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商议设套
    太医,取“太者,大也”之意,乃医生中的集大成者,能在太医院任职的首先是名医,而且是世代名医。

    这就和现代征兵开无犯罪证明一样,宫内做为最亲近皇室的人,不是随随便便的名医就能靠近的。

    不然,医生杀起人来,比手持刀械的人厉害多了。

    因此养成了太医院的太医们恃才傲物的脾性,不过这些人不仅是医生,还是正五品衙门太医院里的官员,所以比其他医生还多了一份圆滑。

    所以面对郝炯的睁眼说瞎话,周太医还是忍着心中的不快,解释道:“郝先生,这是内服药,采用人参,鹿茸等名贵重要熬制而成,光药材就要上百两银子,这药对促进愈合,排除内伤淤血,有着奇效。”

    这镇定的模样也让郝炯不好意思了,难道是系统搞错了,要知道皇宫内除了皇帝的贴身侍卫及太监审查最严,排后面的就是这些太医了。

    因为皇宫内大病小病不断,又加上藏污纳垢的多了,能杀人于无形的医生,肯定是品行出身审查了一遍又一遍。

    就是刚刚给他诊疗的王太医,也帮口说:“郝先生您痊愈的速度也很快,不过元气大伤,确实需要内服这帖药剂弥补元气不足。”

    说完,拿了青瓷碗,倒了一碗,因为郝炯此时清醒了,就无需要导药管这个玩意了。

    恰恰,在大家催促郝炯多喝药好得快时,呛入口中一些药剂的周太医脸色青了,并迅速发紫。

    然后双手捂住自己的喉咙,并在最后弥留时刻医者父母心的嘱咐大喊:“有剧毒,别喝”

    这一句倒不是周太医临时不忘病人安慰,而是人死前,大脑的高速运动,让他想明白了关键,这是有人想借着自己的手,栽赃陷害自己杀害郝先生。

    临死前,自己不来一句,恐怕家人都会遭殃,现场的太医们也愣了,汉天皇朝几百年历史中,还真没有出现过太医院内被下毒的事件。

    这是所有势力默认的底线,皇帝大家轮流坐可以,但涉及到太医这块,大家不能插手,否则大家都不安全。

    而今天,就有势力不守规矩了,景妃更是在外面循着声音进来了,看到了死去的周太医,彻底怒了。

    这是炫耀吗?

    这是示威吗?

    这时候皇家的尊严在哪里?

    “侍卫给我围住太医院,所有人不得离开太医院,每个人都需要内务府好好的盘查下。”

    景妃亲自下令,而得知消息的汉天帝,立即停止了考校皇子的活动,吩咐内务府严查此次事情。

    一时间,皇宫一天发生的几件大事情,被有心人传出了宫外,各大势力纷纷猜测到底是什么人,犯下如此滔天大罪。

    “嘭嘭”

    这已经是汉天帝砸在地上的第九件贵重物品了,青衣太监忙叫停:“陛下啊,这件可是玉玺啊,您不能砸啊,影响国运。”

    一句影响国运,才阻止了愤怒不已的汉天帝,他咆哮道:“拿景妃和皇子做局吧,我要这个跳梁小丑通通出来,给我死去的皇子们陪葬。”

    第二天,朝堂上发布了一个惊天动地的事情,汉天帝准备册封景妃为皇后,空悬十年之久的皇后尊位,终于可能迎来它新的主人。

    这本来是件铁板钉钉的事情,一则景妃已经是贵妃之尊,仅次于皇后之下,不存在不合礼制,再者母凭子贵,是皇室唯一男性子嗣的母妃,没有任何毛病的可当皇后。

    却在朝堂内,得到了三分之二的大臣们反对,理由是小国之公主,身怀灭国之仇,不能母仪天下,否则为祸刘氏百年。

    简简单单的一条,成为了皇帝和大臣们较劲的地方,即使贵为九五之尊又怎么样?

    天下势力凝结在一起,区区皇室也不是能阻挡的住,更何况此次反对的队伍中皇室的人也不少。

    这里可以看出,汉天帝面临的困境是多么严重,几百年过去了,没有大量诛杀开国功臣的刘家,已经面临了尾大不去的局面。

    汉天皇朝,千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上,大大小小称得上势力的不下于万家,附在他们大树下的官员更是九成以上。

    剩余的都是没什么前途的小官,就是称得上的有能力有品德的官员,不攀附他们,这辈子也别想进得了大殿。

    这就是现实,天下寒门无数读书人,过着清贫落魄的生活,世家子弟却轻轻松松通过祖上阴泽,获取官位。

    汉天皇朝已经到了历史的末期,这非人力所能改变,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概因利益二字。

    当权贵们将利益全部吃进肚子里的时候,哪里还记得住困苦的老百姓,只有当国破家亡的时候,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才生而平等的和平民一样被宰杀。

    这些有识之士还是看在眼中,忧在心中,只是世家力量在这时候,已经到了巅峰,一切触动他们利益的人,都会被联合绞杀。

    而天美苑,在朝堂上的纷乱影响不到这里,当天的郝炯也被景妃接回来了,因为她觉得郝炯在那里不安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