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我是郝狗
    两个村子都是一个行政村,所以离得不算远,车子到了怀家村也仅仅十分钟,入了村,明显水泥路都通了家家户户的门口。

    和郝家村对比下来,完胜。

    郝炯冷眼看着这里普遍家家户户都是小楼,不少还有西式的小别墅,也有仿制徽州的徽式建筑。

    “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

    王律师心怀感叹,要是形容郝家村那就是穷乡僻壤,但是与之相比的怀家村算是富庶村落了。

    埃尔法宽阔的车身,和高档的造型,惹得小孩子们围观,到了怀家人聚会的地点,虽然不认识是哪家的娃子好像在外发了财。

    可村主任还是得瑟的指着车说:“是不是二叔家的怀二狗,听说最近搞建筑搞的不错,这辆埃尔法不下于七十万啊!”

    七十万的车,在怀家村也是前几的排位,大家眼光不由充满了羡慕。

    下来的第一个是郝鸣,大家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怎么出来了,身上的伤势也好了,是不是王所长这王八蛋一直欺骗自己,将郝鸣一直放在医院疗养啊,否则这伤势怎么可能好的这么快。

    自己脸上的疤痕还才刚刚结疤呢,什么世道啊,受伤最严重的郝鸣好的比自己还快,我不相信。

    身子一下子就站起来,准备冲上来继续揍人,他的几个儿子也围了上来,吵吵嚷嚷的说:“郝家村的人,被揍了想找回场子啊,可惜你们没几个人。”

    一个商务车能放几个人,要知道怀家村的人现场就有百十号人,加上三弟带来了十几个镇上的混混,有何惧怕的。

    就是郝鸣会武术,也打不过这么多人,怀家村的眼里面都怀着奸诈的笑容,村主任更是笑道:“郝老弟,谢谢送一辆车给我。”

    埃尔法这么好的车,仅次于自己大儿子买的路虎,自己做的只是帕萨特,能换一辆这么好的车,自己也算是值了。

    至于车子的归属人在法律上属于郝鸣或者其他什么人的,算什么,车子出不了怀家村就是怀家村人的。

    农村就是这么霸道,此时下车的郝炯一下来,村主任的三个儿子身形一顿,是郝狗,打架不行,但不怕死的一股子狠劲,就是在镇上都是出了名的。

    也许是这些年很少见到人了,大家差点忘了郝家村还有郝狗这疯子,郝炯一出现,他的光辉形象就出现了。

    不少怀家村的村民都吓了一条,疯狗来了,没带打狗棒啊,村主任看到大家这么怂,自己脸上也不好看了,什么东西啊。

    “怕什么啊,现在不是十年前了,现在讲究法律,我二儿子是司法所的,就代表着法,这郝狗敢打架,连他和他老子一起送进去!”

    这么一说,大家就心里面稍微恢复点底气了,老三直接骂道:“郝狗,你不是去给人家做看门狗了吗?还回来趟浑水小心变成死狗!”

    “哈哈做物业的死狗!”

    “对啊,一个做物业的小狗,也敢来我们怀家村闹事情,来,打断他的狗腿!”

    很多村民不怀好意的围上来,被一句句骂狗,郝炯也没生气,倒是车里面的景妃亟不可待的下来了。

    这一下来,村民们嘴边的哈喇子都止不住了,这么美丽的姑娘简直,简直,乖乖心脏受不了。

    “老婆子扶着我,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明显,景妃的美是不分年龄层次的吸引,怀家村一下子被震撼住了。

    怀家兄弟现在就怀家老三没结婚了,一下子他就蹦起来,欣喜的对父亲说:“爸,爸这妞是我的,是你未来的儿媳妇,今天我就绑了她去领结婚证,哥,你们提前和民政局那边打好招呼。”

    说完,整个人都朝着郝炯这边猛地冲过来,就是连畏惧郝炯的心都抛在脑后了,景妃冷笑,直接一个无形的风刃打在了怀家老三的膝盖上。

    无坚不摧的风刃割断了他的左膝盖,整个人在惯性的作用下,滑行了数米。

    “儿子啊!”

    鲜血撒红了一片,村民们眼神由贪婪变成了畏惧,什么都没见到,怀老三的腿就被切断了,未知的神秘,让村民们联想到了巫婆或者跳大神的神婆。

    “这是个神婆,有神力的,大家散开。”

    老村民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本来就吓到的人,一下子全部乌啦啦的跑回家了,谁还管村主任一家。

    这祸事是村主任一家惹得,和自己都没有关系,谁还呆在这里谁tmd的就是脑子进水了。

    惟有十几个外村的,镇子上的混混们不知所措恶劣,手中掏出的匕首,不安的四处摇曳,是收回去还是冲上去。

    一时间难以抉择,郝炯呢没搭理这些没反应过来的人,一个猛冲,左手抓住一个,右手废掉一个,仅仅三十秒,十几个混混缺胳膊少腿的堆在了一起。

    “凶残!”这是王律师在车里面透着车玻璃,看到这一幕后所想的。

    他也总算明白这人为什么会有瑞士银行那边的保护,不对,应该是重视,就这身手,十个拳王也不够看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