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有种腐朽
    一个帝国看他是昌盛,还是没落,只要注意他的精英阶层追寻的是什么?

    就和晚清一样,上层社会都在遛鸟斗蛐蛐,而我们的邻居则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亚洲的版图,雄心勃勃的准备插遍自己的国旗。

    现在,女权帝国就是这样类似的情景,女权帝国和地球不一样,大家都是世界树上诞生出来的,即使偶尔是通过交配,那也在女权帝国不能称为真正的人。

    因为生下的男子是整个上流社会最重视的围猎对象,生下的女子则是一诞生就是最卑贱的女奴。

    勋贵们此时已经慢慢将视线和自己的餐具移到了一边,因为她们知道接下来是比美食还要让人激动的场景。

    上百名女奴已经被侍卫们在脸上打上了女奴两个外形文字,每个人不像郝炯看到的之前皇宫供养的女奴,那样的富养。

    这也和每个拥有奴隶的人,饲养的方法不同有关,郝炯摇摇头,女皇陛下也蹙眉了:“阿诺,你是我女权帝国的一级勋贵,处理女奴能不能有点脸面。”

    望着这些面色饥黄,两眼充斥着麻木的绝望,还有遍体凌伤的伤痕,喜欢艺术虐待女奴的女皇,感觉自己的眼神受到了污秽。

    阿诺一下子看出女皇的不满,马上跪倒在地上,磕头认错:“陛下,不是我不想将她们打扮干净啊,而是臣的天赋远远不如陛下的尾数,我也是想现场求教陛下的手段。”

    听着阿诺的话,女皇的脸色变得阴转多云,虽然没有明显的笑意,不过话语中充满了舒心:“也是,你们这些粗糙的玩意,怎么能理解我的境界,若说这世界还有哪个能明白我一二的,你们还不如百花楼主!”

    “百花楼主那也是风华绝代的人物,能驾驭她的唯有万古一帝——陛下您啊!”阿诺及时跟了句马屁,这让郝炯都忍不住想伸出大拇指,为他点赞了。

    见过拍马屁的,就是没见过像你这么样,能将马屁拍的如此露骨的人,陛下呢这次没有理会阿诺,眼睛不停的打着转,好像思考什么。

    足足半小时,郝炯感觉自己都想打哈欠了,刚想问问身边的侍卫,陛下什么时候能从yy中走出来的时候,一个勋贵站起来了。

    对着几个方位,使了使眼色,各个方位都有不少人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收到了提示,并且陷入沉思的陛下,已经被女奴们包围了。

    侍卫们第一时间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于是喊道:“大家小心,这些女奴有问题!”刚说完,这家伙的喉咙就被一根弩箭插在了喉咙上。

    “聒噪!”领头的人赫然是刚刚还在卑躬屈膝的阿诺,阿诺此时褪去了唯唯诺诺的神色,对着剩余正在惊诧的勋贵们说道:“大家想清楚现在是怎么回事?我简单和大家手下,女皇残暴,这些年死了一些贱民就罢了,关键是二十年中我们足足少了三分之一的勋贵,你们想成为下一个吗?”

    利益**裸的被说出来,而且说的真真实实,女皇陛下的喜怒无常确实招致了大家心里面的不满。

    也造成了君臣关系的极其不牢固,“我说阿诺,谁当女皇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我们的利益会得到什么样的保障。”

    这些世界树诞生的人,心肠子都是硬的,什么坏事干尽容易下地狱,对她们来说,反而去了低于,还抱三餐呢!

    早已料到这些勋贵,会更在乎到手的利益,于是撒气了天上掉馅饼的权利和财富。

    其中女奴那边四百余名的女奴,可以均分给大家,这些女奴才是皇宫最重要的一环。

    所以阿诺说出的条件很简单:“每个勋贵提升一级,一级勋贵封为王级勋贵,并根据各个勋贵的的登记,分配全部的女奴,各位意下如何。”

    大家彼此看了一眼,都点头了,至于讨价还价,在女皇陛下所在的时期,根本不存在,现在虽然换了个主子,不过费用能增长就是很好的事情了。

    “我同意!”“我也同意!”“复议!”

    各个勋贵都点头统一,仅仅只有皇宫的侍卫诧异了,这些人怎么敢背叛陛下,不过阿诺更狠,斩草就要除根,否则以女王的权谋和力量,都不容小觑。

    至于对抗天下所有勋贵,根本是不可能的,不过阿诺现在觉得最重要的是处理女皇陛下。

    阿诺来到女皇的面前,女皇还在沉思,对外面的感觉比较少,所以阿诺准备捅到女皇陛下的腹部。

    一米,半米,仅仅十厘米了,大家都在等着阿诺的成功,可没想到,电花火影的刹那,阿诺持刀的手,已经被一个强而有力的手掌,给压制住了。

    身手抬不起一丝力气,“陛下,不可能,你怎么可能醒,你们这群废物,都是调查了一些什么?”

    阿诺慌了,就是勋贵也慌了,刚刚还在掌控中,凑热和,杀女皇的场面没有实现,而是女皇陛下展示了无与伦比的力量。

    强大的一级勋贵,虽然不能说是金字塔最厉害的后台,可也是能排进去前五十名,阿诺个人在高手中也是位列于26名。

    算得上是在女权帝国比较出名的了,否则也排不上一级勋贵的继承权,所以阿诺震惊了,陛下缓缓张开眼睛,冷酷的闻到:“你确定要背叛我吗?”

    走到头一条黑,阿诺可是明白女皇私下里的残忍,即使政变输了,他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陛下,这些年除了京都这边依然繁华外,你还看到有哪处能有京都十分之一的繁华,我想你应该是我们女权帝国的罪人。”

    说完,对着女奴们点点头,女奴们早已藏好的匕首,都染着绿油油的液体,完全不要命的杀向了女皇。

    女皇本人轻轻往后移了几步,躲过了好几拨的攻击,侍卫们骂上堵了过来,可是女奴们都在不久前是经过实战的兵士。

    即使侍卫们单人武功厉害,还训练过战阵,可是早早安逸的生活,已经让这些侍卫已经腐朽了。

    在女奴们的不要命杀伐下,侍卫们顷刻间死了一百余人,剩余两百余人吓得都跑掉了。

    女皇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些人的面孔,一脸微笑的看着阿诺说道:“虽然此刻你很让我讨厌,不过给我增加两百多女奴,我还是很开心的,不对,加上这些女奴,有快四百人了,基本增加了一倍啊!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