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追凶者也
    何谆成为选入者前就是一名出色的刑警。

    接手案件时不自觉的判断早就成为了深入骨髓的习惯。

    根据凶手取走这两件东西,何谆第一时间就判断出这绝对不是仇杀,而是极其有目的性的针对选入者以及背后势力的伏杀。

    铭牌,是选入者身份的象征。手机,在很大程度上能够确定该选入者的关系br >

    何谆眯起了眼睛。

    老孔一直在孤儿院,现实世界基本不会暴露。

    能够和他接触的只有选入者。

    结合上老孔被杀的时间

    基本可以断定,对老孔精心设伏的刺客肯定是在空间内结仇的选入者。

    双人行,一人失手另一人马上补刀。

    这熟练的手法

    何谆将松果体开启到极限,顺着信息素向街边走去。

    信息素一直都在,沿着墙边一路向前。看起来并没有车来接应完成任务的刺客。

    何谆叹了口气。

    老孔虽然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因为孤儿院的存在,倒也有不少膝下没有子嗣的富商豪贾和院长相识。

    他的死讯不会隐瞒很久。

    这种在外人看来近乎丧心病狂的斩首法,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只怕老孔死后还会有人在暗地里诟病。

    这是何谆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

    无论是为老孔报仇还是为了让老孔走后一身清白,他都必须要揪出凶手。

    至于尸体

    何谆的右手猛然变成了如同岩浆一样的炽热流体。抬手间,将院长的残躯焚为了灰烬。

    小心翼翼将骨灰用摩托车头盔装好,何谆拍了拍头盔。

    仿佛在拍院长的肩膀。

    “老孔啊虽说我们这种人死是早晚的事,但你这死法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何谆叹息了一声“安心去吧,我给你报仇。”

    翻身骑上摩托车,何谆沿着鲜红的信息素一路追踪。

    何谆的纹身名为基克洛普斯,可以寻找对手身上的弱点,并且能看到地球上最高科技仪器都无法发现的信息素。

    集追踪,近战弱点寻找为一身。

    在空间的评价中,属于s级别的天赋。

    信息素并没有被刻意隐藏,何谆追踪起来也没费什么力气。

    就在他即将追上源头的时候,他看到前面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小女孩踏上了一辆面包车。

    信息素蔓延的方向,正指向车上!

    何谆没有质疑那小女孩有没有杀死院长的能力,他一拧摩托车的油门就追了上去。

    不管是不是,杀了再说!

    面包车对于何谆能追上来似乎丝毫不感意外,一脚油门,看似破烂的五菱宏光竟然车速狂飙,跑在了何谆的摩托车前。

    何谆自然不会看着凶手逍遥法外,油门拧到了紧底下,紧跟着冲了过去。

    五菱宏光明显被魔改过,百公里加速不到两秒估计现今世界上最强悍的跑车也不过如此。

    何谆的摩托车也不是大路货,虽然想要追上魔改的五菱宏光有些吃力,但死死咬住问题不大。

    何谆已经看出来了,五菱宏光用的是火箭上的发动机,远比自己的摩托车要先进的多。之所以一直不甩掉自己,只怕是已经设好了陷阱。

    但他并没有掉头的意思。

    除了老友之死让他悲愤异常之外,何谆对自己的实力也极有信心。

    虽然榜上无名,但在大家都无法使用技能的情况下,何谆绝对是空间前列的强者。

    这就要说到即使空间关闭依然存在的东西血统类技能。

    血统的强弱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选入者的潜力强弱。

    一个吸血鬼的血统,从血佣可以一直上升到血族亲王,看似潜力无限。但就算是进化到该隐吸血鬼始祖,也不可能和超级赛亚人血统一较高下。

    血统类技能在空间中基本是最贵的东西,动撰数万甚至数十万进化点,性价比低的可怕。

    如果不能在任务世界中得到血统类技能,选入者的种族一栏基本就会一直是人类。

    而何谆恰恰是拥有强力血统的幸运儿。

    他在指环王中得到了炎魔血统,虽然是最低级的炎魔血统,但几可无视枪弹的伤害。冷兵器的伤害也可以用火焰治愈。

    这也是他在空间关闭后最大的自信来由。

    在大家都动用不了技能和储物空间的情况下,如果不是程载道的天赋能力过于变态,他甚至有信心和程载道一战。

    前面的五菱宏光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也不加速,就保持着何谆能跟上却无法咬死的速度。

    高速公路上上演了一出面包车和摩托车的速度与激情。

    半小时后

    何谆紧跟着五菱宏光飙到了荒郊野外的大山上。

    五菱宏光渐渐减速,停靠在了半山腰。

    车上的人却没有下来的意思。

    何谆第一时间就开启了炎魔血统,炽热的火焰将变装瞬间烧成了灰烬。

    原本肚子圆滚滚的何谆身材变得挺拔起来。

    阔背,熊腰,头上长出了两个弯弯的恶魔之角。

    全身上下都变成了岩浆一样的流体,橙红色的肌肤皲裂着,不断有岩浆崩出零零星星的火花。

    胸口黑色的眼睛纹身也因为身躯的炎魔化变成了燃着的恶魔之眼。

    何谆根本不给对面反应的机会,化身炎魔后,双腿压缩,猛然弹出,右拳向着五菱宏光击出。

    “咚!”

    一声巨响,何谆被反弹而回,面包车也被这一拳横着打出了数米。

    何谆眯着眼睛看向面包车。

    他刚刚出拳的时候,车外侧有一层蓝色的防护罩一闪而过。

    就凭那么薄薄的一层罩子,竟是硬生生抵住了足以开碑裂石的一拳。

    “或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一个女声居高临下的响起“何谆先生?”

    对面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丝毫不出何谆意料,他冷笑了一声。

    “杀我朋友,引我进入包围圈,你觉得我们有和谈的可能么?”

    何谆抬头望去,发现一个半透明的蒙面女性漂浮在半空,那声音就是从她口中传出的。

    “我相信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朋友,只有绝对的利益。”幽灵一样悬浮的御姐毫不为意“只要你能交出未知死亡的内部材料,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何谆哈哈大笑“虽然不知道你们布置了什么陷阱,但是就凭你们也想留下我?”

    陡然间,笑声停止,何谆的声音变得无比冰冷“拿命来!”

    毫无征兆,炎魔之躯再次弹出,向着天空中那个幽灵一样的女子击去。

    何谆眼睁睁看着拳头落在了那女子身上,触感却告诉他,这拳打在了空气中。

    “免疫所有物理攻击的幽灵之体?”何谆哼了一声,毫不气馁,落地的瞬间再次弹出,这回击出的拳头包裹上了炎魔专属的地狱火。

    幽灵女瞬间变色,身形一闪,堪堪躲过了何谆的一拳。

    “你”

    没等幽灵女说完话,何谆再次向着半空弹起。

    这回幽灵女学乖了,不敢再玩高危的动作,急匆匆升上了相对安全的位置,避过了浑身浴火的何谆。

    “动手!”

    随着一声令下,何谆身边忽的生出了八卦和太极的符号,兜兜转转,冒着青色的光芒。

    何谆嗤之以鼻,刚要挣脱收紧即将捆住他的青光,却发现皮肤上一阵刺痛。

    有古怪!

    何谆赶忙打起十二分精神,将围绕周身的岩浆全部用来抵挡青光,这才堪成五五之势。

    何谆暗骂一声。

    空间关闭了不是所有人都没法使用技能么?!

    他赶忙开启了松果体和自己的天赋能力。

    逐渐的,青光在他眼中变成了流转着的微波粒子。有几处红色的线条正发出耀眼的光芒。

    那红色的线条,除了他,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看到。

    “破!”

    何谆并指成刀,向着红色的线条猛然插去。

    “噗!”

    在一旁布下法阵,身着道士服装的一人突然口中鲜血狂涌,失去了对阵法的控制。

    青光在距离何谆还有三五米的位置猛然消散于无形。

    何谆摸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

    只是隔空就有刺痛感,如若真被捆住,后果不堪设想。

    冲破了防线,何谆也不理会半空中明显缺乏攻击手段的幽灵女,再次向着面包车一拳击去。

    “咚!”

    五菱宏光上再次出现了蓝色的防护罩。

    何谆有些惊讶于这东西竟然还有第二次防护的能力。

    恶魔之眼开启,防护罩的红色弱点线条出现在了他的视。

    下一拳,完全可以击破防护罩,直接把魔改后的五菱撕的粉碎。

    拳头已经举到一半,忽然间,何谆耳畔风声响起。

    尖锐物品的破空声!

    目标正是何谆的后脑!

    不得已,何谆弃车回防,坚若金刚的手掌格了一下兵刃,就地一个翻滚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完全没有杀意!

    如果这一击出的稍微慢一点,破空声小一点,何谆没准真会中招。

    何谆起身后看向刚刚动手的人。

    年龄应该也就是十六七上下。

    更重要的是

    她身上那鲜红的信息素,正是案发现场的信息素!

    何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是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杀了院长?!

    “百面者,请指教。”小丫头天真无邪的看着何谆,扔掉了手中被地狱火融化掉的匕首,抽出了一把黑漆漆的博伊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