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逃!
    在看到黑色的博伊刀时,何谆懵了一下。

    和院长荣耀之刃极为近似的色泽和魔纹…

    只要不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将军的遗物!

    这下何谆彻底明白这群神秘人为什么要杀院长了。

    这是一群不知道从哪得知未知死亡内部机密的人。恐怕这群人的目的是收集将军的遗物。

    可是…

    他从不记得将军的遗物中有这把博伊刀。

    面对稚嫩的小女孩儿,何谆脸色严肃了三分。

    能拿出将军的遗物,绝对不是单纯的显摆,她肯定掌握了将军遗物的某种功能,想要借助强大的武器来击败自己。

    面色渐肃,何谆不再犹豫,全力向着女孩儿击出,想要在她启用武器的作用之前将她直接锤死。

    百面者身形一闪就在何谆面前消失了踪影。

    “不好!”

    何谆感知如芒在背,明显是身后受到了威胁。

    头都不回,飞起一脚,直接踹飞了百面者手里的刀。

    “瞬移?”何谆眯起了眼睛,心下大概明白百面者的天赋能力了。

    力量和反应速度,他都要比面前的小姑娘强上太多,只要几招快打逼迫百面者用出下一次瞬移,被何谆捕捉到位置那就是死路一条。

    何谆也没想到百面者竟然会这么弱。

    战局不容多疑。

    何谆向着手腕歪斜的百面者一掌劈去。

    眼看着掌沿就要到达脸前,小姑娘才堪堪启用的瞬移的能力,瞬间与何谆拉开了距离。

    何谆那暴烈的掌风吹的她小脸隐隐作痛。

    “爸!我打不过他!”百面者被再次扑来的何谆吓的花容失色,再一次消失在原地,对着五菱宏光中娇呼到。

    “呵。”五菱宏光中传出了一声沉闷的低笑,紧接着一道人影在空中闪过,和再次出手的何谆狠狠撞到了一起。

    毫无花哨,拳对拳!

    “轰!”

    两拳相交竟然响起了钝器砸地的轰鸣,交手的二人各自退开数步才稳住身形。

    何谆只感觉腕骨疼痛欲裂,整条胳膊都在颤抖。

    反观他对面的男子,却是一脸轻松,毫不在意的晃了晃手腕。

    “有意思,离开空间后还有这样的力量?”

    对面的男子身形高大,黑色劲装下的躯体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

    “我要没记错的话,炎魔应该算半神。次神级就只有这样的力量么?”男子抬起了头。

    红色魔纹包裹了整个脸颊。

    “红坦克?!”何谆惊道。

    虽然以前未曾谋面,但红坦克的恶名早就如雷贯耳。

    继承自x战警世界的超级力量。

    何谆知道今天怕是没法完成复仇了。

    红坦克的实力,在未开启二阶的选入者中绝对数一数二。

    比炎魔化何谆更加强大的力量,更加坚固的躯体。

    如果他再有将军的遗物,何谆必死无疑。

    何谆心下清楚,却是如同没事人一样抖了抖颤抖的右拳“就是你杀的老孔?”

    “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这么理解。”红坦克低笑了一声“我不会手下留情,你必输无疑。”

    何谆啐了一口“打过才知道。”

    “或者你可以选择加入我们。”红坦克终于抛出了筹码“只要将你所掌握的所有将军遗物信息告诉我,我可以给你在程载道那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哦?比如呢?”

    “不要套我话,我能杀你却还没动手,已经很有诚意了。”红坦克摇了摇头“给你三个数思考时间。3…”

    “我答应你。”

    “嗯?”红坦克被何谆干净利落的回答搞得有些发蒙。

    “死!”趁着红坦克愣神的功夫,何谆再次向着毫无防备的百面者出手。

    攻敌所必救!

    红坦克面色瞬间冷了下去。

    他当然不会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何谆活生生打死。

    向着何谆扑来的方向就是一拳。

    “喝!”还在狂奔的何谆见红坦克回防女儿,瞬间改变了路线,恶魔之眼开启,向着五菱宏光上闪烁的红线一拳击去。

    “轰!”

    防护罩被瞬间打碎,五菱宏光魔改后的车身经受不住何谆这一重拳,油箱中的高能压缩燃料被拳头上的明火引爆,整个车身猛然炸裂开来。

    何谆借助着爆炸的力量向后飞出,落点正是他的摩托车!

    “再见了您呐!”何谆跨上了摩托车,不再保持炎魔状态,重新变成了大肚腩的胖子警长。

    嗯…裸奔骑摩托车的男人。

    油门开到最大,车胎刨雪不到一秒就激射了出去。

    红坦克这才反应过来。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唯一能追上现在何谆的就是魔改五菱宏光,先砸车,再逃跑,自己一干人想追也无能为力。

    “呵…那再见吧。”红坦克摸了摸怀中百面者的脑袋“我们还会见面的。”

    ……

    秦风的精神鉴定正在进行着。

    最简单的诸如‘说出今年的年份’‘说出现在的季节’‘说出你的学校名称’等简易智力检测已经完成。

    结果表明秦风不光智力没有问题,反应速度还远超一般的同龄人…

    接下来是进阶的w-70智力测验。

    秦风也顺利的完成,结果仍旧说明他比同龄人要聪明得多…

    最后是瑞文经典智力测试。

    秦风依旧很配合的完成了试题。

    满分。

    一干鉴定人员面面相觑。

    他们之前就收到了上面的指示,让他们把秦风的精神鉴定结果变成异常。

    但是这小子…

    也太不配合了!

    所有测验都一丝不苟的完成,当这是高考么?!

    几名测验员交流了一下眼神,都能看出彼此眼中的无奈。

    要知道精神检查在司法鉴定中套路较为单一,无外于观察意识状态,定向力(时间地点人物定向、自我定向等等)和日常生活等。

    而帮助犯人鉴定精神问题一般都会以知觉障碍(错觉、幻觉、感知综合障碍),思维障碍(思潮及思维形式、思维内容和思维结构)等问题作为依据来帮助犯人逃脱法律的制裁。

    因为鉴定过程中没有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金标准。所以被鉴定人如果装病多少会产生影响。但人是灵活可变的。鉴定人会把这样的可能降到最低。

    反之亦然。

    秦风没病。

    他还不装病,让一干想为他推诿责任的医师都束手无策。

    在这种绝对严肃的场合面前,做做小手脚尚可,大动作可是会被群起而攻之的…

    一名年纪最长,收钱最多的医师进行了不短时间的交流后问秦风道“你在进行犯罪行为前,有没有想过今后的生活?”

    这已经完全超出精神鉴定的范畴了。

    与其说这是精神检查,不如说是心理辅导更贴切一点。

    好在秦风是未成年人,即使有视频资料也不会公开,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问题不会传到别的精神科医师手中。

    “有。”秦风沉默了半晌答道“我之前想过很多,但我同学父亲雇车来撞我的事是不可辨驳的事实。诚然杀人是不对的,我却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确保他不会威胁我的生命安全。”

    年老的医师和旁边的医师交换了一下眼神。

    “鉴定结果基本可以出来了,这是典型的被害妄想症。可能还伴有中度的暴力性精神病。”他旁边的医师向审核员说道“这样的病人很危险,极容易因为一点小事和其他人生死相搏。又或者臆想有人要杀自己,会做出极其不理智的行为。原则上来讲,不建议少管所收容这样的犯人。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让他住进精神病院,定期用药,并且辅以定时的精神辅导。”

    “我见过开车撞我的司机。恰巧那天他还酒驾,就算撞死我了也不会判死刑。在这种情况下的自卫一定需要精神病才能免于牢狱之灾?都说法不容情,这法不光是不容情,还不容理啊。”秦风冷笑道“不去调查卷宗,找到源头去抓撞我的司机反倒要在这让我做精神诊断?对的说成错的,真正错的却任由其逍遥法外…呵,我说这些也都是放屁,因为我患有被害妄想症,如果我再提起当天发生的事情,可能我被车撞的事都会被说成是臆想。”秦风摇了摇头“长见识了。”

    紧接着长叹一声不再言语。

    一时间,所有的精神科医师脸上都有些发烫。

    “你们现在建宗写档案吧,直接让这小子进精神病院。”审核员脸上不红不白。

    这样的事情他已经见得太多了。

    反正死的又不是什么好人,干完活还有钱拿。

    何乐而不为?

    几名医生点了点头,将秦风智力正常,但患有被害妄想症等内容全部写在了卷宗上。

    给负责一审的法官过目后,封档入册,秦风就会被送到精神病院。

    程载道的人会负责为秦风办理住院手续。

    到时候钱一交,人接出来,这事儿就算是结了。

    突然间,砰的一声,精神审核室的门被推开了。

    “不行!你们不能这么做!他明显是个智力正常判断能力也正常的人,为什么不按他说的,从头审查案件的原过程?”一名看上去较为年轻的小伙子,身着西装,将监控耳机拍到了桌子上。

    医生看了看审核员,审核员老神在在的耸了耸肩。

    这事儿他没法管。

    跑出来那位,是法官的亲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