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魔鬼交易
    其实郝炯的妹妹离他不远,是在霸都市仅仅车程141公里的江城市,这里是沿江城市,在徽州,仅次于省会霸都市的第二城市。

    这里,最好的一所大学就是省师范大学,而萱萱就是这所学校的学霸级平民校花。

    在这所徽州最早建立的大学内,萱萱的名声很好,但美貌还是让她烦恼的受到一些人的追逐。

    不过现在华夏联邦政治开明,阳光下的罪恶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对萱萱明着用强的没有,只是下学期突然转校来的一个公子哥盯上了萱萱。

    并在整个校内的论坛,贴吧和大广播,疯狂的向萱萱发出追求的信号,萱萱则一直就当此人和其他有钱追求者一样,疯狂一阵子就淡了。

    只是她一个没走入社会的小女孩,哪里明白有的有钱人心里扭曲到疯狂的地步,在遭到萱萱无数次拒绝后。

    因为一个导火索,这个疯狂爆发了——萱萱在学校广播里宣称大学期间不接受任何表白,只专注学业!

    这广播一出,还在和自己狐朋狗友的小弟们,吹嘘的公子哥,直接杀到了学校的广播站,争吵发生了。

    气急的萱萱对暴跳如雷的公子哥,骂了一句禽兽,就是这两个字,让全校对他不忿的人,私下里都喊起了他的标签,禽兽!

    这样一来二去的说,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知道自己因为萱萱被人私底下禽兽禽兽的骂,公子哥扭曲的心,让他不计后果的准备了一瓶硫酸,在萱萱经常打工的超市里,狠狠的朝着萱萱的脸上泼去。

    超市这么公共的地方,完全没有丝毫心理萱萱整个半张脸及肩膀处被硫酸浇了一遍。

    还好,超市里面的安保经理是称职的,他瞬间第一反应不是去抓这个泼硫酸的小贼,而是将不远处的消防栓水带和水枪连上。

    拧开阀门,大量的水冲在了萱萱的身上,由于消防水及时冲洗被泼硫酸的肌肤,硫酸释放的高温没有超过四十度。

    有效缓解了萱萱的伤情,不过萱萱还是半张脸被毁容了,只是没有溃烂,但和另外半张脸的光洁相比,一道道褶皱在脸上浮现凸起。

    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

    深知妹妹臭美的个性,郝炯生气了,甚至有杀人的冲动,他知道妹妹的心,此时一定充满了绝望,自己作为哥哥没有保护好妹妹,实在不应该。

    二话不说,郝炯离开了霸都,临走时交代了暴力女警将方便面准备好,他会在最后一天再见见五爪金龙。

    然后仅仅带着景妃去了江城市,由于江城市离得并不远,在一千元的加急费用下,出租车开足了马力,仅仅三个小时就到了地方。

    在师大的校门口,早早等待的同宿舍好友李仙儿,早就翘首以待,萱萱现在被毁容了,性情不好的想自杀,希望她一直念叨的哥哥,能缓解她的思想包袱。

    至于医药费,她也没指望郝炯能付上,因为她作为萱萱的闺蜜,哪能不知道她家里面的情况。

    “你就是郝炯哥吧,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吧,萱萱已经试着自杀两次了,我真怕最后拦不住她,我不想失去这个好朋友!”

    还没等郝炯开口,长相甜美的李仙儿,直接拉着郝炯上了自己开来的宝马mini,郝炯和景妃也没有矫情,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一切要见到妹妹再说。

    市医院,急诊科内,躺在床上的萱萱两眼望着天花板,泪水已经流完了,只能绝望的看着,而且因为前边的两次自杀,手脚也被捆在了床边上。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因为半张脸被灼伤了,所以神经牵扯起来会痛,萱萱头没有动的说:“仙儿,我不会再自杀了,我还没有见到哥哥呢!”

    “见哥哥!我就是你哥哥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萱萱愤怒的转过自己的头,即使神经撕扯着皮肤,痛彻心底,可见到仇人,她面色只有仇恨。

    萱萱咆哮道:“我不要钱,我要你坐牢!”公子哥笑了笑,对于自己毁灭一个完美的上帝作品,他没有丝毫愧疚。

    反而心中有股快感,让你不答应和我好,哈哈,现在你成了世界上最丑的女人,尤其半张脸完美半张脸丑陋不堪,真是过瘾。

    不过这些话在医院他是不会说的,他身边的律师可是让他尽量不要说话。

    于是他找了个对面的床铺坐下,并指指律师说:“我干嘛要坐牢,一切我的律师会搞定!”

    在他的指引下,萱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这个人是徽州师范大学法学院的客座教授,也是江城市律师协会的会长金城。

    本来对于这位大律师教授很是钦佩的她,冷笑的讽刺:“金老师,我没想到是你!”

    金城呢,其实心里面也尴尬,帮助一个恶少欺负一个自己带过的学生,说出去,自己这张老脸恐怕都要丢尽了。

    只是王家的势力在江城市太大了,除非自己舍得多年攒下来的家业,去其他城市,否则整个江城市没有一家大的企业会聘请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