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我挨揍了
    放在哪里都是没人相信的鬼话,肖父肖母竟然感到郝炯说的很真诚很有实现的可能。

    夫妻两人态度和语气越发的温和,郝炯知道自己的心灵映像球起到的效果非常好,他不由畅想,自己喜欢的大明星李沁,是不是要给她准备一颗呢,嘎嘎

    不过潜意识是潜意识,两位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理智,还是让肖父首先问道:“那我孩子能在贵校,或者是老师您这学习到什么?”

    对于肖父肖母的问题,郝炯没有选择回避,或者是答非所问,他知道人的信任很难建立,却很容易摧毁。

    心灵映像球只是个辅助工具,关键在于自己能不能真诚的打动这对夫妻。

    于是他认真的提议:“学什么暂时保密,但小乐作为霸都市的文科状元,想必进入清华前休学一个季度不是什么大问题,这3个月您可以随时关注孩子的变化,若是你们不满意,我郝炯也不勉强,你们看行吗?”

    在强大的潜意识的策动下,两人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点点头表示同意。

    就在两口子准备答应郝炯的时候,一个摔门的巨响声,将整个屋子震得抖了三抖,刚刚躺在床上的小胖子,一下子惊醒。

    “坏了坏了,大魔王回来了。”睡着的小胖子也从床上迅速爬起来,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来回走动。

    考虑是出去还是躲在自己的房间内,静观事态发展,嘴上还念叨:“死贫僧不死贫道,怪叔叔你死了我会给你烧纸的。”

    郝炯也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倒是肖父肖母无奈的彼此看了看,尤其是肖母觉得自己的女儿在继承了自己的美貌同时,优雅的气质是一点没沾染上气息。

    而此时的郝炯刚想询问眼前短发圆脸,看上去娇俏可人的女子身份时,只见女孩子就像一迎面而来的利剑一样,寒气逼人的冲了过来。

    郝炯刚想躲,哪想到女子动作更快,直接一个右腿踹在了他的膝盖处,郝炯本能的瘸下身体,下巴顺势落到了女子反转的背部肩膀上。

    一股有别于化妆品添加剂的芬芳,钻入郝炯的鼻子,那是来自自然散发的,类似桂花的淡淡香味,这是体香吗?

    还没沉醉在这香味2秒时间,女子标准的过肩摔将郝炯腾空两米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郝炯只觉得眼前都是天上的小星星。

    不知道南北,不知道东西,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疼,若是给这疼字加上个修饰,那么是很疼,非常疼,真tmd的疼。

    这还没有结束,郝炯的手臂还被瞬间反锁,郝炯从这动作中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这女子是警察还是军人啊!

    这么犀利的动作,将自己一百四十斤的体重玩弄于鼓掌之间,妈的,我不就骗个状元嘛,我得罪了谁?

    “小鱼儿,你干嘛,不知道我们在和郝老师商谈重要的事情吗?”对于女儿的暴力,肖母也是很头疼,这孩子遗传了谁啊?

    想到此,眼珠子转了又转,实在找不到头子,就算了,但郝炯表示自己身上已经多处软组织挫伤,淤青也是好几处,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被一个女孩给揍了。

    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多年的光辉形象那不是全毁了,还有妹子会搭理自己这个被女孩揍得毫无反抗的美男子吗?

    一直没说话的女子,冷哼道:“你就是门口保安说的骗子吧,好啊,你胆子不小啊,竟然敢在我们肖家行骗,还想诱拐我弟弟去上培训学校,今天我非要把你送进我们局子里管教两天。”

    做好打算的女子,一下子把郝炯的手臂提起来,被反扣的手带来的疼痛,让郝炯很自然的起身,配合着这个叫做小鱼儿的动作。

    否则手臂算是真的要断了,不过郝炯还是尝试着沟通:“我真是老师,我觉得您弟弟有前途才关照他的!”

    关照我弟弟,关照一个水木清华的高材生去培训学校读物业,女子表示和这样的人没有说话的必要了。

    又一个肘击,郝炯觉得自己的苦胆水都要流成悔恨的小河了,郝炯对天发誓:我再也不骗有暴力倾向的家庭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阿婆和保安门岗,用死人的目光看他了,这家人太可怕了,沉默杀气的父母,暴力无敌的超级赛亚女汉子,,对了,还有狡猾不要不要的小胖子。

    “呃,小鱼儿你还是放开郝老师吧,我看他挺疼的!”肖父终于说话了。

    对于自己母亲要求不理不睬的女子,听到父亲的话,竟然真的放了郝炯,不过让郝炯无语的是,你放就放,有用脚踹屁股的方式,放人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