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憎恶
    何苏反应要强于百面者,但与何谆对百面者的碾压间有天壤之别。

    眼看百面者就要一刀穿透何苏的后心,生死攸关的当口,何苏开启了松果体一阶,间不容发间腰肢扭转,用后背硬生生接下了这刀。

    百面者的力量要比秦风大上不知凡几,九厘米的刀刃全部插入了何苏的背部。她正待旋转刀刃,何苏先她一步全力倾身向前,看起来似乎就要跌倒。

    屏蔽痛觉,肌肉夹紧伤口。

    手臂猛然发力,支撑起了身体。何苏勾腿上扬重重踢在百面者的小腹,紧跟着整个人如同风车一样旋转了一周,挥刀逼开再次袭来的百面者。

    松果体虽然能压制伤势,那也只是一时的压制。当松果体能力消失之后,之前被夹紧的伤口出血量会因为剧烈运动更加可怕。

    必须速战速决。

    何苏眯起了眼睛。

    面前这个女人的能力根本不是拟形,而是传说中的瞬移!

    她为什么会有两个天赋能力?

    要么她是选入者,要么…

    何苏摇了摇头。

    看向面前的百面者。

    “你后背中了一刀,我也中了一刀,现在公平了。”

    百面者冷笑了一声“我这是被狗咬的,你那一刀是我捅的,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何苏眉毛挑了挑“再来过。”

    百面者呲了一声,刀锋竖立,向着何苏的伤肩取去。

    进可变招割喉,退可竖插手腕。

    何苏遇变不惊,开启松果体一阶的她远比百面者反应快的多,在百面者出手的瞬间,战术直刀直接绕上了百面者的手腕,逼得百面者不得不后退,与此同时一刀击出,正向着百面者的胸口插去。

    百面者不屑的撇嘴,正待故技重施,在何苏身后再插一刀。忽然间她惊恐的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释放不出瞬移技能。

    一层微不可见的乳白色光晕将她包裹其中。

    何苏的战术直刀直接没入了她的前胸。

    看着百面者惊恐的眼神,何苏笑道“惊喜么?我的天赋能力就是克制所有其他的天赋能力,你就是能毁天灭地也给我老老实实待着。”

    说着,手上用力,深入百面者胸膛的匕首又插得深了三分。

    百面者面上血色尽失,但并没有失去抵抗能力,她猛然一后撤,拔出了胸前的匕首。

    何苏并没有第一时间追击。

    百面者不可能不知道在收到这种伤势后拔出刀流血会极快,死的会比刀在体内还快。

    难道说…她也解开了松果体一阶?

    不过这并不是何苏关注的重点。

    只有死掉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脱离了与何苏的直接接触,百面者再次尝试瞬移依旧失败。

    她看向何苏“今日之仇必定百倍相报。”

    何苏摇了摇头,正要继续追击,突然间,还在燃烧的卡车废墟中钻出了一个身上恶臭逼人的干尸巫妖。

    正是夜贼。

    夜贼突然受袭,还没来得及开启天赋技能就被炸死。

    为了能够承受住天赋所带来的巨大痛楚,在很久以前她就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巫妖。

    照理来讲,巫妖的躯体承受不住刚刚卡车的大爆炸。

    但她的胸前一直带着能够瞬间复生的重生十字架。

    于是,一个纯粹的巫妖,从烈火中重生。

    “啊!”夜贼凄厉的嚎叫着向何苏冲来。

    她哪怕身为巫妖,也费尽心思保住了这身皮囊。即使体位异常浓厚也不曾想过彻底脱离人类的躯壳。

    何苏引发的这个爆炸不光让她用掉了极其珍贵的重生十字章,更是毁掉了她费劲千辛万苦保住的皮囊。

    怎能不气?!

    此时的夜贼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唯一想要的就是杀死何苏,将这个毁灭她皮囊的仇人碎尸万段。

    或者…

    何苏的皮囊还要更好看些。

    何苏见到几如干尸的巫妖,浑身一震。

    她在未知死亡中不止一次面对过稀奇古怪的生物,但巫妖这种只存在于神话故事中的形象出现在人间难免还是让何苏心中有些余悸。

    何苏没敢直接用刀去攻击夜贼,她怕夜贼身上缭绕的黑色烟雾有毒性。

    看着转瞬即至的巫妖,何苏对着她扑来的方向狠狠踢出了钢底的战靴。

    “砰!”

    巫妖本就不已力量见长,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自然没什么收益。

    只见何苏一脚将巫妖踹了出去。

    为了避免这妖物有什么特殊能力,何苏特意开启了自己的天赋能力,用自己的天赋能力压制了巫妖的天赋能力。

    而刚刚受伤的百面者已经趁着何苏进攻的空档消失的无影无踪。

    神奇的是,她前胸后背两处极其严重的伤势竟然没有留下一滴鲜血。

    何苏无心琢磨百面者的蹊跷。

    被一脚踢飞的巫妖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在半空的时候就变成了幽灵般的半透明躯体。

    何苏一道刺去自然无功而返,在何苏刺空的瞬间,手爪在力道用老的何苏身上狠狠一抓,拉下了好大一片血痕。

    “哈哈哈哈!”巫妖癫狂的大笑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何苏被夺舍寄生了的样子。

    何苏摸了摸背上的鲜血。

    奇怪…

    自己明明已经限制她的天赋能力了,而那个老寡妇明显拥有的是巫妖血统,为什么还可以虚化?

    难道说她的天赋能力可以不受自己天赋能力的克制?

    巫妖尖笑着再次扑向何苏。

    何苏的攻击再一次穿过了幽灵样的躯体扑了个空。

    而夜贼又一次在何苏的脖子上划下了一道伤痕。

    血珠顺着白皙的皮肤向外不断溢出。

    巫妖已经异化成爪子的手掌锋利程度有限,并没有抓断何苏的血管。

    但爪子上的黑气在沾染到何苏的鲜血后,阵阵头晕与恶心已经开始侵蚀起即将无法维持松果体开启状态的何苏。

    “还有最多三次机会。”何苏摸了摸颈侧的伤口,看向再次扑来的夜贼。

    这次何苏没有提前出刀,而是在穿过了虚化的身体后,猛然回头,战术直刀与爪子碰在一起。

    “呲!”

    锋利的直刀直接砍断了巫妖的半个爪子。

    巫妖并没有痛觉,但依然惨叫了一声。急速后撤,远离起这个找到了她虚化破绽的可怕人物。

    “呵,能够伤害到人的东西一定有实体。你攻击的时候就是你破绽最大的时候。”何苏看着步步后撤的巫妖甩了甩刀上的绿色液体。

    夜贼并没有搭理何苏,而是猛然向着已经变成一堆废弃零件的汽车跑去。

    焦尸,残肢和破烂的金属。

    何苏实在没看出夜贼有什么翻身的机会,她一纵身就要紧跟着追杀夜贼。

    怎料松果体一阶的能力正好到时。

    无法继续维持松果体能力的何苏背后瞬间鲜血狂涌,被黑色雾气侵入伤口的地方也开始泛出阵阵酥麻。

    “坏了!”何苏心下一惊。

    不等她有所动作,夜贼就猛然跻身到了焦尸之中,一声惨叫,整个人四分五裂,只能看到幽幽的绿色灵魂之火。

    何苏似乎明白了点夜贼要什么,但她此时周身无力,伤势爆发,根本就没有办法打断夜贼的动作。

    “开枪!”

    委顿在地的何苏向着一旁终于弄明白怎么开枪的秦风喊道。

    秦风按照书中所说的三点一线,眼睛顺着枪口的膛线向那团绿幽幽的火焰瞄去。

    “砰!”

    准头差的可怜,秦风的第一枪射在了绿色火焰之前十多米的马路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