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燃烧的血日与降临的天使
    站在憎恶面前的秦风面色苍白。

    他不知道这个大家伙到底有多强,速度有多快。

    他手中只有一把已经打空子弹的手枪。

    看着挡在身前的秦风,憎恶咆哮了一声,猛然加速,向他冲来。

    秦风将手枪向着憎恶的脑袋扔了过去,闪身想要避过飞驰的憎恶。

    “咚!”

    刚侧身不到半步的秦风被狠狠撞飞了出去。

    憎恶身上锐利的汽车零件把秦风刮的伤痕累累。

    然而这并不是重点。

    秦风虽然一米七十多,身体魁梧壮实。但面对身高两米半的憎恶,便如同小孩子般脆弱。憎恶前冲的巨大冲击力,将他胸腹间撞的尽数凹陷了下去。

    秦风万万没料到看似笨拙的憎恶竟然会有着如此之快的速度,措不及防之下竟是被瞬间秒杀。

    秦风后脑磕在地上,鼻子和嘴中都狂喷着鲜红的血浆。

    委顿在地的何苏叹了口气。

    等等前来支援的奥尔克好了,没想到这次的敌人…

    败亡已成定局。

    夜贼对秦风的痛恨更胜何苏之上。她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早就识破了百面者的伪装,更没想到本想将计就计的疏忽大意竟然把自己变成了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德行。

    看着倒地的秦风,憎恶尖锐的笑了一声,镶嵌着汽车钢梁的手臂前挥,眼看就要将秦风砍成两段。

    忽地秦风身上红光大作,胸腹间瘪下去的位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

    光芒并没有就此停歇,转瞬间就传导到了憎恶身上。焦糊的皮肉骨头在红光照射下,转瞬间便经历了万年的岁月。

    腐朽,糜烂,钙化。

    被风一吹,变成了漫天的尘埃。

    秦风身上的衣物也在红光下变成了缕缕纤维,断裂,滑落在地。

    健壮的胸膛上,爬上了一轮血红的太阳。

    秦风迷茫的站了起来。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一旁的何苏却是目瞪口呆。

    秦风不知道血日意味着什么,她却再清楚不过了。母亲在进入空间前,不正是用天赋能力…

    “啊!”

    秦风胸口的血日纹身在力量尽出后竟然慢慢仓了起来,纹身处的肌肉皮肤高高胀起,看上去异常可怖。

    燃烧的灼热感让秦风倍感痛楚,想弯腰却根本做不到。

    耀眼的红色光芒愈来愈烈,隐隐有突破胸膛透体而出的趋势。

    何苏咬了咬牙,见四下无人,匍匐到秦风身前,丝毫不畏惧红色的光芒。一把将自己身上的卡其色军装拉了下来。

    她背上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天使慢慢舒张开了羽翼。

    乳白色的光芒裹满了何苏全身。

    她拉住了他的手。

    乳白色的光芒也包裹住了血红色的光芒。

    如同被冰包裹的火,秦风身上的血红色光芒如同遇到了天敌,一点一点黯淡了下去。秦风胸口的血日纹身,也在乳白色的光芒下消失于无形。

    红光彻底消失的瞬间,秦风两眼一翻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何苏摸了摸秦风的鼻息发现一切正常,这才松了口气。

    看了一眼秦风的**,何苏脸色微红,随便在身边找了一块卡车爆炸时幸免于难的帆布顶,将他层层包裹起来,向着密支那的方向艰难拖去。

    ……

    密支那的风光很美,极高的绿化面积和淳朴的人文,让何苏渐渐有些留恋于这个地方。

    她带着秦风来到这个地方后,弄了几千万缅元,在靠近三江口的地方租了一个小房子。守着昏迷不醒的某人,天天以烤江鱼和美味的热带水果度日。

    嗯…

    貌似这是享受。

    昏迷的秦风不曾排泄,也不曾进食,就连水都没喝过。他的生命体质一直恒定不变,**强度甚至要更胜往昔。

    啧啧称奇的同时,何苏也静心养伤,顺便享受这段美好的时光。

    已经是秦风昏迷的第十天了。

    还是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

    何苏也乐得伤号不用操心,每天兜兜转转,四处吃吃美食,看看风景。丝毫不在意秦风什么时候才会转醒。

    或者说…

    她不想思考关于秦风的任何事情。

    如果将军的传人,能一直这么沉睡下去,倒也挺好。

    该来的,总是要来。

    何苏再次逛吃逛吃了一天,悠悠回到了租的房子。痛快的冲了个凉水澡,刚走出浴室就看到了迷迷糊糊坐起来的秦风。

    何苏惊叫了一声,赶忙裹紧了浴巾向浴室里缩了缩。

    “你醒了也不吱一声!”

    浴室中的声音有些愠怒。

    秦风揉了揉躺到退化的四肢。

    “教…教官?”

    “把我衣服拿进来!”何苏从浴室中伸出了手。

    秦风挠了挠头,刚下地就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哎呀!”秦风摔了个狗吃屎,无力的躺在地上哼唧着难以起身。

    何苏一惊,赶忙上前查看情况。

    这才看到全裸的秦风奋力的在地上鼓涌着…

    “……”

    十分钟后…

    何苏换上了衣服,给秦风带回来了不少吃的和一身新衣服。

    躺了十天,秦风凭空长高了一头。身高从一米七出头拔高到了一米八出头。

    身上的肌肉也更加魁梧。

    只是胸口总感觉缺了点什么东西。

    “嗯…关于你的事从哪说起呢?”何苏让秦风坐在餐桌旁,自己搬了个小凳子,拄着腮帮看胡吃海塞的秦风。

    秦风咽下了嘴里的食物。

    “从哪都行。”

    “从你爸说起?”

    秦风诧异的看了一眼何苏。

    “教官,你认识我父亲?”

    “不用叫教官了,我叫何苏,你叫我何姐就行。”何苏站了起来,大姐姐一样摸了摸秦风的脑袋“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你…”

    秦风不知道何苏在说什么,傻笑了一声,继续低头吃起东西。

    他太饿了。

    “既然能被程载道收入麾下,你肯定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吧?”

    秦风点了点头“嗯,大概知道。院长和何叔给我讲过不少。”

    “何叔?”何苏皱了皱眉毛“哪个何叔?”

    “何谆?好像是这个名字吧。”秦风喝了一大口椰汁。

    “那是我父亲。”何苏叹了口气“还是让我从头说起吧。”

    秦风点了点头。

    “我们两家算是世交,一直都是未知死亡的成员。但和程载道不同,我们两家都认为应该找到将军传人,并且加以引导,给他足够的成长空间,让他成为第二个将军一样的人。”

    秦风挠了挠头“说的是我?”

    “没错,说的就是你。”何苏点了点头“你出生的时候,胸口就有血日纹身。也就是那个时候,空间感知到了你的存在第一次开启…最开始的空间还很原始,只在你旁边开了个空间门。而程载道早就在注意这件事了。闻讯赶来的他想要杀你,免不了和你父亲大战一场。”

    “你父亲很强,强的所有人都难望其项背。即使程载道带了很多帮手,还是和你父亲双双战死,被选入空间。”

    “我父亲那时重伤初愈,只能带着你偷偷溜走,让我母亲为你压制下血日纹身以躲避程载道的耳目。”

    “但程载道老奸巨猾,很快就分析出你并没有失踪,而是我母亲在这件事上帮忙了…所以我妈和你父母都被卷入了这件事。只是程载道并不知道我父母是恋人,所以一直都没怀疑到我父亲头上。”

    “我也是那时第一次见你,我父亲嘱咐我,如果有可能,一定要照顾好你,你是未来所有人的希望。”

    “但后来…我母亲和你父亲都在空间变成了管理者。再也无法踏足外界,我父亲又不能明面上帮你。只好拜托院长照顾你。”

    “六年前我被程载道拉去做了未知死亡的一员。不能认近在咫尺的父亲,又不能暴露出知道我母亲当年的事情。自然也不可能去经管孤儿院一无所知的你。”

    何苏讲完了当年的故事,摸了摸秦风的脑袋“这么多年,受苦了。”

    “还好啦,院长一直对我很好。”秦风傻乎乎的笑道。

    “以你表现出来的精明,没必要继续装傻。”何苏看着秦风的笑脸叹了口气“你可以完全相信我,拿我当你的家人。”

    秦风闻言,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

    搓了搓傻笑的有些麻木的脸,秦风低声问道“一直都听你们说我父亲云云,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我母亲?”

    何苏看着秦风的样子没来由的有点心痛。

    “你母亲刚生完你,元气大伤,没能渡过第一个任务。”

    “…这样啊。”

    “我可能因为年龄太小,没被选入空间。在你被送到院长那里之前,我一直把你当亲弟弟照看。”何苏坐了下来,唏嘘到“一转眼十多年了。”

    秦风跟着感慨了一声“是啊,十多年了。”

    “你感慨个屁,你那时候还是个婴儿。”何苏翻了个白眼。

    秦风苦笑了一声。

    “好吧,暂且不提这个。”秦风放下了勺子“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何苏摇了摇头“没打算,要不我也不可能一直不回去复命。”

    秦风看着何苏笑了起来。

    “我有打算。”

    “什么?”

    “回去复命,然后…”

    “嗯?”

    “干他娘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