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仇人相见!
    “上校!将军那头发来信息,放在海军基地的火种碎片被偷了,现在有数个目标正在高速接近威震天的遗骸!将军要求汽车人马上出战!”

    “收到。”巢穴基地上校在得到消息后,马上就想明白了狂派想要做什么。

    那群该死的家伙竟然想要复活威震天!

    这是全人类绝对无法接受的重大灾难。

    如果让那个战斗力更胜于擎天柱的家伙死而复生,就算火种毁了,战事也必将升级。

    “拉响基地一级战备警报!所有的汽车人马上上运输机,现在起航可能还来得及!”上校立马下令唤醒汽车人。

    秦风在听到警报后用最快速度赶到了汽车人的车库。

    “狂派想要复活威震天,没有更多时间解释,飞机上再说具体的信息。”上校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肃。

    一定!一定要阻止威震天复活!

    “汽车人,出发。”擎天柱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更重要的是,所有一切的事情走向都在向着秦风估计的地方发展。

    威震天复活,堕落金刚再临,这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能拦住它们。

    “你们上飞机,我先去。”擎天柱对着汽车人吩咐了一声,背后刷的一声展开了双翼。

    “带上我。”秦风敲了敲擎天柱的腿部装甲“费不了多少能量。”

    擎天柱点了点头。

    秦风的战力放在变形金刚中应该也能与大黄蜂之流媲美,带上这样一个秘密武器无疑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上来。”

    秦风蹬蹬蹬爬上了擎天柱的前胸。

    “抓稳了!”擎天柱说完后,直接将背后喷射器的功率开到最大。

    “呼!”

    尾焰喷射中,擎天柱直接飞上了高空。

    ……

    毕方在和他的朝天辫兄弟分析完情况后,忽然手表上亮起了红色的光芒。

    毕方大胖脸上神色一肃。

    “不好!狂派比我预计的提前到达了。你在这稳住船舱里面那群傻子,我去去就回。”

    “好,大哥你注意安全。”朝天辫汉子说了一声,转身就回到了船舱。

    毕方看了一眼汉子的方向,突然间身上开始浮现出鳞片样的甲胄。

    甲胄和鱼鳞不同,和蛇鳞也有极大的区别。全身褐色的加壳倒是有些像虫族的造型。

    毕方在眼前画了个圆圈。

    只见他面前被勾画的空间瞬间变成了幽深的黑色。

    毕方微微犹豫了一下就迈入其中。

    上一秒还是蓝天大海,下一秒就已经是冰冷刺骨的极寒深渊。

    黑暗,无尽的黑暗。

    水下两千多米的位置早就超出了阳光的透射范畴,说是完全没有光源都不为过。

    毕方有虫族的血统作为抗衡深水中极大水压的资本。

    但即便如此,他也感觉到了一阵胸闷气短。数百大气压的压强让他眼中都金星乱闪。

    毕方打开了手中在空间兑换的强光手电,照亮了面前的区域。

    果然…

    从老琼斯那里买到的情报一定是最准确的情报,按位置传送,他的落点正正就在威震天的尸骸旁边。

    手电筒照亮了威震天的尸骸,能明显看到它胸口有一个可怖得到大洞。

    似乎是被高温融化了一般。

    “嗯…应该就在这里了。”毕方因为巨大的压强步履维艰。

    随手扒了扒威震天胸口的破碎零件,能看到的只有融化的钢铁之躯,看不到任何魔方的痕迹。

    “隔蚌取珠!”毕方大手在威震天胸口一摸。

    一个已经失去本来形状的奇怪金属渐渐浮现了出来。

    “隔蚌区珠!”毕方故技重施,又在威震天胸口重新施法。

    那奇怪的金属终于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块有两个成年人拳头大小的奇怪金属。

    看起来…这应该就是那丢失的半块魔方了。

    “特殊物品——损毁的魔方(残破)

    重量:887g。

    作用:???

    品阶:???

    特性:能量无限,无法放入铭牌空间。

    售卖给空间可得到???进化点。”

    毕方心中一喜。

    没错了,就是这东西!

    传送再次开启。

    毕方在眼前画了个圆圈,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在船的甲板上。

    刚刚回到船上,他就猛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水下潜行看似简单,但数百个大气压要花费多少力量去抗衡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体表的褐色甲壳已经出现了细小的龟裂,似乎下一刻就会碎裂。

    刚刚下潜到回来的凶险,不足为外人道也。

    就在他刚松了一口气,想要将无法放入铭牌的魔方残片找个地方放好的时候,一支黑红相间的手杖挡住了他的去路。

    “先生,有道是见者有份。你把我拐来了这么偏僻的地方,现在拿完东西,拍拍屁股就想走人,这不合适吧?”内瑟斯一如既往的面带笑容。

    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脸上带着美艳人皮面具的一个灰白色长发男子,正是已经变成了猫女的加法尔。

    “哦?”毕方抬了抬额头“我弟弟呢?”

    “放心,他还好好的,我只不过打晕了他,并没有对他做什么。”内瑟斯装作无辜的耸了耸肩“当然,我把你的计划告诉了那群被你蒙骗的无知船员,要是你坚持不交出魔方碎片…哦,也就是你背后的那玩意,我可不敢保证你弟弟还能活多长时间。”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那群家伙的眼神,很可怕的。”内瑟斯收回了手杖,放在胸前,随时准备阻止毕方的突然发难。

    “那随你吧,我这有立刻回归的逃脱卷轴。”毕方被内瑟斯威胁却不显慌乱“一条人命换让整个变形金刚世界都打得头破血流的魔方残片,怎么算都是赚的。”

    “还真是感人的兄弟情,到这个时候你还想着用这种方法骗我轻视?”内瑟斯啧了两声“你话说的再怎么轻松,都没法掩盖你攥紧的拳头。”

    毕方额头上青色的鸟儿有些蠢蠢欲动。

    “内瑟斯,我敬你有几分威名,如果真动起手来…胜负还未可知。”

    “胜负是未可知,但你弟弟…”

    忽然间,半空传来一声暴喝打断了内瑟斯的话。

    “内!瑟!斯!”

    正是从擎天柱胸前跳下的秦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