个精光,死的不能再死了!

    “快逃,这边就是个死亡地狱,只要逃出去,我们就兴兵讨伐这些卑贱的玩意!”

    有顶不住的勋贵动了撤退的意思,不过女皇没有阻拦,要知道自己的姐姐可不是省油的灯,她怎么可能没有后手。

    现实中,勋贵们高兴的出完大殿的门,还没有高兴起来,就被铺天盖地的金甲虫给围起来了。

    要知道,金甲虫号称吃尽天下东西,玛雅星球就没有它们不可以当作食物的东西,现在它们已经饿了三天,虽然地砖也能吃,不过活物很显然它们更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