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大肆封赏
    一场美食之宴会,辉煌灿烂,却在一场颠覆皇权的争斗中,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女权帝国号称最辉煌的盛世,戛然而止。

    掀开遮羞布,女皇看到的是朝堂上尽是阿谀奉承的勋贵,以及随风飘扬的墙头草,自己尽然靠着一些厨子,才彻底平息了叛乱。

    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吗?

    肯定不是,熟悉女皇的侍卫们,知道一场异常血腥的清洗将在这繁华的京都上演,至于会死多少人,这不是她们关心的。

    她们关心的是,自己有没有和那些必杀名单上的人,牵扯上什么联系,别跟女皇说我和她不熟,因为女皇杀人不讲道理。

    “陛下,百花楼主竟然跑了,我们的人根本就没有跟踪上她的身影,据我们分析,她的身后还有人,说不定就是死去的阿诺都只是个稍大的棋子。”

    阿诺是什么德行,能瞒得过天下人,就是侍卫们都被骗了,可也欺骗了全天下绝大多数的权贵,那她就不可能这么容易,畅通无阻的进入京都。

    为她提供便利的人,到底是谁?

    女王的眉头紧缩,好些年,没有遇到这样厉害的高手了,景妃等人则早早带人回去休息了。

    后面对于死亡的受伤的厨子们,自己等人还要好好抚恤,安稳了这些人后,郝炯等人回到了自己在皇宫的住处,休息了。

    大家都累了,第二天,当郝炯等人去了御膳房,一个厨子都没见到,小胖子操了一句:“靠,这些懒鬼,还不过来干活,我去找下她们!”

    说完,就去了,没多远,皇宫就近原则,两分钟到了一个建筑物里,没接近多远,一股子血腥味,简直冲鼻子,推开门,满院子的死尸,都挺在那里,每个人眼中都散发着仇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经过几天的相处,和昨夜的并肩战斗,小胖子虽然嘴上花花,但还是将这些人当作自己的手下了,现在她们竟然都死了。

    一刀致命,手法很狠辣,一看就是军队干的,现在能在皇宫动用军队的,只有女皇陛下了,没有其他人。

    小胖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回到的郝炯身边,他深深的绝望,让郝炯心中一咯噔“发生了什么?”

    小胖子没有回话,显得神游天外,景妃明白了,心中哇凉哇凉的,喊道“我们走,这女皇陛下是不想自己在史书上有任何污点。”

    姑姑也明白了,毕竟是在皇宫呆过的人,她犹疑的说:“公主你是说,女皇不想自己被厨子帮助的事情流传开来,所以杀了她们,而下一个目标就会是我们!”

    大家闻言,集体脸色一变,这女皇能毫无人性的对救驾之人痛下杀手,自己五个人还不是随便干掉。

    张翔最单纯,他还是有些疑虑的为女皇说话,“女皇人还好吧,不会没有人性到这样子吧,她不怕被人唾弃吗?”

    “不会被人唾弃,史书都是由胜利者撰写的,你见过女皇杀了这么多人,史书上还是民间说她不是的吗?”

    姑姑冷笑自己情郎的天真,并且鼓动大家收拾自己的东西,虽然女皇还能派出侍卫,不过经过昨晚的损耗,已经没有对皇宫强而有力的控制了。

    就在郝炯等人收拾完东西,准备沿着北部撤退,躲避追杀的时候,女皇的亲卫过来了,率领仅仅两人,走到郝炯等人面前。

    一连和煦的说:“女皇猜到各位怀疑她对各位的看重,所以命我前来向各位解释,还有邀请大家参与今日的朝会。”

    参加朝会,别女权帝国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就是在景妃所在的汉天皇朝也从来没有哪一个厨师可以获准参加朝会的。

    要知道朝会都是由皇帝亲自主持,是小范围的议会。有资格参加“朝会”的都是相当于现今政治局常委、委员级别的“三公”“九卿”;最低也得是副厅级的正五品官员。

    一般的正五品官员还不行,基本都是朝廷内的正五品实权人士,否则阿猫阿狗都能上,朝会就是菜市场了。

    一个厨师,无品无阶,上不了正式场合的人,就是在正规的宴会也从来没资格上桌的厨师,竟然获准出现在大佬云集的朝会。

    放在规矩森严的女权帝国,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所以即使是女皇的亲卫,这个亲卫对待郝炯等人的态度,也是极为和谐的。

    “我说布谷,你说这个陛下让我们去,去还是不去啊,要知道你不是最崇拜陛下的吗?”

    郝炯故意用挑衅的语气,在外人面前刺激景妃,景妃会意,针锋相对的表演:“女皇就是我的偶像,我当然去,不想某些人对女皇不忠!”

    不忠的帽子扣上,郝炯当然不干,直接叫嚷:“你说谁不忠,我不忠,我会带着你们冒着危险,为女皇尽忠!”

    “我看那是因为你,找不到女皇这么慷慨赏赐的恩主了,你这个守财奴。”

    “我去,别拦我,我揍你”

    两人卖力的表演,其他人都在阻拦,亲卫暗自记下各自的反应,然后劝导:“各位对女皇的忠心,女皇陛下都铭记在心,所以此次朝会上将对各位大加封赏。”

    封赏,郝炯眼前一亮,女权帝国的好东西挺多的,自己搞点好东西,这次就能回去,再开一次大买卖了。

    “我们去!”大家集体吼道,然后在亲卫的带领下,到了大殿,这时候文武百官都已经落座了,看到郝炯等人没有明显的诧异。

    说明这些人早早就得到女皇的意思了,景妃冷笑:这恰恰说明女皇的掌控力在下降,否则以女皇的霸道,何时需要通知臣子。

    这就是机会,郝炯也是眼前一辆,鸡蛋终于露出了缝隙,自己这个绿头苍蝇终于可以有机会钉上去了。

    待众人赏赐落座,座位已经差不多排在了门口,但明显这些勋贵还是有些嫌弃的神色。

    郝炯暗骂:该死的半封建半奴隶社会!爷爷是个厨子咋滴了,哥也没吃你家饭,花你家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