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空间的雏形
    涟漪波动了几秒,猛然间发出了一阵吸力,将一无所知的秦风与何苏吸入其中。

    就连庞大的212都被吸入到了里面。

    秦风立刻戒备起来,然而不等他动作,就已经出现在了一片光洁的地板上。

    白色的柔光从四处传来,让整个屋子看上去分外的透亮。

    秦风看了看旁边同样一脸惊讶的何苏。

    “用这种方式叫你们进来别太介意…这是个小型的魔法传送阵。程载道一直用这种方法召唤他人。”一个满头白发的鹰钩鼻子老头扬了扬手中的遥控器,看向一脸诧异的秦风“小苏啊,这是?”

    “我队员。”何苏仰了仰头“在这说话很方便?”

    “还成吧,程载道应该不会监视我。”老头子笑着将遥控器揣入了兜里“有啥事想和师傅说?”

    “啊呀,古博士?”秦风一拍脑袋“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古博士哭笑不得和秦风握了握手。

    “这是秦峦的儿子,秦风。上次拜托你监测的血液样本就是他的。”何苏拽了拽秦风的胳膊“古博士,我老师。”

    秦风握的更加用力了,颇有些见到偶像的既视感。

    “…松手!胳膊快给你晃折了!”古博士踹了秦风一脚,赶忙抖了抖被秦风捏的酸痛的巴掌,面向何苏问道“秦峦儿子就这么虎逼?”

    “……”何苏强忍着笑意“老师你习惯就好了,他向来大条。”

    “小兔崽子,和你爹一个德行。”古博士打量了一下秦风“你爹说没说啥时候回来?”

    “老师…他还没选入空间。”何苏回到。

    “呦呵?这就蹊跷了,没选入空间?他的血液成分已经和人类有所区别的了。我还以为有其他血统。”古博士捋了捋稀疏的白发“啧,现在看起来秦家人应该本来就不是地球原住民。”

    何苏无奈的看了秦风一眼“怪不得你这么不是人。”

    “???”

    “好了,不闹了。说正事吧。”古博士转身看向监控屏幕。

    屏幕中熙熙攘攘数百人,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干什么的都有。秦风甚至看到了有个吊儿郎当的大娘在嗑瓜子。

    “…老师,这是正事?”何苏脸色有些怪异。

    “嗯…你知不知道程载道为什么要叫这些人来这?”古博士坐在了监控前的椅子上。

    “不知道。”何苏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死亡之虫。”古博士叹了口气“这是程载道为了对付将军留下来的死亡之虫而召集起来的一群人。”

    “为什么要对付死亡之虫?”何苏有些不解。

    “从头和你说吧。这个破地方其实是将军很早很早以前就留下来的空间碎片。是斗兽场最早最早的雏形…他曾经想通过这种方式训练出来一群勇士。”古博士取出了一支烟斗,向烟斗里压着烟丝“将军肯定知道在宇宙中我们并不孤单。但是为了维持宇宙的平衡他不可能出手保卫家园,所以就建立了这么一个破地方,啥啥都不完善,锻炼一群勇士。当然…这也是未知死亡的雏形。”

    “哎?这和我听到的咋不太一样?”秦风有些疑惑“何叔和我说未知死亡之所以创立是将军为了对付那个和他相互依存的外星生物?”

    “那是后话。”古博士摇了摇头“未知死亡之所以叫未知死亡,是将军为了警醒所有人,死亡时未知的,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到。这个死亡说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整个种族的兴旺。”

    秦风和何苏面面相觑。

    “哎呀,别给我打岔,我说到哪了?”

    “这里是斗兽场…”

    “哦对,这个破地儿是斗兽场的原型,也是未知死亡的大本营。”古博士接着说道“咱们现在已经不在地球上了。”

    “蛤?!”

    “你惊讶个屁。”博士点着了烟斗,美美抽了一口“斗兽场在地球上啊?”

    “我哪知道。”秦风有点委屈。

    古博士白了秦风一眼“咱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块独立于原本宇宙的空间碎片,我估计斗兽场也是这么个玩意。”

    眼看着古博士跑题越来越远,何苏赶紧打住话头。

    “老师,等一下,我之前说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听我说完。”古博士磕了磕烟斗“将军天天忙得跟狗似的,建立完这个破地,交给了未知死亡的成员就不再多管。但人性…呵呵呵,我就不多说了。有不少作死的小崽子有了点能耐,就跑出了这个破地方,自封为神,成立了这个教那个派。北欧人住在城堡里自称奥丁,希腊人往山上一戳自称宙斯。”

    秦风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感情奥丁和宙斯是这么来的?北欧神话和希腊神话的体系是真有其人?!

    “将军把扰乱秩序的那群人都关回了这里,然后在星际间培养出了一定能死死克制他们的死亡蠕虫,散播在这附近,一代一代的成长。”古博士耸了耸肩“同样,程载道开辟的传送阵和空间门只能运送极少量的成员。使用频率和人数都极为有限。他想让自己在总部培养了数十载的心血不至于白费。他想把这群虽然弱于选入者,但已经激发松果体进化潜能的战士带回现实世界。”

    “目的呢?难不成他要横扫全球?”

    “呵。”古博士皮笑肉不笑的抬了抬眼皮“横扫全球?他想得美。就是松果体进化到三阶,一颗核弹砸下来不也都变成沫沫?”

    “那…”

    “他可能已经找到空间的方法了。”古博士深深叹了口气“他想让这群人都空间。”

    何苏一愣。

    “就是为了对付那臭小子他爹。”古博士对着秦风努了努嘴“秦峦已经成了管理者,想要搬倒一个管理者不光需要自个强大,手下也需要有一群能够拥护他的人。”

    何苏恍然大悟。

    “可是空间不是关闭了么?”

    “关闭也会再度开启。”古博士敲了敲监控屏幕“看到没,这群外来或本就在总部呆了很久的松果体进化者已经准备好出发了,一会他们就会出去和死亡蠕虫生死相搏,为程载道铺好一条路。”

    “为什么他们会听程载道的?”何苏有些疑惑“组织发布佣兵任务,任务金的70%都会交给个人。但和死亡蠕虫战斗…”

    “编制。”

    “什么?”

    “未知死亡的正式编制。”古博士答道“等这次‘战役’结束了,程载道会重整未知死亡,将整个组织变成一个分工明确,完全隶属于他个人的组织。而这些有编制的人员,就会作为他手下的头号走狗。会在最大程度上得到重用。”

    “这…”何苏看了看秦风。

    “对,如果这个小崽子被发现是秦峦的儿子,会被完全渗透进空间的未知死亡成员追杀到死。”古博士摊了摊手“所以这就是我找你们来的目的。”

    “破坏程载道的这次行动?”

    “别傻了,程载道这次行动势在必得。况且他本人也会出手,想要破坏行动无异于螳臂当车…我要你们做的是,加入他们,一定要得到程载道的正式编制。”

    “可是老师…”

    “相信我就对了,我也会加入程载道的大军。”

    何苏不解的看着古博士。

    “老师,这么做岂不是将未知死亡彻底葬送掉了?将一个有着光荣传统的组织变成程载道的私人佣兵?而且还是和我们针锋相对的敌人。”

    “嘿嘿嘿,有可能么?”古博士笑了起来“就算老头子再糊涂,也不会忘了祖上的教训。未知死亡绝不干政绝不干商,程载道想要把这个地方作为他的私人练兵场,门都没有。”

    何苏见古博士说的坚决,也就不再多问。

    “出发之前,先干点正事吧。”古博士从身边的手提箱中拿出了一盒极富未来感的金属箱子“小兔崽子,我给你打一针能够帮助开启松果体二阶的药剂。至于能达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造化了。”

    秦风早就迫不及待了。

    刚刚开启松果体一阶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松果体对于战斗的帮助由多大。那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感觉简直让人迷醉。

    松果体一阶尚且如此,更何况二阶?

    秦风伸出了胳膊“来吧。”

    “别一脸英勇就义的样子。”古博士取出了一针自制的药剂“这药剂我一共就做了四支,还没测试过适用性,所以只能给你用。如果这支不能开启,半年以后才能注射下一支。如果再没成功,就要等两年。反正…成倍增加就对了。”

    “头一次听说过注射还要间隔越来越长的。”秦风挠了挠脑袋。

    “当然,因为每支都会身体产生影响,我说的时间是你完全恢复的周期。”古博士将针管中的空气弹了出去,胡乱用酒精棉消了一下毒,直接扎在了秦风手臂上。

    “恢复周期?”

    “没错,会很疼。”

    秦风哦了一声。

    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人会把疼痛当回事?

    但马上秦风就不这么想了。

    注入他体内的药物如同打入血管中的硫酸,让人癫狂的疼痛感撕扯着他周身的血肉。

    “啊?!”

    “他怎么了?”何苏看着头上陡然出现豆大汗珠的秦风,紧张的问道。

    “进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