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仰光
    何苏?这个名字有点熟悉,自己貌似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秦风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漫无边际的事情,低下头继续大吃大喝。

    看着饿鬼托生一般的秦风,几人都有些无奈。

    “那个…你多大,有什么异能?”黄锦江等了半晌还没等到后文无奈的问道。

    “13,没异能。”秦风依旧没有抬头“会打架,不算很擅长。”

    能把两个成年人倒吊起来放血还说自己不擅长打架…小胖墩几人都是一阵苦笑。

    秦风的作为让他们想起了在集训营中被大佬支配的恐惧。

    那位大佬也是该吃吃该喝喝,嘛都不耽误,说话也贼谦逊,同样说不擅长打架。

    结果对练时一个人把一帮人锤的跟孙子似的。

    你不能说人家扮猪吃老虎,可能人家说的不擅长打架是用泰森作为参照物呢?

    “好吧…秦风,我们这次任务的目标是去克钦邦找到当地的组织分部完成试炼。”刀疤脸少年李辉说道“没有支援,没有装备,没有接头人,也没有钱。”

    秦风想了想,从自己的牛皮袋子中拿出了那一百万缅元。

    “我这有一百万缅元,或许能起点作用。”

    “nice。”小胖墩赵兆看着缅元乐的跟个小傻子似的“一百万缅元大概等同于五千人民币,起码我们不用愁下飞机之后的吃喝了。”

    秦风耸了耸肩,示意自己的钱可以供众人使用。

    看似摆弄着手机的何苏默默给秦风记上了一笔。

    “不懂藏拙,团队贡献加一分,个人城府减一分。”

    黄锦江和李辉看向秦风的眼神都和善了许多。

    没钱的不一定是弟弟,但有钱的一定是大爷。

    “说说我们的行程吧。”黄锦江拿着一份出发前就买到的缅甸地图“飞机降落的位置在仰光,想要到克钦我们可以坐直达密支那的飞机,只需要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能飞到,但是问题在于…没有足够资金。”

    “一百万缅元不够?”

    “我们四个人,光买飞机票肯定是够了。但去克钦那种战乱的地方你确定不用买点东西?”黄锦江摇了摇头“当地武装分子有亲华的也有**的,我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冒险。我宁可苦逼一点坐汽车,用剩下的钱买点用得到的装备。”

    小胖墩赵兆点了点头“嗯…联想起来集训营的尿性,我觉得找到分部前,我们十有**会被委派什么和当地武装势力谈判的可怕任务。”

    秦风听的有点头大“等下,我们要做的不就是去到克钦邦找分部么?你们在说什么?”

    黄锦江笑了一声“没错,按理来说是这样的。但总部总会在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给我们下达一些见鬼的任务变更,可能是为了仿照空间任务的多变性来为我们人为制造一些困难吧。那种战乱的地方,可以布置的任务肯定和武装势力有关,所以我建议…我们省点钱,买一些必要的装备和器具。”

    秦风挑了挑眉毛,没有接话。

    空间?任务变更?

    “所以购置一些保命的东西是必须的。”黄锦江看了一圈众人“这次行动和总部联络的唯一信号机在我手上,所以我来担任这次行程的队长,有什么疑问么?”

    “自以为是,个人城府扣除一分。”何苏还在摆弄手机,在记事本上刷刷刷记到。

    秦风懒得争这种东西,自然而然的摇了摇头。其余几人也因黄锦江年龄最大马首是瞻,也没什么疑问。

    “那我们准备出发吧,国际航班可以提前一点换登机牌,我们去里面等。”

    ……

    到仰光的国际航班绝对称不上舒适,不过鉴于几人这应该算公费旅行,能有这个待遇也称不上稀奇。

    历经十个多小时的长途飞行和中专,秦风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缅甸的前首都。

    美女教官刚下飞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四个年龄没过16的小屁孩儿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

    仰光的基础设施远没有想象中的破烂,热带独有的天气更是为这座城市添加了一份莫名的热情。

    看着周边的旅客都纷纷跑到机场的卫生间更换上了旅行装的短衣短裤,秦风摸了一把头上的汗。

    “十一月份缅甸这么热?!”

    “仰光是热带海滨城市,热点不稀奇。”黄锦江、李辉和小胖子赵兆都脱下了外套,将提前预备好的短衣短裤里衬露了出来。

    由于几人并没有旅行箱,脱下的衣服直接就丢掉了。

    秦风热的一头大汗,不得不效仿他人的举动。

    但脱到毛衣便没法再脱了。

    他里面穿的线衣,公然穿着未免太过不雅。

    看着秦风满头大汗的样子,唯一会缅甸语的小胖墩赵兆只能带着他去到机场的免税店花了第一笔钱。

    购置衣服和旅行包。

    秦风一身衣服,遮阳帽太阳镜和三人的旅行包用去了三十万缅元。

    众人这才感知缅元到底是有多不抗花…

    要不再节省着点,分分钟就会破产。

    “飞机餐吃过的时间不长,我们就别再耽搁时间找吃的了。”黄锦江摸了摸头上的遮阳帽“资金问题很严重啊,我们这点钱根本不够干什么用的,一会再去买点必备的药品淡水和山地用具,只怕钱可能还不够。”

    秦风点了点头。

    众人身上的资金实在少的可怜。

    一百万缅元折合成人民币也才不到五千,他们需要买的东西却丝毫打不得折扣。单就淡水药品还好说,但人手必备的edc(意指every day carry,爱刀人士对于折刀的统称)就要花去不少钱。

    结合上克钦战乱频仍且有仇华份子,edc甚至多功能工兵锹对几人来说几乎是必备用具。

    小胖子挠了挠脑袋“我手上还有一千多人民币,要是能找到兑换货币的地方大概还能换点缅元。你们手上有人民币么?”

    几人达成了共识,现在绝对不是计较得失的时候。

    将手头的钱拼凑了一下,几人一共凑出来五千出头的人民币。小胖子赵兆一路打听到了兑换货币的地方,这才又为众人的活动资金注入了新的血液。

    缅元最大面值是一万,不到两百万的缅元揣在兜里也不过是两捆。看着颇有些凄凉。

    “嗯…现在我们手头的资金应该够买装备了,但是人生地不熟的,想要买装备不知道应该去哪买,买完装备之后也没法过有安检的地方。”黄锦江挠了挠脑袋。

    他诚然是临时团队中公认的队长,但也不过15岁的年纪。

    “或许不用那么麻烦。”秦风看了一眼众人“我们吃顿好的,直接买机票去密支那。在战乱地区肯定有便宜的军火卖。”

    黄锦江啊了一声。

    “我们只需要买点锁套和刀具,既然你们说任务变更会和叛军打交道,不如直接设伏干掉几个武装分子,然后抢走他们的武器。”秦风耸了耸肩“方便,快捷还省钱。”

    几人面面相觑。

    “当然了,武装分子肯定没有那么好干掉,理论和实践总是相距甚远。”秦风笑道“干得好肯定一波肥,要是不成功,可能我们中有人会倒下。”

    黄锦江看了看李辉。

    “虽然在训练营我们也受过不少训练,但如果发生正面冲突我们恐怕不是那些武装分子的对手。”李辉摇了摇头“我作为咱们四个人里唯一开启了异能的人,不是战斗方向的异能。”

    “所以说嘛,我说的方案只是建议。”秦风摊了摊手“利益与风险并存。”

    “提出意见后行事不果决,没有领导能力。”美女教官听着监听器传来的音频在手机上记录到。

    秦风四人在一番商讨过后还是决定用秦风说的法子。

    毕竟都是小孩,不知天高地厚,行事图的是方便不是稳重。

    秦风的方案在他们看来可行性非常高。

    每个男孩儿心中相比都曾有过沙场梦,秦风的提议很有血性也很刺激,能满足他们对于残酷战场一切的幻想。

    孩子们还不知道战场的残酷。

    战争与浪漫间,是等号。

    “那好吧,就按照秦风的提议。我们一会找个地方先吃顿饭,然后就去买机票。”团队临时领袖黄锦江下了定论。

    几名小屁孩儿在确定了行程后,叽叽喳喳的寻找着吃饭的地方。

    仰光机场并不大,出了机场后,在北国冬天冻成狗的几个孩子开始享受起热带的天气。

    十一月正是缅甸的好时候,气温虽然有些闷热但尚在承受范围之内。

    最高温度往往不超过三十度。

    阳光沙滩大裤衩和热带水果才是这座城市的主旋律。

    “新鲜的热带水果哎。”秦风看着接到周边四处都有卖水果的摊子喜笑颜开“只在书里看过,从没吃到过的东西。”

    形形色色的热带水果,彩色的香蕉和草莓都让几人大开眼界。

    等等…

    仰光,热带水果和任务。

    秦风中突然感觉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就好像人们常常在看到某个场景后会觉得梦里曾见过一模一样的场景般。

    带着墨镜看了看炙热的太阳,秦风摇了摇头。

    自己从没出过国,这肯定是错觉。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