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日向宁次
    ,!

    第五十三章日向宁次

    中忍考试已经进行第一惩第二场,优胜者分别是砂隐村的手鞠和木叶的油女志乃。

    接下来就是木叶的一场内战,日向宁次对战奈良鹿丸。

    日向宁次来到比赛中央,看着最为欢呼的观众,而眼神却扫向日向一族的位置,脑海里想着前一天分家长老日向天水与自己的交谈。

    “宁次!我看中你,除了你出众的天赋,还有你与我同样的经历和成长,很何况我们还有一层叔侄关系。”

    “我和你一样,因为我的父亲出生比你的爷爷晚,所以就被烙印上笼中鸟成为分家,虽然我是日向日足的表兄,但因为出身的原因,我只能是分家的人。”

    “而你也一样,因为你的父亲出生比日向日足晚,所以被烙印上笼中鸟,所以你出生就注定是分家的人。”

    “日向一族在我们那一代,论天赋,不论是你的父亲还是我,都比日向日足优秀,论血脉我们都是先祖日向天忍的后裔,凭什么我们出生就注定要烙印上笼中鸟成为分家之人,为什么不是他日向日足!?就因为他是长子。”

    “宁次!你再看看你这一代,论天赋你绝对是我们日向一族百年来最优秀的天才,族中同龄根本就没有相提并论的人。”

    “你如此天才少年,可惜生在分家,烙印上笼中鸟的日向族人,体内的优秀血统基因同样也被限制封锁,想要发挥出你全部的天赋,唯一的可能就是解开笼中鸟。”

    “而且宁次!若我没记错,你第一次见识笼中鸟,应该是在你父亲身上吧!那一次原因,不过是因为你父亲表露出对宗家情绪的怨恨,结果被你那个亲大伯日向日足感到恶意,当时你应该就在一旁亲眼目睹整个过程吧!”

    “宁次!在这样一个没有亲情,生死受人摆布,残酷如地狱的家族,你还能待下去!?”

    “那些宗家的人,根本就没把我们分家当一回事,我们在他们宗家人眼里,不过就是呼之而来呼之而去奴隶。”

    “现在我们已经能够解开笼中鸟这个该死的咒印,我们的生命获得自由,我们体内的血脉也解除限制,我们再也不受宗家人的摆布,所以我们已经做好反抗的准备,我们要对宗家人展开报复,然后离开木叶,重新建立一个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日向一族。”

    日向宁次脑海中依旧回荡着日向天水的话,他不知道该做如何选择,是跟随日向天水那些分家一起反抗,还是就这样生活下去。

    奈良鹿丸看着日向宁次感觉有些奇怪,主考官已经宣布比赛开始了,这人却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懒洋洋的说道:“那个……日向宁次……”

    听到有人呼喊自己,日向宁次抬头看去,这才意识到比赛已经开始,周围的观众也在催促。

    不过看到奈良鹿丸没有动手,自己也着急动手,而且把额头上的护额再下来,他想知道别人会有什么样的选择。

    奈良鹿丸看着日向宁次这怪异的举动开口问道:“那个……日向宁次!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到底打不打啊!”

    日向宁次看着奈良鹿丸开口问道:“看到我额头上这个咒印了嘛,这就是我们日向一族用来区分宗家与分家的咒印,分家因为拥有这个咒印存在,生死也就任由宗家人控制,那是亲兄弟也一样逃不了此劫……”

    接着日向宁次就对着奈良鹿丸讲述日向宗家与分家的情况,最后对奈良鹿丸问道:“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是什么选择!?”

    奈良鹿丸虽然也很惊讶日向宁次会对自己讲述这样,但是怕麻烦的性格,面对日向宁次这个问题,实在有些难以回答,只能无奈摇头说:“那个……日向宁次,我只能说声抱歉,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我并不是你,没有你的经历和处境,所以我不能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而且每一个家族都有自己家族的生存之道,我们奈良一族如此,你们日向一族也如此,况且想要改变家族的任何一个决定,也不是我们这些下忍能决定的。”

    听到奈良鹿丸如此回答,日向宁次感觉有些失望,把护额带回去,摆出柔拳的攻击姿势,但是心底仿佛又有了什么决定,便收回柔拳举起右手说道:“这场比赛我弃权,抱歉了奈良鹿丸,我决定要去改变这样一个家族,我不希望今后我的子嗣也同我一样烙印上这笼中鸟……”

    日向宁次说完转身就走,这突然的举动让奈良鹿丸有些措手不及,完全没弄明白这又是怎么会是,只能心里低估道:“这是个奇怪的人,不过也少去一个麻烦……”

    对于日向宁次这样的举动,观众可就不买账了,他们花钱可是来看忍者的精彩对决,这还没开大就选择弃权,这就不符合观众的心意。

    日向宁次对于观众的那些嘘嘘可没有什么好在乎的,离开比赛场地就飞快向日向天水哪里走去,他已经决定好了,他要去做那个可以改变日向一族的人,但首先一个问题就是解开笼中鸟。

    日向宁次宣布弃权,让奈良鹿丸轻松赢得比赛,但这一场考试也应该是最后一场比赛。

    因为很快最后一场鹏飞和托斯砧的比赛,胜负已经不重要了,即使是要战斗,鹏飞也很容易取得胜利,之所以不用再继续战斗,那是因为鹏飞和托斯砧已经看到四处飘散的白色羽毛,这是木叶崩溃的信号,由药师兜释放的幻术–涅盘精舍之术。

    随着白色羽毛的四处飘散,观看比赛的现场观众不知不觉就陷入睡眠。

    木叶的忍者已经有所察觉,但还是有些晚了,大蛇丸飞快移动到猿飞日斩的身后,掏出苦无胁带着猿飞日斩来到楼顶,四人众也快速施展四紫炎阵。

    猿飞日斩对着身后的大蛇丸说道:“不知风影大人这是何意!?”

    而也就在这时,大蛇丸的面经掉落露出完原本的面貌开口说道:“猿飞老师c久不见啊!没想到我们师徒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吧!”

    看到大蛇丸,猿飞日斩脸色变得阴沉,冷冷的说道:“哼!大蛇丸,真的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