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第三方势力
    摸了摸腹部狭长的伤口,院长支撑着从墙角坐了起来。

    刚送走秦风不长时间,他就迎来了生平仅见的暴烈刺杀。

    单论战斗能力,院长比何谆还要强上三分,是选入者中为数不多已经触摸到松果体二阶门槛的存在。

    但那刺客迅猛的袭击让院长根本无从反应,他全凭直觉躲过了致命部位这才没有被当场击杀。

    刺客一击不中随即远遁,根本不给院长还击的机会。

    院长撕下了一条衣服带子,紧紧裹住了伤口。

    不敢回孤儿院,他不知道在自己回去的路上还有没有伏兵。而且他知道那个可怕的刺客一定还没走远,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时刻埋伏着他。

    只要有一丝松懈,那名刺客都会将已经重伤的他格杀当场。

    院长一路在逃。

    他不知道这可怕的刺客到底是谁派出的。

    程载道虽然与院长何谆等人素来不合,但是绝对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况且那刺客凌厉一击的恐怖院长铭记在心。

    那绝对不是单纯在空间就能锤炼出的力量,那种强悍到极致的刺杀本能绝对是某个古老刺客家族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培养的。

    毫无声息,一丝一毫的杀气都没有露出。

    院长感知高达80余点,但凡那刺客在动手前有一丝破绽都会被院长揪出来。接下来的战斗,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但是

    就在刺杀前三分钟,铭牌给所有选入者都发出了通知。

    空间彻底关闭升级,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再度开放。他们储存在铭牌中的物品和非血统类技能都暂时无法使用。

    也就是说从此刻起,所有的选入者除了纹身所带的天赋能力与高于常人的属性点之外,只剩下了松果体的进阶能够开启。

    这对于院长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腹部的伤口没法止血,此消彼长之下,即便那刺客不再出手,也能把院长一点点拖死。

    院长跌跌撞撞的逃到了一处偏僻的巷子中,从金属垃圾桶上撕下了好大一块铁皮,咬紧了牙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把铁皮烤的通红。

    狠狠烙在自己伤口处。

    肉皮烧焦的焦胡味瞬间就传了出来。

    院长疼出了一头冷汗。

    好在粗暴的治疗手段将裂开的肚皮烧到了一起,虽然一动还会钻心的疼,但好歹算是暂时止住了血。

    将腹部的伤口一圈一圈缠好,院长这才算松了口气。

    他的强化方向是灵法师,如果有法杖和咒印在,就能通过召唤,让不同的神明投影上身。

    这是空间中几种空手最弱的能力之一

    就在这时,院长的手机响了起来。

    院长叼着一根烟,默默的接通了电话。

    是何谆打来报平安的电话。

    院长三言两语就挂断了,默默站了起来。

    敌人是谁他到现在都还一无所知。

    但想要再次偷袭他,也不是容易事。

    院长把自己的感知能力完全外放,感知着方圆三十米内的风吹草动。

    敌人来了!

    院长装作挂断电话苦苦沉思的样子,故意将破绽露出给那名已经逼近的刺客。

    刺客也不心急,似乎知道现在不是出击的最好时机,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吊在房檐上,等待着院长的动作。

    院长知道这样的勾引很难让刺客陷入陷阱,只好转过身去,背对着刺客,装出即将前行的姿态。

    刺客果不其然的上当了,只见他修长的腿部一抖,整个人在墙壁处匍匐前进着。

    当他的脚步追上院长的脚步,就会倒吊着从天空一刀插入院长的天灵盖。

    院长恍若未觉,依然慢吞吞向前走着。

    再有三米,刺客就能得手。

    突然间,院长暴起,羽绒服瞬间破碎,露出了右肩上一个微不可见的卐符号纹身!

    卐是佛教中一个常用的符号,意味着吉祥、丰睿、善良。

    此时这象征着和善意味的符号正发出闪闪的金光。

    院长的极限速度远超刺客预期,带着卐的指头瞬间印在了刺客的脑门上。

    金光一瞬间烧毁了刺客的大脑。

    “噗通!”

    刺客再无半点生机,腿自然也勾不住房檐,直接摔到了地上。

    刚刚那一指对院长的消耗也不小,暴起后,腹部伤口再次撕裂,鲜血顺着二度受伤的创口处向外肆意的流淌着。

    院长无力再掰一片铁桶,只好用刚刚系伤口的带子将整个伤口塞住,防止腹腔内的肠子滑落。

    “真他妈难缠!”院长伸手拽掉了刺客脸上的黑色面罩。

    刺客是一个和他年纪仿佛的中年人,额头正中的位置还有他刚刚印上的卐符号。

    很脸生,院长确定自己肯定没见过。

    摇了摇头,院长给何谆打回了电话。

    “咋了老孔?”

    “我遇到刺杀了,刺客已经被我做掉。是个从没见过的中年人,身手很好,差点就给我整死了。”院长后怕的摸了摸脑袋“看起来不像是程载道的人,我一会把照片从手机上传给你,帮我把这人来历找出来。”

    何谆沉默了几秒。

    “你受伤严重么?”

    “还行,就肚子上被割了道口子,死不了。”

    “告诉我位置,我现在过去找你。”电话那头能听到何谆哗啦哗啦的穿衣服声。

    “我没事,你现在过来是想被程载道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吗?忙活好秦风就成。”

    “那小子的事我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是程载道的表演时间。”何谆已经穿好了衣服“给我地点。”

    院长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他知道何谆那死犟死犟的性子,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看了看路牌,院长把自己栖身的位置报给了何谆。

    “来的时候小心点,我不知道附近还有没有埋伏。”

    “嗯。”

    “还有,一定要甩好尾巴。程载道已经开始”

    “老哥,受伤了就好好躺着吧。我不用你操心。”

    院长耸了耸肩挂断了电话。

    说时迟,那时快。

    挂断电话的一刹那,一把锋利的匕首,从他颈间抹过。

    血溅射的到处都是。

    院长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脖子。

    这一刀割断了他脖子上大半的动脉静脉还有喉管。

    他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都成了漏气的赫赫声。

    血沫不断从嘴角溢出。

    眼看着院长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出之前那石破天惊的一指了。

    一个窈窕稚嫩的身影一闪而过。

    又是一刀。

    翻滚着的世界,跪坐在地上的无头男尸。

    是院长最后看到的画面。

    “按我之前交代你们的办就行了,如果上头真有人施压,拖过这一阵,按他们说的做就好。”何谆换好了变装对身边的下属说道。

    “何局,有啥要紧事都拖一拖再说吧,听证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作为局长”

    “不用你教我怎么做!”何谆圆滚滚的身材下,是无可厚非的话语权“我需要再重复一遍么?”

    平日里战功赫赫的老好人突然发飙,任谁都得礼让三分。

    看何谆面色不好,下属只以为是局长家里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这个霉头触的也是赶巧

    “知道了局长,我一会就去安排。重案组的兄弟们”

    “别废话,如果重案组有到听证会的,告诉代表支持从重处罚就对了。”何谆戴上了帽子。

    “妥了头。”

    何谆摇摇头不再说话,骑上了一直都没收回铭牌的摩托车。

    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刚刚他也听到了空间关闭的消息,在这个时间段偷袭老孔的人极有可能并非临时起意。

    目的何在?

    老孔身上不会随身携带大量的现金,更不可能有人知道他和老孔的关系。

    这刺杀毫无原因。

    起码他想不出来一个合理的缘由。

    老孔如果没有空间加持,估计也就和松果体一阶进化的菜鸟差不多。

    千万不要出事啊

    拜托了。

    摩托车在何谆的暴力驾驶下,再次于冰天雪地飚出了150的高速,没多大一会就到了院长发坐标的位置。

    血腥味!

    极其浓厚的血腥味!

    何谆皱起了眉头。

    他知道老孔大概都有什么能力。

    院长并不具备以物理手段伤人的方法。

    难道说

    巷子很短,没走两步就到了尽头。

    一具肩膀上有卐印记的无头男尸跪坐在那里。

    是院长。

    何谆双手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十多年的老朋友

    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到底是谁干的?!

    何谆城府极深,即使悲愤难耐也没有第一时间表现出来,而是默默戒备着可能突然出现的刺客。

    风平浪静。

    他这才放下心来,松果体一阶开启,胸口的眼睛纹身也亮了起来。

    现场有三个人的信息素。

    其中一个信息素很明显从屋檐上一点一点靠近老孔然后被老孔一击必杀,而另外一个信息素就较为诡异了。

    除了能看到他带走了老孔的头颅和同伴尸体之外,根本看不出其他的信息。

    从哪来?到哪去?

    一概不知。

    何谆默默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悲愤。

    他发现了一个关键点。

    老孔脖子上的铭牌和手机不翼而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