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汉山封禅
    一个月,封禅之日,神权天授。

    整个天空见不到一丝蓝色,乌云密布,仿佛雨滴凝结在上空,蓄势待发。

    神仙有没有注意汉天帝,郝炯表示不知道,被当作刍狗的老百姓在这段时间,被强制征役二十万人。

    这些人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从山下的韩平县,蜿蜿蜒蜒六十里,铺成宽为四米的青砖官道。

    青砖管道每隔十里地,就有一座巧夺天工,雍荣华贵的休息凉亭,凉亭边挖有一口井水。

    幸好的是,汉山因为是汉天皇朝的起家之所,历年修缮的不错,所以没有进行大的修葺,而只是将上山石砖两侧的木质扶栏更换了一批。

    这么多的工程,就是放在华夏的现代社会,至少也是半年的工作量,而在这汉天皇朝仅仅一个月。

    伟大的工程,伟大的速度,带来的却是二十万人强征劳役,累死三万七千人,病死1万五千人,落成残疾的不下于五万。

    这些,汉天帝不知道,手下的大臣们也不会让他知道,只有史书将会如实记载这残暴的一幕。

    现在,郝炯、肖乐和张翔三人陪着景妃等人正在这血与泪铺就的官道上行进,皇家三米宽五米长的移驾,仅次于皇帝的移驾。

    这代表着今日后,景妃,不,景后的权势将上升到一个很高的地步,除了皇上就是这千岁千岁千千岁了。

    “报!景妃娘娘,陛下有灵,加快行进速度!”

    一匹马载着令旗官,迅速向景妃报告,这种小事情无需景妃应答,姑姑直接冷哼了一声,表示知道。

    随后,整个行进的队伍快了一倍,但移驾的顶尖材质,让里面的郝炯等人丝毫感觉不到明显的抖动。

    “吆吆,这是熊猫皮吧,景妃你要知道在我们家乡,熊猫可是国宝,谁杀谁倒霉。”无聊的郝炯研究起了内部的装饰。

    这不研究还好,一仔细研究,整个坐垫竟然是一张张完整的熊猫皮拼接而成,移驾的窗帘竟然像是蚕丝制品。

    不确定的郝炯,让小胖子也观察下,毕竟小胖子家里有钱,肯定对蚕丝认知的比自己厉害。

    小胖子也仔细看了下,确定是蚕丝,两人不由啧啧的表示稀奇,这两人土包子的样子,让张翔表示自己不认识这老板和同事。

    这些日子,老是羡慕郝炯家乡的景妃笑道:“这个你们就没见过了吧,这是皇家培育的七彩蚕吐出的蚕丝。”

    七彩蚕,好好听的名字,姑姑则跟着解释:“皇室使用慢喂法,让健壮的普通蚕从小就吃天然彩色树叶,要是该蚕坚持到了四龄,还能继续吃有色的树叶,那后面吐丝就是彩色树叶的颜色。”

    好神奇啊,这是少不更事的小胖子此时所想,而经过社会熏陶的郝炯,心中一寒,越是稀有的东西,代价都是成千上百的翻番。

    地球不就是有养熊取活胆,养山猫拉屎咖啡豆,这些蚕想必也是这样的悲惨结局。

    他不想问,不想继续了解这世界的恶,姑姑却继续说道:“小胖子,你觉得很有趣,但你不知道,皇家每年一千只普通蚕才能产出一只彩蚕,而这小小的窗帘需要多少彩蚕不停的吐丝呢。”

    小胖子听完,还没有消化掉震撼,郝炯接着冷笑:“还有养殖彩蚕的农民们,所获一定很少吧!”

    “对!”

    一番黑历史的对话,让整个移驾都陷入沉默,其实这景妃身为秦国的公主,以前也不知道,不是灭国后的颠沛流离,哪能明白底下人的苦呢!

    所以经过苦难的景妃,经常教导雅皇子:“天下富贵是世家的富贵,天下凄惨永远是百姓的凄惨。”

    就这样无言的沉默,到了地方了,汉山。

    一座孤零零的大山,像是一个巨人一样,顶天立地,抬头忘不到峰顶,只能隐约窥伺到云雾背后的巍峨。

    “景妃娘娘请您换乘小轿”

    说完,一个小小的轿子出现了,现场除了姑姑外,其余人,包括郝炯都分得一个小轿,竹子做成,位子上铺设的是熊皮。

    以保证坐轿的人,在这山峰里免受风吹的寒冷,影响心情。

    一个半小时,山顶终于见到,一个上千平方的空间有个祭天的祭台,上百副请神旗帜在风中飘荡。

    祭天的牲口也一件件捆子了祭桌的下方,由于怕这些猪牛羊叫声,影响了汉天帝的心情。

    所以每只牲口的嘴上都捆着结实的藤蔓。

    汉天帝也起身上祭坛的中央,负责祭祀的官员将圣旨承应的祭文撑开朗读。

    “嗣天子臣某,敢昭告昊天上帝:臣嗣膺景命,昭事上穹。昔太祖揖让开基,太宗忧勤致治,廓清环宇,混一车书,固抑升中,以延积庆。元符锡祚,众宝呈祥,异域咸怀,丰年屡应。虔修封祀,祈福黎元。谨以玉帛、牺牲、粢盛、庶品,备兹烟燎,式荐至诚。皇伯考太祖皇帝、皇考太宗皇帝配神作主。尚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