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第一个任务
    饭店永远不是享受地方美食的好地方。

    地方美食,自然要去街边的小商小贩那里吃。

    仰光作为旅游城市,当然少不了这样的小吃街。

    小胖墩赵兆一路打听找到了深藏居民区的小吃街,四人各自拿着一把钞票开始了疯狂的扫荡。

    缅甸的餐食与印度和华夏都有共性。

    辣口下饭的油炸咖喱鸡,从华夏引入的卤味猪下水,原本属于闽南小贩的炸豆腐,小孩子们当做零嘴吃的炸香蕉片和驰名海外的缅甸小吃莫哼卡鱼汤面,让吃惯了汉族菜系的一干人食指大动。

    享受了一顿别具风格的大餐,秦风一行人再次踏上了航班。

    仰光到密支那的航程只有两个多小时,不多时几人就抵达了目的地。

    密支那的天气要比仰光更加炎热,街道楼宇看上去都较为破败,路边水果摊卖的水果便宜的吓人。

    蓝天黄楼和新鲜的水果。

    很好,这很热带。

    只是风景还算不错的地方因为战乱少有旅人,只有果农和无所事事的缅甸军人在街头乱转。

    秦风几人下飞机后直奔市区。

    之前的一顿大餐加上四人的机票,两沓子钱又变回了薄薄的一小叠。

    秦风看到什么都好奇,胃里能装下东西就一定要买点颜色鲜艳的水果啃一啃。

    “那个…风哥,我们就剩不到五十万缅元了,要是不那么饿的话,嗯…你懂得。”小胖墩负责管钱,看着不断瘪下去的钱包和秦风不断变大的肚子小声劝到。

    “咳。”秦风吧嘴里的芭蕉咽了下去,正直的点了点头。

    “刚刚我和水果贩子打听过了,密支那有到克钦邦的直达车,但是不在克钦经停,现在武装分子和政/府军打的正火热,我们只能自己雇车去克钦。”小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你打听过雇车多少钱么?”黄锦江问道。

    “没,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去克钦了,上周三辆从密支那去往克钦的车全被武装分子打翻。乘客被抓了壮丁。”赵兆答道。

    “没有车?”黄锦江苦笑了一声“那我们怎么去?”

    “靠腿走过去反倒比较安全。”秦风想了想说道“不走常用路径,就从难走的地方走,尽量避开两军交战的地方。”

    “我找找密支那到克钦的路径。”李辉打开了地图。

    “地图上能看到的信息实在有限,但能确定的是密支那到克钦几乎没有山脉,想要找崎岖的路只能人为创造困难。”李辉叹了口气“比如等个雨天,道路泥泞不堪,我们可以借通车不便的时候溜过去。”

    “密支那距离克钦多远?”

    “二百公里左右,武装分子估计会在这二百多公里布置很多关卡,想要过去绝对不是个简单事。”

    秦风皱了皱眉。

    路程比他想象中要短很多,但这并不见得是件好事。

    路程越短,武装分子就会越集中,想要悄悄溜过去的可能性就越小。

    “李辉,你的听觉异能有什么作用?”秦风沉思了一会问李辉到。

    李辉有些诧异。

    一般别人听到他的异能不是和战斗有关就没兴趣再问下去了,没想到这个叫秦风的家伙竟然还对此颇感兴趣。

    “也没什么作用,大概就是顺风耳那种异能,能够听到的范围比正常人要广还要清晰很多。”李辉答道。

    “正好起作用。”秦风点了点头“听觉范围有多广?”

    “方圆一公里内的声音仔细点都能听到。”

    秦风笑道“你这就是一人形雷达啊。行了,不需要计较什么了,直接出发吧。有你这异能,我们可以在最大程度上规避危险。”

    通过监听器听到秦风指令的何苏给他在团队指挥上加了一分。

    “啊?”

    “很简单,你探路,我们跟在你后面,发现有人就隐蔽。”秦风看了小胖墩一眼“把剩下的钱买淡水干粮和登山绳,还有…给我买一把匕首,如果实在避不过我们还是要战斗。”

    到了此时,秦风由于灵活的头脑和指挥能力已经成了团队的绝对核心。就连黄锦江也表示服从秦风的安排。

    “这段路有二百公里,就算我们能以每小时四公里的速度快速前往,也需要足足五十个小时。刨除躲避,吃饭,睡觉的时间,可能用时要长达一周。”黄锦江试探着问道“现在虽然不是缅甸的雨季,但保不准会有雨。我们是不是准备点雨具和睡袋?”

    秦风点了点头“当然,你是队长,我说的都是建议。”

    “没必要这么挖苦我,你远比我有做队长的资格。”黄锦江挠了挠头“以后你是队长,你来发号施令好了。”

    秦风看了一眼小胖子,笑道“黄哥说的都是对的,你们两个去买东西吧,我和李辉准备一下动身前的工作。”

    赵兆点了点头,和黄锦江向着市场走去。

    “说说你的看法?”秦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一包烟,递给李辉一支,自己点燃一支,深深抽了一口,被辛辣的烟雾呛得直咳嗽。

    自从所长在监狱里给他那支烟后,他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这东西了。

    李辉抬了抬头。

    “为什么是我?就是问你也应该问黄哥才对。”

    “他在做决定的时候总会观察你的眼神,你就别演了。”秦风好半天才止住了咳嗽“虽然你比他小一岁,但师出同门,未必你就不会是他师兄。”

    李辉饶有兴趣的看了秦风一眼。

    “再加上你有异能他没有,这很容易判断到底谁才是正主。”秦风又吸了一口烟。

    他这才感觉到烟气的辛辣和浓厚的烟叶香味。

    “好吧,其实你做的决定很像我一个师兄。我也不是以布局见长,按照你的思路来就好。”李辉接过了秦风递来的烟,凑上前点燃“还有,没瘾少抽这玩意,难戒。”

    秦风摇了摇头。

    他不怕难戒。

    离开学校,四周全无亲近之人,对于现在的秦风而言,正处于人生的迷茫期。

    院长和何谆对他说的内容和梦想都过于远大。

    拯救世界离他太过遥远,空间那种只存在于传说的东西又过于缥缈。

    如果不找点能够作为依托的东西,秦风不知道日子应该怎么过。

    看着眼前忙碌的缅甸果农们,秦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如果不看远方,只看眼前的苟且,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不是这劳什子试炼任务,这次缅甸之行绝对是个不错的旅程。

    看秦风在发呆,明显没有听自己说的话,李辉唑了两口烟。

    “要是这次任务完成,除了那个小胖子,回国之后我们可能会被分派到一个地方。”李辉拍了拍秦风的肩膀“敢做出11.21那么大案子的人肯定不是孬种,作为以后的队友,我代表老黄提前欢迎你的到来。”

    秦风善意的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似乎在走出那个狭小的圈子后,世界变得广阔起来了。

    不多时,买东西的赵兆和黄锦江就背着两大兜子东西回来了。

    睡袋,指南针,淡水,干粮,多功能锹,盐,打火石,驱蚊驱虫药水等野外必需品不一而足。

    为了以防意外,黄锦江还特意买了一个信号弹枪。

    “呐,你要的刀。”赵兆递来了一把带k鞘能绑在腿上的匕首。

    秦风试着空挥了两下匕首发现手感还算不错,就是全长只有二十多厘米显得有点略小。

    把匕首绑在了腰间,秦风问道“还有剩余的钱了么?”

    “没了。”赵兆摇了摇头“我原本还想顾一个向导,但人家一听说要去克钦市里,都拒绝了。我就用剩余的钱买了点应急药品。”

    秦风点了点头。

    向导都不愿意带路,只怕克钦的战乱程度还要在预计之上。

    闲话少叙,四人将食物药品平分了一下,在小胖墩的带领下,向着克钦的方向进发。

    克钦族人于1961年,成立了武装组织,说他们是叛军倒也不尽准确。这群与中华汉族体貌特征极其相似的人是为了争取民族独立而战。

    克钦独立军是克钦邦抵抗缅甸政/府军的最强部队,“克钦政/府”在军队建设上从来没有松懈过。按照“克钦政/府”的规定:男子从十三岁起就必须当兵,且终身不能退伍,即使以后不在军队里也只能算“休假”,有战事发生就必须马上回来;每户人家如果有五名子女必须三名参军,有三或四名子女必须两名参军,有两名子女必须一名参军;如果没有男子就招女兵。

    按照克钦独立组织的统计,克钦独立军军力号称占到了克钦总人口7%,并宣称都是基督教徒(相信他们从上帝领受的爱,期待和平,不再有仇恨,不再有战争)。不过据知情人士介绍,实际上克钦军总兵力不超过1.5万人,分为5个旅,加上各种政府工作人员也只有3.2万多人。

    面对一个几乎可以称之为全民皆兵的民族,想要潜入其中找到组织分部无疑是件艰巨的任务。

    行程刚刚开始,何苏就将秦风等人的情况汇报回了总部。

    在黄锦江的卫星bb机上,显示出了试炼任务的第一项。

    “杀死四名叛军并获得武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