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我很有钱
    恰在此时,外面一阵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老婆怎么搞的啊,你们大学生就是麻烦,不就是买个房子付个首付吗?唧唧歪歪唧唧歪歪,家门口那边的人还等着我回去打麻将呢!”

    吵吵嚷嚷的声音,让售楼部里面的人,美貌一皱,对于这样在公共场所不文明的行为,表示不满。

    不过眼睛看到了一个体重在100公斤以上,个头中等,一米七二七三这样子,因为是秋天,身上已然穿起了戴毛的皮衣。

    脖子上挂着明晃晃的大粗链子,目测不下于小半斤了,更离谱的是,十个食指上有黄金的、铂金的、和田玉的戒指,整个大满贯。

    土豪的气息让大家闭上嘴了,说不定就是来买别墅的,别因为自己的一个眼神,得罪人。

    于是场面没啥大的改变,土豪模样的人大摇大摆的进来了,第一眼没相中自己的班花老婆。

    倒是景妃的模样,让这土豪嘴边的哈喇子差点飞溅出来:妈妈咪呀,这妞长得老俊俏了,我这一辈子,就是在电视上都没看到这么漂亮的女的。

    盯着,盯着,眼珠子都不动了,班花袁圆一看就生气了,人家是漂亮,可是自己好歹也是曾经的班花,就是在你们那周边也是一等一数得着的美女。

    至于这样吗?

    一生气,娇躯一闪,挡住了自己老公的视线,怒气冲冲的喊道:“看什么?喊什么?我不就是遇到老同学了吗?多说两句,能影响到你下午去给你那些狐朋狗友送麻将钱。”

    她老公浑然不在意,反而拨开自己老婆的玉指,然后笑嘻嘻的对着郝炯说:“唉吆,原来都是一家人,既然你们都是我老婆的朋友,上我家玩玩呗。”

    话是对着郝炯说,眼神则是越过郝炯,不停的在景妃身上徘徊。

    而郝炯从他的举止谈吐上看出,这就是附近拆迁户,像这些人靠着祖辈的恩惠,再加上赶上了城市扩大的契机。

    一家七八套房子不算什么稀奇的,虽然由于房子是集体性质,办理房产证很难办下来,基本难以销售出去。

    可花个不到两万的价格简装一下,一套房子两千,一个月还是能啥也不干的,坐吃山空。

    所以回迁这些人,老一辈子的还能守得住本心,出去找个活做一做,至于年轻人嘛,几个月换一次工作的还算本性不是太差的。

    很多年轻人则干脆留在家中,买辆小轿车,吃喝嫖赌抽,都不算是稀奇的,其中打麻将是他们打发时间最好的方式。

    班花,做为外地人,能嫁给这样的人家,对她们一家来说,确实也是不错的选择,至于老公人品和长相,对于一个还没出校园,就能为利益出卖同学的人来说,不是问题。

    “我看还是算了,我和我女朋友还有事情需要准备准备,反正我们房子买在了一起,我们也算是隔壁了,见面的时间很多!”郝炯还是很有礼貌的回道。

    这也完全是看在同学的面子上,要是其他人,估计现在已经跪在地上唱征服了。

    而班花的老公本来还有些失望,不过想到自己和大美女竟然是同一个下去,本来对于老婆拿家里的钱又买房子,大感不满意,此时也是满心欢喜。

    并笑哈哈的将自己的手掌凌空挥下,展示展示自己的豪气道:“兄弟你放心,以后我就是你的隔壁了,还有我姓王,以后喊我老王就行了,在这一带我就是土著,遇到什么事情找我就行,保你没事。”

    隔壁老王,郝炯心中笑了笑,就你这打麻将的上瘾模样,还真不知道我们的大学班花,是不是给你头上种满了绿油油的小草。

    一边的班花袁圆,见两个大男人聊的火热,心中不喜,跟一个没钱的人瞎掺乎,还不是图人家女朋友的美色。

    我干脆还是断了你的心,也许是接触粗鲁的人接触惯了,班花直接明说:“管好的裤腰带,虽然我这同学穷是穷点,可外号叫做郝狗,小心惦记人家女朋友,最后自己的腿被人打断了。”

    “臭娘们,说什么呢,我惦记谁了,要不是看你当年有些姿色,就你这样的外地人,谁稀罕啊!”一脸不屑的模样激怒了班花,班花细长的手指,直接挠在了男子的脸上。

    这一招,直接激怒了她的老公,就在班花的小脸要被糊一巴掌的时候,郝炯接下男子的一掌,劝解道:“这里是公共场合,注意些!”

    这隔壁老王没听劝,反而对于多管闲事的人,用手一拨,嚷道:“小子,不是看你女朋友漂亮,老子跟你客气什么!”

    无奈的郝炯,也不想搀和进来了,毕竟是别人的家事,不过草拟好销售合同的售楼小姐,见大主顾这边有人闹事情。

    脸色都不好了,自己做一笔大买卖容易吗,本来还指望这一单提前将车贷还清,你们这么一打架,是想将我的钱打飞吗?

    “保安保安,还愣着干什么,把他们俩赶出去,没见到有郝先生在这里吗?”

    说完,一脸歉意的对着郝炯抱歉,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让班花停止了与老公的斗殴,处于自己内心的愤怒,她转变了怼人的方向:“凭什么赶我们,难道是为了这穷鬼?”

    失去了理智,说话都不再经过大脑,郝炯被这样一句句穷鬼说的不开心了。

    就是景妃太阳穴附近都冒出了一丝丝青色的筋脉,要不是顾虑郝炯的劝告,对于这样侮辱夫君的人,早就不知道坟头草有几丈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