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男人为饵
    “找死!”第一次觉得生命威胁是这么近距离,女皇手中的冰凌散为天女,在天空的照耀下,冰蓝杀机极速前行。

    小胖子的脸一下子就刷白了,不能和女人当面说坏话,尤其是有权有势还有武功的女人说坏话。

    人生需要不断填坑,小胖子觉得自己挖的这个坑,能将自己活埋了,还好姑姑眼疾手快,软剑卷起了小胖子的左臂,生疼的让小胖子移出去十米。

    不要小看这十米,因为十米内的地面,上千道碎裂的冰渣,嵌如地面,想一想,要是人的话,早就被穿透了。

    穿透的还不是羊肉串的形状,那是马蜂窝的样子啊,“姑姑,回去后,我一定给你树个长生碑,不,是永垂不朽大牌坊”

    担惊受怕后的小胖子明显劫后余生的瞎说话了,姑姑可没时间和他瞎扯,因为牵尘术中级,已经可以覆盖上百平方了。

    除了郝炯这边开挂的人,女皇和她的侍卫们,已经觉得眼前一黑,女皇战阵经验丰富,直接喝道:“旋龟阵!”

    旋龟,是女权帝国一种厉害的陆地乌龟,成年的旋龟差不多有一头猪那么大,个体能力不强,差不多和普通的狗差不多。

    但这个旋龟确是女权帝国仅有的几个站在食物链顶峰的生物,因为旋龟是群居动物,它们本能擅长抱团,并且组成一种粗浅的战阵。

    这种战阵防守反击很厉害,也被女皇自己改良后,成为一个著名的战阵,为女皇除掉了不少潜在的对手。

    此时,侍卫们的阵形有些类似与旋转的陀螺,让人摸不着头脑,就是姑姑也有些看不清楚状况了。

    一道道剑光,也迅速驱散了笼罩在上方的尘雾,张翔尴尬的暴漏出来了,女皇一道冰凌耍了过来,张翔感觉自己的眼睛里都是冰蓝色的冰凌。

    郝炯见机,指鹿为马,一个由风组成的风墙,阻隔了一点时间,张翔迅速跑向安全地带,待确认自己没什么危险的时候,转头一看,自己刚刚呆的地方,已经冻成一片滑雪场地。

    “女皇,你想抓住我们,你付出的代价就不是你能承受的了。”

    郝炯威胁的说道,这时候正是女皇势力最为削弱的时候,他不信信奉权利的女皇会为了自己这几个男人放弃一切。

    女皇哈哈一笑,敞开天窗说亮话:“谁说我仅仅是想要你们俩,我想以你们为饵,想必现在女权帝国为你们疯狂了。”

    妈的,最毒妇人心,郝炯心里面骂道,这女皇是拿自己等人钓鱼执法,想看一看仅有的几个男人,会不会让百花楼主身后的人,激动。

    只要激动的贪婪,女皇就能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否则她就难以心安下去,要知道仅仅一个阿诺和百货楼主,冰山一角下,都差点让她下位,可见,身后的可怕。

    就是自信的女皇陛下,心里面也不得不承认,对手不次于自己,甚至可以说因为对方在暗处,自己反而不如对手灵活了。

    而此时整个女权帝国都沸腾了,以前传说皇宫里面有男人,大家其实都知道不可能,因为男子真的出现了,那些权贵不可能不四处炫耀。

    “这次是真的了,三个男人啊,我要是能见一下男人,让我死我都愿意,我家的书上还记着男人那里的图画呢!”

    以为四十多岁,快要埋进去的妇女,一脸骄傲的对大家宣布,一些女子眼中露出凶光:这家伙竟然藏着这么好的东西,要不要整死她。

    全国各地都沸腾了,就是百花楼主此时所在的依然而建的院子内,也兴奋了:“那个贱人本来还想慢慢玩死她,现在便宜她了,百花随我灭掉女权帝国。”

    哈哈,一阵子激动的笑声后,全国各地开始诡异的调动,尤其是京都这边大约秘密聚集了上万人,这些人都是住了十年以上的老住户了。

    平时都在街坊这有着很好的口碑,现在每个人竟然都穿上了皮甲,拿着宝剑,杀气腾腾的集结。

    “我说老王,今天你这装扮是想去打猎吗?”

    回答这个老街坊的不是日常的问候,而是一剑劈了下去,这个老王呸了一口:“想我也是个勋贵,和你这垃圾赔了这么多年的笑脸,今天奶奶就送你上路。”

    血腥一直持续到皇宫的大门,皇宫也大门敞开,很多勋贵此时还在贪婪的消化自己收到的消息。

    刚才册封的勋贵竟然是男子,这真是好事情啊,我们又能和祖先一样围猎了,围猎男人,光想一想,下面都有些湿了。

    不要以为这些女子都是世界树诞生的,应该没有什么淫秽的思想,也许是天生的,她们将男人当作最美妙的奴隶,玩死男人是最好的褒奖。

    “你们都不要和我争,我是一级勋贵,而且这里我的人最多,所以我找一个你们不会不同意吧!”

    势力最大的勋贵,利用自己主场优势,威胁大家给自己提前预定个男人,可话还没说完,一些侍卫带着伤进来了。

    “大人们,反贼进来了,快跑!”

    “fiu”一只羽箭射穿了这人的脑袋,还算娇美的脸蛋,被炸裂的鲜血染满了脸部,好凄惨,勋贵们吓得四处逃散。

    作为勇武代表的勋贵,在此时彻底暴漏的自己的怯弱,这都是女皇强势下的原因,不过这些勋贵没有撤退,要是平时她们会溜掉,现在却舍不得。

    因为男人竟然让这些怕死的勋贵们失去了逃跑的**,她们知道自己一跑,男人恐怕就没了,那简直比死还难受。

    “我们顶住,你们去叫人,我们还有女皇呢,我想女皇这次绝对有着后手,不想失去男人的,给我上。”

    终于有人带头说话了,勋贵们奋起反抗,虽然她们中绝大多数已经很久没有锻炼了,不过底子好,竟然稳住了局势。

    直到百花楼主带着精英们出现,不过百花楼主身后还有一个金灿灿的大落地轿子,里面有人传达着慵懒的命令。

    “不要耽误太多时间,我想在贱人面前,玩玩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