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原型体VS终极体(中)
    秦风几刀下去就砍破了一个肉茧。

    灌注在肉茧中的营养液喷洒的到处都是,一个皮肤略呈紫色的生物顺着口子滑了出来。

    它明显还没发育完全,浑身皮肤薄的几乎能看到内脏,肌肉也绵软无力。

    但是…

    秦风一个颤抖,好悬没拿住手中的刀。

    这生物,身躯是缩小号的猎手。

    脸,是秦风的脸。

    “这他妈是什么鬼东西!”秦风头皮发麻,一刀砍掉了怪物的脑袋。

    随着秦风一刀砍下,被一刀两断的怪物失去了活性,马上就被涌来的菌毯包裹了起来。

    重新消化。

    而肉茧也萎缩了下去,被菌毯重新吸收。

    alex叹了口气。

    想要靠破坏肉茧引来终极体不现实,那些肉茧中的生物根本就不是它的后代。

    它创造了这个区域,自然知道这个区域的特点——只要不被瞬间摧毁,只要还有有机物,菌毯就只会蔓延,不会消失。

    想要用冷兵器消灭这样的生物群落?

    开什么玩笑!

    alex深吸一口气,骨甲乍现,直接绷断了困着他的大网。

    “撤!”

    如同宇宙骑士一样的alex抓住了秦风的肩膀,二人直接撤离了时代广场。

    他们没看到的是,在离菌毯不远的一处大楼上,无头的终极体,在双肩的位置生出了四双复眼,正目送他们离开。

    ……

    “…所以兜兜转转我们还是要用热武器的对吧。”秦风看着在已经被砸烂的军事基地中拽出了一辆大炮管热钡罐的alex问道。

    “我没料到终极体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展出了一个生物群落。”alex拽着热钡罐的炮管,将坦克硬生生从地下仓库拽到了地面。

    “可是不是瞄准不了终极体么?”

    “废话,谁告诉你要用热钡罐杀终极体了?热钡罐是用来消灭菌毯的。”alex拍了拍热钡罐的正面装甲“整个曼哈顿只有两辆,已经炸了一辆,这是最后一辆。”

    “说实话,我有点不大敢开这玩意,之前那辆热钡罐在离我不到一公里的地方爆炸的。当时别说车上了,附近都没活人。”秦风看了看黑洞洞的炮口有些后怕。

    “如果你不开,这个星球上就要没有活人了!”alex拽着秦风把他扔进了驾驶舱,坐在炮筒上敲了敲主装甲“能听到我说话么?”

    “别敲!坦克装甲被你敲凹了!”坐上驾驶位的秦风大喊道“我能听到你说话,能听到我说话么?”

    alex看了看被他敲出一个小坑的坦克装甲摇了摇头“能听到,赶紧去时代广场,把炮口瞄准菌毯,两炮下去那儿就什么都不剩了。”

    “那你呢?”

    “这么大动静肯定会引起终极体注意,到时候就是我和终极体的较量了。”alex把荣耀之刃扛在了肩上“有问题没?”

    “没问题。”秦风踩下了油门“话说…那些正在孵化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我为什么在猎手的身上看到了我的脸?”

    “或许还有我的。”alex听着坦克的发动声哼了一声“终极体肯定是个擅长改造和创造的母体,可能拥有不下于人类的智慧。它身上肯定有我们的基因…”

    坦克内外的二人似乎都想到了什么,异口同声的叫到“博士!”

    是的,只有博士才同时有他们二人的基因。

    况且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博士的首级找到了,遗体呢?

    丧尸就算是啃食了博士的遗体,也好歹会剩下个骨架。

    但是除了博士死不瞑目的头颅外,在现场,什么都没有。

    难道说终极体和博士…有什么关系?

    二人的情绪马上就变得有些微妙。

    如果终极体真和博士有什么关系的话,那整件事就变得扑朔迷离了。

    博士绝对不会尝试着去制造生化兵器。

    难道说…

    秦风摇了摇头不再继续想。

    “alex,对于生化知识我一无所知,如果那个终极体身上有我们的基因,是不是就意味着,它知晓我们的弱点?”秦风觉得有点头大。

    “不见得会知道我们的弱点,但是肯定拥有我们的长处。”坐在炮口上的alex摇了摇头“那些紫色的液体对我有很强的克制性,估计对你也有极强的克制。”

    秦风沉默的开着坦克,心事重重。

    坦克在大街上奔行着,在这一片区已经看不到丧尸的存在。

    不是因为alex身上的恐怖气息才不敢靠近。

    而是…这一片确实没有丧尸了,丧尸基本成了菌毯的营养基。

    没有生化危机结束的庆幸。

    只有对终极体的深深忌惮。

    alex紧紧攥着荣耀之刃的刀柄。

    他很久没感觉到紧张了。

    上次大敌当前的不安是什么时候?

    自己变成原型体苏醒后,有过么?

    alex点燃了一根烟。

    斗兽场似乎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友善啊…

    时代广场,到了。

    菌毯再次扩大,已经遍布了整个广场,有向外扩张的趋势。

    上面不少肉茧已经孵化完毕,诞生的异种不知道跑到了哪去。

    按常理推测,大概是觅食去了吧…

    如果再这么下去,把整个地球变成它的领地,只是时间问题。

    alex跳下了炮管。

    “开始吧,我提防着终极体。”

    “好!”

    秦风通过外视镜瞄准着菌毯。

    “簌簌…砰!”

    独属于热钡罐的炮声响起。

    世界再次变成了黑红二色。

    空间都被压缩。

    然后爆炸。

    “轰!”菌毯上升起了蘑菇云,极大一片菌毯被热钡罐的热压弹直接蒸发气化。

    “继续!”alex扛起了荣耀之刃“无论发生什么,摧毁菌毯!”

    秦风坐在热钡罐里,视角有限。

    但是听着alex严肃的声音,他知道终极体…到了。

    豆大的汗珠顺着秦风鬓角滑落。

    “放心!”秦风大声答应道,借助坦克的自动上弹系统又在炮筒里压入了一颗热压弹“一定要赢啊!”

    alex没有回答。

    骨甲出现在他身上,不适合战斗的翅膀被收了起来。

    尾巴如毒蛇一样在alex身后游荡着,随时准备给敌人致命一击。

    之前一直在高楼上的终极体终于现身了。

    与之前相比,又有所不同。

    体型由两米左右变成了三米多,接近猎手体型的大家伙。

    身上的骨甲更加紧实,除了需要运动的骨节之外,已经全部包裹在了骨甲内。

    肩膀两侧的骨甲上各有四个小口,露出了阴森森的复眼。

    口器,进化成了绞肉机一样的圆锯,看上去极具压迫力。

    alex扬了扬手中的荣耀之刃,看着从高楼上跳下的终极体。

    没有头。

    他已经可以断定,博士肯定因为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感染了他和秦风身上基因的集合。

    头颅与躯体分家。

    身体,变成了现在无头的终极体。

    “呼…”alex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精芒暴涨,荣耀之刃的速度瞬间超过了音速。

    音爆!

    远高于秦风音速刀威力的一击!

    alex有绝对的信心,就算把眼前的终极体换成等体积的钨钢,在这一刀下也绝无幸理。

    生物的躯体再怎么进化,也不可能比得上金属。

    这刀完全能把终极体一分为二。

    但伤敌的前提,是要能砍到。

    alex眼前一花,终极体突然在他眼前消失。

    紧接着,他背后的骨甲猛然受到了重击,几乎被打碎!

    全力而斩的荣耀之刃加上终极体的巨力,把alex打的翻滚了无数圈才停了下来。

    很痛,但没什么绝对的损伤。

    力量,反应速度,身体强度,都要比alex强上一筹。

    alex爬了起来,抖了抖骨甲上被终极体几乎打碎的地方,又扬起了荣耀之刃。

    不能输,只能赢!

    输了,被毁灭的就是地球!

    两道身影,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再次撞到了一起。

    然后分开。

    终极体被砍中了一刀,复眼旁边的骨甲被斩出了深深的凹痕,只要再深入一点,就能伤及它的**。

    alex的胸甲处也被终极体打出了一丝裂纹。

    “呵。”面甲下alex强压着被打的翻腾的气血对着终极体勾了勾手“再来过!”

    “砰!”“砰!”“砰!”

    两道身影扭打在了一起,空气中的震荡波传了开去。

    “呯!”

    缠斗中的alex被终极体一巴掌拍了出来。

    荣耀之刃离手,插在终极体身后的地面上。

    终极体冲着alex摆了摆尾巴,挑衅的意思不言而喻。

    几分钟的厮杀,alex发现终极体根本就没拿出真本事,像是猫捉老鼠一样在逗他玩。

    就算是荣耀之刃在手,他也不是终极体的对手。

    想要取胜,机会渺茫。

    但是他不能退!

    他身后就是这个世界。

    这世界不爱他,但是他依然要为这个世界而战。

    右手化身骨刃,左手变成骨盾,alex义无反顾向着终极体杀去。

    ……

    由于alex已经摧毁了所有的军事基地。

    隶属于军方和黑色守望者的一方已经宣告任务失败,该死的死,该被抹杀的被抹杀,剩下的人已经都回到了空间。

    内瑟斯也知道这次的任务怕是有雷,连任务失败继续逗留的卷轴都没有使用就灰溜溜的回到了空间。

    在虐杀原形中的选入者,就只剩下alex阵营的独狼。

    破败的大厦上,一支细长的银色狙击枪,已经瞄准了终极体。

    只要它再停下来,

    扳机,

    就会扣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