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张啸急了
    售楼小姐闻言也立刻脸色不好了,自己是在拍马屁的**期,怎么来这样不识趣的人,不过她也是心思细腻之人。

    知道再怎么不对,打狗也要看主人,于是认真问道:“郝先生,这位好像情绪有些不对,需要保安送她去医院吗?”

    被这一问,郝炯回过神来,叹了口气,落寞的说:“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疯,算了,你们看着办吧,小胖子这边的事情交给你了。”

    放在手上的茶杯也放了下来,品茶的心没有了,再好的食物放在舌尖上都是索然无味的事物。

    随后一行人离去,没多久听回来的小胖子口述,班花被那个不是啥玩意的拆二代给揪着头发带回家了。

    再次深深叹口气,郝炯对景妃说:“大学最后美好的一丝回忆彻底消失了。”

    “都过去了。”

    景妃闻出了话语中的落寞,最为女人本该吃醋的,不过每个人都有心中那一丝青涩时光的回忆。

    也许在心中珍藏的不是感情的甜蜜或者暗恋的羞涩,大多也只是对清纯的怀念,以及朴实无华的岁月留恋。

    两人这边黯然伤神,那边早早被郝炯吓的不敢出门的张啸直接就急了,班长给他传来消息:“班花被郝炯那小子逼疯了,下个不会是我们吧!”

    班长的慌乱话语,让本来就心怀畏惧的张啸直接胆子都吓破了,他的父亲更是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主动严肃问道:“是不是又给我捅娄子的,这次捅娄子是不是捅上天了,杀人还是放火啊!”

    眼神里面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惹得张啸的母亲不乐意了,护着儿子咆哮的说:“儿子不就喜欢惹点小麻烦吗?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知道自己一说儿子不行,老婆就不定会像老母鸡护幼崽一样护着儿子,张啸的父亲在商场的纵横半辈子,却在家中时常感到无奈。

    好在儿子虽然纨绔一点,不过学历有学历,脑子也不是那么差,只是心里面爱玩,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一些罢了。

    都不是什么大的毛病,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圈子里面那些老朋友的孩子确实许多还不如自己的呢。

    想到这,语气放缓了,敲了敲桌子,让还没缓过神的张啸回话:“说吧,什么事情我来处理,别憋坏了身子,我们张家还要你继承香火呢!”

    此时缓过神来张啸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噗通跪倒在地上,这一幕可吓坏了一大家子人,张母心疼的说:“怎么跪在地上了,是不是真杀人了啊!”

    到了这个地步,就是张母也怀疑自己桀骜不驯的儿子是不是真惹上大麻烦了,张啸立刻哭诉:“我就是想欺负个同学,没想到这同学先是将自己找的人搞的疯的疯伤的伤,就是帮了一点小忙的班花,都被整的疯了,下个是不是会轮到我。”

    闻言,张啸的父亲带着褶子的脸都纠结在一起了,自己儿子和老鹰那点屁事自己也是知道的,暗地里还擦了擦些屁股。

    老鹰应该是儿子找的帮手,他们都惨成这样,说明对方不可小觑啊,于是问儿子:“有没有调和的迹象?”

    “没有!就是赵华都被他威胁了,当时赵华屁都不敢放!”

    赵华,赵天龙的儿子,张啸的父亲脸色这次是真的变了,自己也算是霸都的富豪,可与赵家想比,自己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连赵华都吓到的人,难道是张家能招惹的人物吗?

    想到这,一个巴掌就打在儿子的脸上,就是老婆在一旁哭诉,也没有让他停手,边打还边骂:“你个腌臜泼才,你想害死我们一家吗?”

    对方有势力,听着还心狠手辣,自己一家怎么就这么倒霉,败在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孩子手上。

    打的打的就累了,张母更是哭的全身都失去了力气,遍体鳞伤的张啸也哼哼的倒在地上,张啸的父亲望着这一幕。

    深深的叹了口气说:“将赵华的电话给我!”

    随后,要来了电话,拨打给了正在和毒狼部署着计划的赵华,“喂,哪位?”

    “我是张啸的父亲!”苍劲有力却夹杂这疲惫的话,让赵华瞬间察觉到自己的计划,更加有可行性了。

    所以话语充满了谦卑:“是张叔叔啊,您找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句话的事情,我立即带你去办!”

    张啸的父亲也不是傻子,赵家是什么货色他能真不知道,无利不起早,对方肯定明白自己打电话的意思了,于是开门见山说:“不要拐弯抹角了,我和你们一起对付郝炯!”

    “成!”

    两人一拍即合,毒狼也变得更加有信心了,张家虽然不是什么顶级的大户人家,不过强在他们更怕自己守不住财富。

    下手还有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动作更加肆无忌惮,赵华一家虽然也狠,不过更加顾忌政府那边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