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密室杀人
    秦风笑了笑。

    总有人会坚持真理。

    这就是好事。

    “嗯…这事儿你父亲已经敲定过了。”年长的医师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也只不过是精神判断医师,没法做这个主,你看?”

    “我父亲已经敲定过了?”年轻人冷笑道“鉴定结果还没建宗我父亲就已经敲定过了?你不觉得这好笑么?”

    审核员摊了摊手“我们都是听命于你父亲办事的人而已,如果你真觉得我们处理欠妥,你应该找你父亲商议。”

    “和我父亲有什么关系?你们是听命于司法机构还是我父亲?”

    “你父亲。”审核员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年轻人怒极反笑,指着审核员连说了三个好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审核员对着医师笑了一声“不用这么为难的看着我,该干嘛干嘛。”

    几名医师这才放下心来,继续手头的工作。

    ……

    何谆骑着摩托车在路上狂奔。

    由于铭牌不能使用,他没衣服穿,只好打晕了一个路人,穿着并不合身的衣服凑合。

    何谆已经有许久没有被杀的这么丢盔卸甲过了。

    炎魔变身的反噬也正在侵袭着他,阵阵疲劳感让他强打着精神驾驶才不至于出车祸。

    勉强回到家,何谆将大门反锁,整个人虚脱似的跪坐在地上。

    虽然疲累欲死,但装着院长骨灰的头盔他还紧紧攥在手里。

    “老伙计,给你报仇的事儿只能延后了。”何谆拍了拍头盔,点燃了一支烟,默默抽起来。

    对手实力之强远超他的预计。

    之前那石破天惊的一拳不难看出红坦克并未尽全力。

    在都无法使用技能的情况下,只怕红坦克和程载道相去不远。

    沉思了半晌,何谆用座机打通了下属的电话。

    “开庭了么?”

    “已经完事了何局,本来说嫌疑人有精神问题要关进精神病院了,其中一个死者的媳妇不知道从哪跑出来,加上院长儿子俩人提供了秦风智力正常的证据,并且一再强调精神监测有问题,因为上头的压力,已经换了一批医师再次审核嫌疑犯的精神问题了。”

    何谆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然后呢?”

    “上头面对了点压力,给您打电话您没接,直接转告我说能处理就处理,处理不了就秉公执法得了。”

    何谆一惊。

    难道说程载道那里出了什么问题?还是死者的家属认识什么司法机构的高官?之前还好好的想要吸纳秦风入伙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

    除非…

    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

    看来还是要自己出手啊。

    何谆叹了口气。

    程载道让自己手下人去办事他正好不趟这潭浑水了。毕竟斗兽场关闭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上次斗兽场升级用了整整十二年,谁知道这次要用多少年?

    “行,我知道了。”何谆挂断了电话思考起来。

    这案子实打实的判,秦风七年劳教所的生涯肯定是跑不脱。如果不在精神鉴定上下功夫…

    何谆拿出备用手机,去营业厅重新办了一张电话卡。

    给交通局的朋友拨通了电话。

    “张儿,我何谆。11.21案前的那个交通肇事监控还有么?”

    “有,11.21案子没结束,我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丢了么?”

    “有备份么?”

    “有,三份备份。”

    “行,我知道了。我一会过去取。”何谆挂断了电话。

    随便打了辆车,何谆跑到了交通局,将街道监控取走了。

    紧接着他又去物证局取出了秦风出事时候的血衣和轮胎刮痕。

    何谆的想法很简单。

    虽然凶手跑了,车也不见了,但档案信息总是有的。

    把所有的档案信息都调出来,再查查银行转账记录,配合街道的监控录像和物证信息,分分钟就能直接掀翻原告。

    将所有备份都取走是防止原告发现势头不妙抢先毁灭证据或者做抽帧处理。

    如果这场官司的原告倒台,因为秦风未满14无法判定刑事责任,也不会面临公诉。

    难题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何谆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办完了所有的事情,将材料和证据递交给下属后,他再次全副武装的出门了。

    秦风的问题容易解决,对他而言,重点是杀害院长的那群人。

    院长的尸体被何谆烧成了骨灰,头颅也被人带走了,所以在外人眼中院长顶多是失踪,绝不会有人以为他死了。

    孤儿院也并没有因为院长的失踪而无法正常运转。

    何谆趁着半夜的时候偷偷潜入了孤儿院,他想要赶在那伙人之前取出藏在地窖中的荣耀之刃。

    白天的大战加上办事,何谆的体力和精神都降到了最低谷,无声无息的潜入孤儿院后,何谆翻窗户进入了一楼的院长办公室,正要拿开院长书架上书的时候,猛然警觉。

    不对!院长书架上的资治通鉴一直是按照上下中的顺序摆放的,怎么突然就变成了正常的上中下?

    松果体一阶开启,天赋能力启用。

    何谆发现资治通鉴上有新鲜的信息素。而这信息素一直向桌底下蔓延了过去。

    一股寒意爬上了何谆的后背。

    如果红坦克已经到了,偷偷开启过地窖后在下面守株待兔…

    红坦克手持将军遗物,在封闭空间内击杀他的可能达到了七成以上。

    难道就这样把将军的遗物这样拱手送人?

    何谆咬了咬牙,手化作熔岩,融化开了地窖处的机关锁,直接翻身入内。

    顺着楼体前行。

    信息素还在向下蔓延,直通底端。

    何谆不再启用炎魔化,他打算试试偷袭能不能杀掉红坦克。

    没有丝毫的声响。

    不像是有人在内的样子。

    何谆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了武器库。

    果然有人!

    说有人不准确,更确切的说,是有具尸体。

    红坦克。

    强悍程度更胜炎魔化何谆的红坦克已经失去了全部生命的气息,在地窖中变成了一具尸体。

    死前他还大睁着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怖的事情。

    “喉管断裂,肋骨断裂六根。大腿骨骨折,内脏几乎全部碎掉了。”何谆摆弄着红坦克的尸体皱起了眉头“脑子貌似也全变成浆糊了…见鬼,这孤儿院除了地窖别的地方都好好的。明显红坦克没有做出有效抵抗就翘辫子了。谁有这个能耐能让红坦克一声不吭就死在地窖里?”

    不用说,挂在墙上的荣耀之刃已经不翼而飞,一屋子的武器装备也几乎没有剩余,全被搬走了。

    “程载道虽然要比我厉害,但是不能动用技能他应该也就比红坦克强的有限。想打败固然不难,但根本做不到悄无声息的杀死。”何谆眉头紧锁“所有东西都不见了踪影,难道对方能够使用铭牌?”

    摇了摇头将不切实际的想法排出脑外。

    空间说启用不了,那就一定启用不了。

    也就是说对方一定需要大量时间,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将所有东西都搬运走。

    这人…

    会是谁呢?

    屋子里没有第二个人的信息素,红坦克又绝对不可能活生生的打死自己。

    何谆的信息素判断无往不利,只要活动过,碰到过东西,就一定会留下信息素。除非杀死红坦克的人能够双脚悬空,不碰到周遭的一切。

    但这怎么可能?

    无来由的,何谆想起了白天向自己喊话的幽灵女。

    随即他就摇了摇头。

    不可能,幽灵女太弱了。地狱火都能轻易伤害到她的本体,更不用提实力比自己只高不低的红坦克了。

    只有一个信息素…

    何谆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开启松果体一阶,向着红坦克受伤的部位看去。

    一直没出现在房间的第二个信息素终于找到了源头。

    将松果体能力开到极致,何谆勉强能够看到红坦克尸身上众多的拳印。

    所有的伤势上,都有一个颜色极深的信息素。

    颜色越深,消散时间就越久,也就象征着信息素来源人的实力越强。

    程载道的信息素在他看来就是一片暗红,而秦风的信息素的颜色就要淡上很多,不过是玫瑰色。

    正是根据这种方法,何谆通过判知敌人强弱躲过了无数劫难。

    在红坦克身上的这种信息素他从没见过。

    几近黑色的留置。

    何谆心中的惶恐渐渐加剧。

    他本来只是为了不让荣耀之刃落入敌手,这才冒险过来想抢在他人前头拿走荣耀之刃。

    结果万万没想到,来抢夺荣耀之刃的敌人已经死了。

    荣耀之刃也没了。

    已经说不上恼火与否了。

    院长的死绝对不是红坦克设计的圈套!他被环环相扣导入这场漩涡也绝不是偶然。

    最开始他以为红坦克就是幕后黑手了,只要干掉他,就能安安稳稳的在在现实世界生活,直到斗兽场下一次开启。

    现在看来,红坦克,院长,乃至于自己都是这场游戏中的棋子。

    不知道串联起这诡异事件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怎么做到脚不沾地,却能用暗劲打折红坦克身上如此多骨头的?

    目的倒是很清楚——将军的遗物。

    算上程载道手中的将军胸甲,无面者手中的博伊刀和院长的荣耀之刃,已经有三件将军遗物问世。

    如果有一天真的集齐…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