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灯下黑
    秦风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

    “为什么之前一直没说,现在要告诉我这些事?”

    院长看着秦风。

    “因为你杀人思路清晰,手法干净利落,又因为逃跑被通缉。这种情况很难不引起程载道的注意,他有八成的可能会重头看你的案件,结合汽车从你头上碾过你还活的好好的事实,他会把你当做我们中的一员,极有可能吸纳你进入组织。”末了院长叹息了一声“祸都是自己闯的,我们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把这么大的事瞒过所有人。”

    何谆接口道“所以要把这事儿提前告诉你,让你做好心理准备。”

    秦风头皮有点发麻。

    “他不是要抓我么?”

    “严格来说他不是要抓你而是要杀你,彻底摧毁你的**和将军的力量。但现在你胸口标志性的纹身不见了,他根本就认不出来你。所以你极有可能瞒天过海,在他眼皮底下好端端的活着。”何谆说道。

    “我看还是免了吧。”秦风脸色有些发白。

    开什么玩笑,何谆控制他时那种毫无反抗能力的无助他还铭记在心。

    那个什么程载道明显是一个比何叔和孔叔都要强大的人物,他要杀自己…自己难道还主动送上门去不成?

    “这事儿已经由不得你了。”何谆摇了摇头“你会不会被吸纳入组织只取决于程载道会不会注意到你。”

    “就算他注意到我,我不去不就行了?”秦风还抱有一丝幻想。

    何谆冷笑了一声“你觉得有可能么?未知死亡本来成员就不是很多,这次斗兽场关闭前的大混战更是减员了不少成员。像你这种敢杀人,会杀人的好苗子,你认为程载道会放过你?不说别的,单就送你进少管所,天天给你投毒看看你能不能跑的了?他想逼你就范有一万种方法。”

    院长点了点头“别抱侥幸心理,他执意要吸纳你,你肯定跑不掉。”

    秦风重重叹了口气。

    他没成想一场车祸会引发这么多事。

    如果知道会有后续的事情,他肯定不会贸然出手去当众杀人。

    年轻气盛,一时冲动啊…

    “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去学校了,你何叔有公职,会先把你的事情处理好。程载道注意到这件事之前你跟在我身边,我教你一些保命基本功和枪械使用。”院长见秦风低头不语,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就算程载道不注意你,你也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

    秦风抬起了头“我自己的使命?”

    院长点了点头“这事儿其实说来也简单,还要从你继承将军的力量说起。”

    “等下孔叔,你到现在都没告诉我你们胸口的纹身是怎么来的,何叔又为什么可以控制别人?”

    院长苦笑了一声。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们的纹身是数十年前的事情。那时候一个叫斗兽场的空间刚刚开启,我们变成了那个空间试运营的第一批选入者。纹身的力量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觉醒的。”

    秦风啊了一声。

    “你也正好是那时候出生的。”院长叹了口气“空间最开始的试运行只持续了三个多月,我们每个人得到的力量还较为有限。试运营结束后,你父亲和你何叔的妻子为了躲避追杀便常驻空间变成了管理员。”

    “然后呢?”秦风急不可耐的问道。

    “然后?”院长摇了摇头“一年多以前,空间再次开启,程载道打破了数千年未知死亡绝不干政绝不干商的规矩。在极短时间内用自己的能力控制了不少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命脉,更是大肆的拉拢选入者,在现实世界许以他们金钱或是职位的报偿。随着选入者越来越多,他的势力也越来越大,这群无知的选入者被程载道所蒙蔽,都在寻找彻底摧毁将军力量的方法。”

    何谆苦笑道“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当他们苦苦追寻的时候,你父亲从管理层捎来了一条信息…我们所栖身的这个空间就是和将军依存的外星生物建立的。它重新设定了宇宙的规则,让所有智慧物种的力量全部具现化。它打算用这种方式筛选出将军的力量传承。”

    “这又是什么逻辑?”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重新设定宇宙规则后,具备力量具现化的人在进入斗兽场前身上都会出现与力量相关的纹身。你大概可以把这种形式当成是那个外星生命创建的筛选规则。当有和将军拥有相同或者近似力量的人出现,它就会着重关注。”何谆摇了摇头“程载道不知道从什么途径也得知了这个消息。至此,所有人都陷入了一个怪圈…无论是我们还是程载道,都试图变得更强。我和你孔叔这群人想通过变强来找到彻底摧毁那个外星生物的方法。而程载道也想通过变强来找到彻底摧毁将军力量传承的方法。总之…我们都是在用那个外星生物赋予的力量,准备以此对付它。”

    秦风咀嚼着何谆话里的意思。

    “这有可能吗…力量源自于它,怎么可能打败它?规则都是它设定的啊。”

    “凭我们打败它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才要告诉你这件事情。”院长正色道“只有你拥有和它平行的力量,只有你才有打败它的希望。”

    “那你们最开始还不打算告诉我…”

    “当然,如果最开始就告诉你所有的一切,你就没法像普通人一样好好过完这辈子了。这和你父亲的嘱咐大相径庭。”院长唏嘘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空间第二次关闭升级,程载道会有更多的时间来发展组织并寻找将军力量的传人,而你也正好在这时候捅了个大篓子,注定要被程载道发现…这一切都没法让你继续这么安逸的生活下去,事已至此,你就该承担起你应当承担的责任。”

    秦风目光有些闪烁。

    杀人斗狠但凡有点胆子的人都能干出来,但是猛然背负上世界兴亡的重任…

    不是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救世主。

    起码秦风不觉得自己是救世主。

    就算他之前暴起杀人也是为了不受威胁,更好的活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更该跟在你身边了。”秦风话语软了三分“孔叔,既然我已经在你身边呆了这么多年,继续藏下去也未尝不可。”

    “你以为我想让你去程载道那里?”院长皱起了眉头“你何叔能找到你,程载道手下也肯定会有这样的能力者。想找到你不过是时间问题。如果程载道真发现你在我身边,肯定会顺藤摸瓜发现我们所做的一切。甚至会通过我这条线找出更多和你父亲站在同一战线的人。如果你坚持不去程载道那,对于你父亲曾经的老班底来说会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秦风默然。

    院长不是不想帮他,如果要帮他肯定要冒生命危险。冒了风险还会被程载道顺藤摸瓜知晓秦风的身世…反倒如同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就算程载道真吸纳秦风进入组织,没有纹身的秦风在程载道面前也不过是个成色不错有培养价值的新人。

    只要不自己作死,秦风的暴露风险会降到最低。

    同时,院长和何谆等一干人也不会被程载道怀疑与当年的事情有瓜葛。

    院长的方案,是目前为止最好的方案。

    但如果暴露…

    秦风必死无疑。

    “好,如果真被发现了我去就是。”秦风叹了口气。

    “你也不用唉声叹气,这对你来说未必就不是件好事。”院长摸了摸秦风的脑袋“斗兽场关闭了,在现实世界想要变强,想要获得像你何叔那样的力量很难。程载道身边有一群奇人异士,更是有着比美帝更加发达的科技水平。在那里,你可以不受诸多法律的约束,变成一个你父亲那样的人。”

    “我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秦风小脸有些苦闷“我从来都不知道我父亲还活着,你们也从来没提及过他,今天突然告诉我这么多事情,我真的很慌啊。”

    诚然,今年秦风刚刚十三岁,无论心智再怎么成熟,也还是个孩子。

    短短几个小时内,他所接受的信息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前十三年的认知范围。

    “你父亲啊…”院长带上了一丝笑意“是个奇人,应该也可以算个好人。”

    还在等待下文的秦风一愣。

    “就没了?”

    “就没了。”院长点了点头“等你们爷俩重逢再慢慢叙旧吧。”

    秦风思索半晌,重新低下了头“孔叔,其实我一直把你当父亲看待的。”

    此情此景,这句话的意思相当值得揣摩。

    院长一愣,继而摇了摇头。

    “你小小年纪,心思怎么就这么深沉?”院长叹息道“习武先习文,看来在我教你保命技巧和枪械之前,有必要用强制手段把潜移默化了十一年都没能让你改变的某些东西灌输给你,不然如果你真被程载道同化,我们这代人的心血怕是都要付诸东流了。”

    “什么?”

    院长站了起来,食指猛然击出,正印在秦风额头正中。

    “小何,极深催眠。帮我抹去他身上的戾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