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血
    秦风几人是在走到中途停下休息时才发现任务变更的。

    看到任务后几人都有点傻眼。

    杀死四名叛军?取得武器?

    这对手无寸铁的他们来讲简直太过艰难。

    只有秦风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哇,总部真的是把我们往死里玩啊。”小胖墩看完黄锦江的卫星bb机后整个人都颓废了“还杀四个叛军,这是妥妥的让我们送死吧。”

    “不至于,有李辉的听力异能,埋伏好敌人再杀没有那么困难。”黄锦江摇了摇头“按照秦风所说,我们事先铺设好陷阱,制服敌人再抢夺武器不就行了么。”

    “按理来说是这样的。”秦风叹了口气“但别忘了这可是克钦独立军的大本营,只要有枪声我们就会暴露位置。到时候迎来的可就是大部队清缴。难点不是如何杀死敌人,而是怎么无声无息的杀死敌人。”

    听完秦风的话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秦风虽然没有和其余人一样经过系统的训练,但好歹手上见过血。论胆色比其他人只强不弱。

    秦风为难的地方也正是这次组织给几人的考验。

    这不光是对几人战斗能力的考验,更是对几人心智和应变的考验。

    在丛林地带空手搏杀正规军不少经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能够做到,但一行人中最大的黄锦江也不过才15岁,力量和体能都照成年人有不小的差距。

    难。

    “有人来了。”李辉忽然抬起了头,耳朵像电影中精灵族人那样耸动了两下,对众人说道。

    “多远?”

    “七百米左右,两个人,他们说话我听不懂。”李辉脸色有些发白。

    诚然他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但训练和实战是两码事,一想到即将面对荷枪实弹的士兵,李辉一阵腿软。

    “不慌,可能只是偶然路过的士兵。”秦风看着李辉的脸色叹了口气。

    虽然打着正规军的名号,但克钦独立军穷兵黩武的做法很难培养出色的士兵。加之常年战乱导致克钦地区较为贫穷,没有大量子弹来喂出好射手。所以大部分的克钦独立军都有着一手随缘枪法。

    随缘枪法,人体描边,专打有缘人。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怂没边的队友。

    “朝我们的方向过来了。”李辉脸色更加难看。

    “黄哥,你设置一下陷阱。”秦风看了一眼摆弄着索套的黄锦江“两个人正好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伏杀应该没那么困难。”

    黄锦江点了点头,将绳索打了个海军结用叶子盖好,对秦风说道“辉儿因为知觉比较敏感,面对危险时候的压力要远胜我们,别见怪。”

    秦风笑了一声示意自己明白。

    “我需要三根尖木桩。”黄锦江对众人说道“索套陷阱做好对付两个敌人应该不成问题。”

    秦风二话不说,拿起工兵铲劈断了一截树枝“现在就做。”

    黄锦江俯下身,开始设计陷阱。

    “想要让对方那么不小心踩到我们的陷阱中有点困难。如果能有个诱饵引导他们往陷阱里进就会好的多。”黄锦江对秦风说道。

    “对方荷枪实弹,谁来当诱饵?”秦风苦笑了一声。

    他们不清楚克钦战乱的烈度有多强,如果真是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只怕诱饵刚刚露出头就会被射成马蜂窝。

    “嗯…这倒是个问题。”黄锦江摇了摇头“但没有诱饵,敌人要是不踩陷阱我现在做的就都是无用功了。”

    秦风眯起眼睛想了想,将削下的木屑从树叶底下翻了出来。

    “把东西放在表面上,让他们来调查。”

    黄锦江眼睛一亮,手头工作加快了三分。

    十分钟后…

    秦风几人已经设置完陷阱,全部爬上了树,注视着下面的情况。

    李辉的听觉异能果然强悍,两名克钦武装份子像他预计的那样,晃晃悠悠来到了树林中。

    一男一女。

    几个小屁孩儿还未经人事,但也明白这对离开大部队的男女是要做什么。

    胜算自然而然提高了三分。

    男的明显是克钦武装成员,身后一把二战时期用的陈旧老枪擦得油光锃亮,在树林里格外显眼。

    与秦风预计的丝毫不差,在看到地上散落的木屑后,那名克钦武装成员眉头一皱,默默走上前查看地上的痕迹。

    地上铺设的数十枚海军结发挥了用处,在他踏入其中的第一时间就锁住了他的脚。

    就是现在!

    “放!”黄锦江低呼了一声,放开了吊在树顶的木桩。

    李辉和小胖子同时松手。

    “簌!”

    三枚系在树顶的尖锐木桩悠出了三条曲线。

    克钦士兵想要躲闪却为时已晚。

    尖锐的木桩有两枚悠空,李辉放手的那枚从他身后击来,根本没给他反应时间就刺穿了整个背部。

    克钦士兵大睁着眼睛。

    他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袭。

    跟他一起赶来的女伴惊呼了一声就要逃走,却被等在树上的秦风跳下来一伸脚绊倒。

    秦风刚要抽出匕首切断她的喉咙,心中突然一阵悸动。

    正持的匕首变成了倒持,匕首的柄砸在了那名女孩喉咙上,让她把还没叫完的惨叫憋了回去。

    秦风死死捂住了女孩的嘴,锤了一下她的颈侧,将她打晕了过去。

    “下来吧。”秦风抹了抹头上的冷汗。

    就在这时,枪响了。

    倒在地上看似马上咽气的克钦士兵,由于背对秦风,无法射击身后的人,只能向着唯一在眼前的黄锦江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将死之人四肢无力,扣扳机后根本压制不住枪口的跳动。

    扫射的火焰似乎还是刮到了黄锦江,枪声中,秦风清楚听到了一声中弹的痛呼。

    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枪一响,即将会有克钦大部队前来围剿。

    然而这枪声似乎只是个前奏,紧接着这声枪响,在较远的地方也响起了连绵不绝的枪声,一时间整个丛林都被硝烟笼罩。

    倒在地上的克钦士兵终于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枪口在跳动间,已经将四周扫射的面目全非。

    秦风拿着匕首上前,一刀插入了克钦士兵的喉咙。

    拉扯着向旁边一勾,整个喉咙直接被切断,露出了白色的喉管。

    鲜血喷涌而出。

    克钦士兵想要捂住喉咙,但双手已经失去了全部力气。

    他在疯狂的挣扎,秦风在疯狂的刺。

    受过训练的人士兵和城市里养尊处优的人差距甚大。

    秦风还记得他用壁纸刀割断王肖仁父亲咽喉的时候,那个地中海的土大款几乎瞬间就失去了抵抗能力。

    但这克钦士兵怎么如此顽强?!

    刺!刺!刺!

    秦风不知道自己扎了还在抖动的尸体多少刀。

    一直到地上尸体的小半个脖子都被他扎断,秦风这才脱力的放下了手中的匕首。

    李辉和小胖墩赵兆早就看傻了。

    他们还从未见过血浆绽放的盛宴。

    眼看着秦风呼吸沉重的坐了下来,这才赶忙跑上前去查看战场。

    克钦士兵自然死的不能再死,秦风满身满脸的血污看着也很是恐怖,一时间二人都有些不敢上前。

    “别看我,去看看老黄怎么样。”秦风将匕首插在身边的泥土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很累…

    真的好累啊。

    李辉二人这才如梦初醒,急匆匆跑向刚刚在枪林弹雨中心的黄锦江。

    面对第一次战斗,他俩都傻了。

    黄锦江刚刚看到木桩扎入了士兵后背就从树上跳了下来。

    没想到正是这几秒钟,让他陷入了万劫不复。

    枪是最不讲情义的东西,打在身上必然就是一个窟窿。

    刚刚克钦士兵死前的疯狂,让黄锦江身上中了两枪。

    一枪刮着他肩膀飞过,另外一枪正好打中了他的肚子。

    李辉去查看黄锦江状况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子弹撕碎了**,在柔弱的内脏中翻滚出了巨大的空腔。

    在身前看只是一个小小的血窟窿,从身后看,却是碗口大小的恐怖血洞。

    被撕碎的内脏,喷洒了一地。

    解剖与见到战友阵亡,绝对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刚刚还有说有笑一起布置陷阱的伙伴以一种极其惨烈的死法死在了自己面前,任谁心中都会产生极大的恐慌。

    李辉摇晃了两下黄锦江的身体,发现毫无生机,赶忙将他翻了个身,查看起伤势。

    和电影里中弹后的人有着太大的不同,现实中,被步枪子弹打中的恐怖,远非语言能够形容。

    “啊!”李辉惊叫了一身,吓得坐倒在地上。

    小胖墩更是不堪,看到黄锦江尸体的惨状后,筛糠似的颤抖。

    肉糜混杂的血浆会成为他们日后的梦魇。

    “情况怎么样?!”秦风休息了一会,体力稍稍恢复,发现在两声惊叫后前去查看黄锦江伤势的二人毫无动静,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老黄…老黄死了。”李辉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看着手上的鲜血整个人目光都有些呆滞。

    生与死之间,只有一颗子弹的距离。

    地上有两具尸体,一具是敌人的,一具是战友的。

    幸存下来的三个少年,似乎渐渐明白:人,是最顽强也是最脆弱的东西。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