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无间道
    何苏一直都是个不喜欢循规蹈矩的人。

    冷静皮囊下的迅疾如风才是她的秉性。

    抢过一支枪,何苏校准了一下准星,随即将枪背在背上消失在街角。

    她本就穿着一身卡其色的军服,背上克钦独立军的枪支倒是也有三分独立军的模样。

    只是没人见过这么俊俏的独立军姑娘。

    不时有独立军战士上前搭讪,都被冷若冰山的何苏驱赶走了。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即使何苏再脸生,也没人盘查她。

    这么可爱的姑娘怎么可能有问题!

    何苏在遗迹边缘找了个高楼,把前来搭讪的守卫一掌打晕,蹭蹭蹭登上了楼顶。

    向下俯视,正好能把整个分部遗迹尽收眼底。

    何苏虚着眼,向下寻找着夜贼的踪迹。

    二人都不知对方强弱,也都不知道对方的动态,何苏唯一的优势就在于她知道夜贼的大体形象,而夜贼对她却一无所知。

    夜贼的认知中,‘教官’应该是个男人。这也是秦风的聪明之处,他并没点出教官的性别。而且故意将教官说的更像个心狠手辣的男子。

    这也就给了何苏更多的可乘之机。

    如果一切顺利,偷袭有更多一击致命的可能性。

    但她不能拖太久,这是一场耐力与时间的游戏。

    ……

    “你们两个听好,现在开始你们就是诱饵。”夜贼对秦风和李辉说道“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把你们的教官勾引出来,这次克钦独立军战争佣金的%就是你们的了。”

    “行,没问题。”秦风干净利落的点了点头“我需要武器。”

    “你会用什么?”

    “我需要一把手枪,还需要之前我带来的匕首。等我把他勾引过来,你和他战斗时我在背后偷袭。就算杀不了他,也能重伤他。”秦风笑道。

    夜贼眯了秦风一眼“好小子,无毒不丈夫。”

    心下却是暗暗盘算将‘教官’擒下后就直接灭口秦风。

    心狠手辣的人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两面三刀,刚刚被擒就能帮新东家捅老东家一刀的人。

    无论成败,秦风都在夜贼的死亡名单上。

    “但是提前说好,你怎么保证我的安全?”秦风天真的挠了挠脑袋“要是我帮完你你直接把我一甩我岂不是亏大了?”

    “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么?”夜贼轻轻抚动手指,秦风的头顶就断掉了好大一片头发“做有可能不死,不做,一定会死。”

    “你们的目的是生擒我的上线,我的目的是活下去,这并不冲突。”秦风看着面前簌簌落下的头发心里已经在打颤,但仍旧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只要你能确保我活下来,别说挖出来一个上线,就是再往上挖,我也会积极配合。”

    夜贼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我的教官是个很谨慎的人,不可能冒然进入克钦城中救援我们。之前那被狙死的大哥就是最好的证明。要想引他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装作出城的样子。”秦风用余光看了李辉一眼,发现他神色如常,这才继续对夜贼说道“反正你能变成那种虚无缥缈的幽灵,他对你毫无办法。”

    秦风伪装了这么久后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在士兵极多的克钦市想要逃出生天不太现实,让夜贼相信他的话,只要车一出城,双方交火,自己就有逃跑的机会。

    其实更重要的是他并不知道何苏在哪里,如果何苏刚刚接到消息,还在赶来的路上。正好也借此机会缩短二者的距离。

    说一千道一万…秦风相信组织会来救他们。将自己人想的善良些是他绝望中最后的稻草。

    夜贼老辣成精,怎会识不破秦风的小心思?结合之前秦风极其配合的表现,不难猜出他的目的。

    但夜贼有她的算盘。

    “这办法不错。”夜贼做思考状,过了半晌才应道。

    秦风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骗过这个老妖婆子了,只要半路她有一丝松懈,自己就弃车逃跑。

    秦风从密支那一路徒步走到克钦,自然对这一带的自然环境较为熟悉。只要能跑进丛林,他有信心甩掉无法开车进入树林的夜贼。

    二人相视一笑,各怀鬼胎。

    夜贼给了秦风匕首和手枪,同时和当地军方申请了一辆军用车载廖丝的尸体安葬。

    作为克钦独立军高价雇佣的‘特别雇佣兵’,夜贼的权限很高。没多久,一辆军车就下发给他们,允许夜贼出市安葬廖丝。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军方特意用一辆敞篷的卡车送他们出城。

    卡车的后托除了摆放着为廖丝准备的简易棺椁还有四名士兵。

    四名士兵都是克钦独立军一营的好手。

    秦风心下暗叫不好。

    夜贼乐不得有人帮忙,自然也就呈了这个人情。

    卡车的车头是四人位,除了司机外,夜贼秦风和李辉三人正好占满了车头。

    看着焦急的秦风夜贼暗暗冷笑。

    “你说的教官呢?”夜贼用指甲刮了刮窗户,看着倒视镜中的秦风。

    “应该就会埋伏在这条路上,快了。”秦风随口应道。

    他心下也没谱,揣揣的在胡诌。

    “哦。”夜贼也没搭理他,似乎相信了的样子,闭目养神起来。

    为了确保安全,她一拉安全带,将自己固定在了座位上。

    距离克钦越来越远,丛林也越来越多。

    副驾驶的夜贼似乎睡着了,秦风手心里紧张的全是汗水。

    他装作不经意的碰了碰李辉的手,眼神瞟了瞟车门。

    李辉点了点头。

    就是现在!

    秦风深吸了口气,突然间打开车门,跳出了车头!

    李辉的速度只比秦风慢上一线,紧跟着秦风跳了出去。

    卡车司机仿若未觉,自顾自的向前开着。

    坐在副驾驶位的夜贼却是睁开了眼睛,嘴角含笑。

    “真是蠢货。”

    话音刚落,忽然卡车后托闪出一道人影,紧接着还在疾驰的卡车猛然爆炸了开来。

    “轰!”

    似乎车中塞了个高爆炸弹,爆炸的瞬间就掀翻了车顶,将整个车的钢架都炸的支离破碎。

    火焰瞬间吞噬了车上所有的人。

    激射的弹片飞溅的四处都是。

    跳下车的那个人影用后背着地,一个前滚翻抵消了不少冲击力,双腿一撑直接站了起来。

    摘掉了帽子,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撕去,那人不屑的拍了拍手。

    “选入者?不过如此。”

    正是何苏。

    看着何苏的身影,秦风惊喜的叫到“教官?!”

    何苏对秦风观感颇差,虽然现在知道秦风的‘叛变’只是诱敌之计,但她仍旧对秦风出卖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

    哼了一声,何苏向着落地技巧一般,摔了半死的秦风和李辉走来。

    “能起来赶紧起来,你们的试炼任务勉强完成了,跟我回去。”

    秦风傻笑着爬了起来。

    匕首出鞘,直接捅入了因为欣喜向何苏奔去的李辉背中。

    不等二人反应过来,秦风又从腰间抽出了手枪,正要打开保险开枪,却被猛然转身的李辉一脚横着踢出了五米开外。

    何苏震惊之余,赶忙挡下了李辉接下来凌厉的膝撞,这才免除秦风被瞬间秒杀的危险。

    “你们两个干什么?!”何苏揉了揉被李辉膝撞震得有些发麻的手腕,一脸怒色。

    秦风被李辉的一脚踢的几乎吐血,他能感觉到自己肯定受了内伤。

    脏腑间的闷疼让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教官,他被掉包了!”秦风强忍着疼痛挣扎起身,对何苏说道。

    何苏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没错,真正的李辉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被秦风插了一刀的‘李辉’,整个人开始了颤抖,随着面部如同面团一样肌肤的移动,竟是变成了一个和何苏差不多年纪的姑娘。

    面带三分痛楚三分恼怒,皱眉间不掩风情。气质和长相都不输于何苏。

    何苏的眼睛眯了起来。

    易容的异能?

    新鲜。

    她回头看了支撑着拉开保险的秦风一眼。

    这小子…看似叛变,实际在玩无间道?想要直接偷袭杀掉对面的潜伏者?

    面对同伴的脸却依然下的去手,这份狠辣也是不错的苗子。

    露出真身的百面者死死咬着牙,将秦风插入她后背的匕首拔了下来。

    匕首本就不长,秦风力量和准头都有限,刚刚插入她背后的一刀,止于肩胛骨。

    看着面前打算生死相搏的女孩儿,何苏打量了她几眼。

    “有趣。”

    百面者眉头紧锁,死死盯着刚刚一招拦下她的何苏。

    “百面者,请赐教。”

    何苏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我叫无面者,你叫百面者,这是故意在模仿么?”

    百面者面色苍白“不,这是尊重。”

    “别中二了,看你也有十六七,早过了那个年纪了。”何苏从腰后取出了战术直刀“来吧。”

    百面者匕首倒持,左手前端,猛然足下发力向着何苏刺来。

    何苏面色一肃。

    猛然间她向左闪身,战术直刀斜着向百面者颈间抹去。

    她有些遗憾。

    本以为这百面者有着和自己相似的名字,应该强点,没想到战斗会结束的这么快。

    忽然间,本应掠过脖颈的刀一轻。

    百面者在何苏面前凭空消失。

    与此同时,一把带血的尖锐匕首,向何苏的后心扎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