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朕要你人
    愤愤不平的郝炯,看起来像个愤青,将自己的diao丝心态暴漏无疑,可这无异于招致更多的鄙视目光。

    因为这种心态就是十足的小人物心态,女皇此时微笑的说:“朕,今日宣布亚瑟宣封七品勋贵,其余众人宣封八品勋贵,为朕战死的厨师和杂役们都追封九品勋贵,众爱卿可有异议?”

    “吾等吾意见,一切谨遵女皇口谕!”

    勋贵们都不是傻子,一方面女皇和自己等人通过气了,虽然自己等人见不得一群贱民挤进自己的队伍,却畏惧女皇陛下积攒的杀意。

    众多勋贵爱莫能助的表态,还没过去几天呢,这两年千万不能给女皇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否则死是唯一的一条路。

    再说女权帝国,九品勋贵制,七品勋贵不过也是下品,虽然步入了勋贵的阶层,不过没有封地,只有一些俸禄,有名无实。

    只有步入六品勋贵的门槛,才能享受到真正的勋贵阶层利益,七品勋贵不过每年100光点的俸禄,还有免除杂役,徭役。

    其余没什么说的出口的好处了,八品勋贵则比七品勋贵少了50光点俸禄,其余和七品待遇一样,至于九品勋贵,只是免除杂役,徭役。

    不过就是免除杂役和徭役,也是平民眼中了不得的好处了,女权帝国的阶层控制还是很厉害的,否则也由不得女皇杀了这么多人后,还能屹立在皇位上。

    “谢陛下!谢陛下!谢陛下”

    大家相继谢了恩,朝会正式开始,内容不是很复杂,无非是清算阿诺这边的势力,还有重点是,女皇抓了几个参会袖手旁观的勋贵,理由是有人举报贪赃。

    其中,证词写的很多,涉及到实物的证据很少,却没有哪个勋贵不开眼的反驳,只要不是自己出事就行。

    在女权帝国可没有亲情,或者友情的概念,一切都是利益。

    然后一声声真挚的“恭喜恭喜”下,郝炯等人仿佛变成了香饽饽,散场后,郝炯被单独叫到了后宫。

    俗话的后宫,并不是什么男性妃子存在,而仅仅代表了是女皇陛下休息的地方,女皇此时褪下了威严的装扮。

    装扮的份外妖娆,那股子的媚气,让郝炯想起了慈禧的秘密生活,那位女主演的媚态比上去还弱上好几分。

    这大概是因为,一个是真正的女皇,一个是演出来的想象场景,阶层不同,展现出来的情景就不一样。

    郝炯表示自己的心都有些躁动了,你能想象一个近四十岁,保养的却如二十五岁的女子,一声话语,带着女子性感的娇媚,和权力女性那种温和中夹杂的不容拒绝“过来!”

    “女皇陛下,您这是我卖艺不卖身啊!”

    卖艺不卖身,女皇陛下嫣然一笑,舌头在嘴唇上慢悠悠的划了一圈,眼珠子侵略的看着郝炯的底部。

    出于男人的反应,郝炯下意识的夹了一下,不过立马觉得自己上当了,夹一下,只有男人才会有这样的动作。

    这一个动作彻底出卖了郝炯的身份,耳边传来一阵子嬉笑:“你知道吗?你很聪明,也很有趣,能想到这样接近我,臣服于我,我保你享有一辈子的尊荣。”

    说完,粉色的罗衫,一个袖帘卷起郝炯的腰部,郝炯立即指鹿为马,袖帘变成了一股溪流,浇湿了郝炯的衣裳,“有些意思,小可爱!”

    手腕一抖,本来上善若水的水流,变成了比钢铁还有坚硬的水柱,一圈圈卷起了郝炯,郝炯感觉自己的肾都不好了。

    “我去,臭娘们真是狠毒啊,不知道男人的肾就是男人的发动机吗?”指鹿为马再一次实处,一张桌子化成了上百把木剑,刺向了女皇。

    女皇收起散漫的表情,娇嗔一声:“我的妃子还是有些本事的,今天我就陪你玩玩!”

    整个人凌空,虚手张开,一把奇特的宝剑出现了,全身仿佛是一块冰凌,细细的,充满这倒刺。

    即使和女皇隔了五六米,寒气都把地面冻成了一层冰霜,整个屋子的温度,也从二十度变成了0度。

    “我去,这什么鬼!”郝炯速速退去,可是背面却被女皇随手一挥,挥舞出凭空一座冰墙,坚硬,不比最厉害的装甲车车皮薄到哪里。

    “咚”一声,郝炯后退的力度不轻,冰墙更是一等一的坚硬,郝炯撞击的感觉喉咙一阵子酸爽,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哎吆吆,我亲爱的妃子,还是投降吧,晚上我会让你很舒服的。”边说,手中的宝剑,连挥舞三下,形成四面的冰牢。

    并且巨大的寒气,被催发,冻得郝炯一下子失去了意识,连使用指鹿为马的机会都没有,直挺挺的成了个冰棍。

    “来人啊,给我来个罩子!”

    随后,郝炯的嘴巴被一个薄如蝉翼的透明的织物,封上了嘴,不过有一处留个小孔,估计是用来喂流食的,女皇肯定不会让自己的猎物死去的。

    而大殿上的景妃,感到心里面一阵子心悸,在看郝炯长时间没回来了,知道自己的郝郎恐怕出事了。

    立马拉着众人,闯进后宫,侍卫们迅速围了上来,叫嚣:“区区八品勋贵,也敢擅闯皇宫后院,你们是想找死吗?还知道女皇的威严不容侵犯吗?”

    数百人,列成战阵包围了众人,就是周边还有大量侍卫正在聚集,景妃大喊:“陛下,既然事情明了了,你想要什么,说吧!”

    “我想要你!”

    女皇从天而降,手里面抓着一个冰棍,就是郝炯,此时安详的在女皇的拎着下,出现了。

    “郝郎,你没事吧!”

    景妃激动的问道,郝炯丝毫没有回应,反而是小胖子直接扔过去是个电子炸弹,定向爆破,虽然看似随意仍在地上了,不过智能锁定,定向炸向女皇的脑袋。

    随便一颗,直接足够将一个人类的脑袋炸成一对粉末,连血液都会瞬间被蒸发,这就是高集束定向爆破弹的酸爽。

    虽然不明白自己看不起的人,往地上仍的是什么,不过女皇本能感觉到危险,赶紧闪,闪过去绝大多数。

    就是没躲过去一个,整个下摆左侧的裙子化为飞灰,美腿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就是亵裤也露出来了。

    “闷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