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隐藏爆发
    车牌000前三位,加上警铃,保安们立即肃然起敬,对方是个大佬。

    敬个礼直接开启了道闸,一个穿着警服的人出现了,问道:“你们物业经理是不是拦住我的人了。”

    保安也是聪明人,从事情的情况来看,大为不妙啊,不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情况,还是让他决定掩护一下:“不清楚啊,我们物业经理陪着刚刚来的人前往现场查看实际情况了。”

    有理有据,只是改了一些小小的环节,可又能怎么瞒得了火眼金睛的肖局,他冷笑了下,吩咐将车停好后。

    就给郝炯打了电话,知道是在哪一层后,急匆匆的赶了上去,这时候郝炯也正在和大家商量怎么解决。

    政府一天时间处理这个油漆是肯定的,但不能花这三百万,陈经理因此戴罪立功说:“这钱我私下承担了,给政府报价改成十五万,你们看怎么样?”

    十五万,来来回回,自己损失可就大了,可想比自己的身家性命,锦绣前程,一百多万废掉就废掉吧。

    不过郝炯的看法不同,他冷静的分析:“虽然你自己承担了费用,但使用的方法还是一样的,起到的效果达不到肖局的意思。”

    “说得对!”

    就在陈经理不解想要发问的时候,电梯门打开后的人,一声大喝,“你好,你就是郝炯吧,刚才你说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郝炯笑了笑,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内部承担费用,固然可以保住肖局不会被市长追究过多的责任。

    却依然会影响肖局的事业进程,可要是肖局能花费最小的代价,以另外一种方法处理这件事成功了,那么办事得力的好形象一下子就鲜明了。

    三百万是最后的底线,郝炯才是他的希望。

    “肖局这个地方我看了,我身边这位张翔先生可以说是整个华夏联邦最厉害的保洁专家了,他说能解决就能解决。”

    行无第一,任何敢说自己是行业内的第一人,都会被人嘲笑,因为二十一世纪不是大师出没的世纪。

    因为太多的信息不是一个人所能承载的,要说二十世纪是大师星光璀璨的时代,那么二十一世纪就是诸神黄昏的年代。

    没有人能将自己的智慧,照耀所有人类,让将近百亿的人类所敬仰,即使一个个诺贝尔奖杯,也不能证明这些获得者是大师。

    开一代之先河,获人类真心认可的大师才是真正的大师,智能化或者生物技术可以算是,可也是团队的集体贡献。

    没人能一个人就完成所有研究,不现实的很,所以郝炯说张翔是华夏联邦的行业第一,肖局也只当是个追捧。

    虽然张翔长得比较帅,可能是他的质疑,惹得姑姑不快了,在皇宫大院里面出来的人,眼睛毒的很,明显自己的夫君被人瞧不起了。

    要不的软剑都在震动了,郝炯不由打哈哈:“肖局不信的话,让张翔表现下。”

    这一句话也引起了肖局的兴趣,他从自己的侄女口中,知道郝炯这个人一句话一口唾沫,是不随意许诺的人。

    就是性格很差,颜值很差,还有啥都很差,既然这样的人当自己的面保证了,说不定这帅气的同龄人会有不可思议的表现呢?

    张翔现在其实也很紧张,要知道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平凡人,还是生活在底层的平凡人,什么时候一个局长都在期待他的表现。

    “张翔去吧,证明你是华夏联邦最好的保洁!”

    将保洁视为自己终身愿意奉献的事业,在巨大的压力下,系统提示了:“这张翔集体荣誉感还是挺强的,病猫发威了啊!”

    大叔的隐藏属性:热爱!正式启动了。

    热爱:隐藏属性,怀着对保洁工作的忠贞,在压力和荣耀下,会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潜力。

    牵尘术从中级上升至b级,天赋更是从二星级升为三星级,激发了另一个三星级天赋觉醒技能——光洁术(初级)。

    光洁术(初级):介于保洁技能和战斗技能为一体的稀有三星技能,可以让一切物体表面变得光滑。

    很简单的介绍,却蕴含这无限的可能,郝炯心中大喜,这就是个宝贝啊,自己是不是也该升级下自己的天赋了,老是一级的天赋,在这俩打工仔的面前,好丢脸啊!

    这边不免有些伤感,那边的张翔,隐藏属性发动后的效果,也不是拿出来炫酷的。

    将留在位置边上的安全缆绳往身上一系紧,将末端扔给了姑姑,姑姑示意完全没有问题,然后在肖局和陈经理目瞪口呆下,从窗口一跃而出。

    整个人就像飞翔的小鸟一样,滞空后,腰部一荡,整个人的重心从外向内的荡漾过来,脚步搭上了玻璃幕墙,然后将随身带的百洁布,擦向了玻璃漆。

    “他没有任何化学清洗的药剂啊!”

    陈经理虽然不是很懂物业,但也知道擦拭玻璃是需要化学药剂的,对方拿个普通的百洁布是不是来搞笑的!

    不过这杂技玩的真漂亮,眼睛更是畏惧的看着姑姑,一个能把大男人的重量,用一根绳子,一只手,轻松惬意的拿着。

    绝对不是一般人啊,幸好自己没有让保安动手,就冲这势力,扔个人还不是和扔沙包一样简单。

    喉咙咽下一口唾液,待他转头想看看肖局的表情时,愣住了,肖局的嘴巴长得好大,完全是不顾及自己官场形象了。

    “不就是耍杂技看看吗?什么保洁第一人,从来没听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