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瑞格兰德
    时间回溯。

    一个小时前…

    瑞格兰德博士发现alex中招,就预知不好。

    他赶忙将已经培养完成的alex和秦风混合基因溶剂放在了玻璃培养皿里。

    另外一支黑光病毒改进液已经装在了金属注射器里。

    两样东西放在怀中,瑞格兰德趴在了实验台下。

    基本步骤已经完成,接下来只需要把两样溶剂混合后给alex注射,就能治愈alex的伤势。

    他听到秦风和那队人吵得很凶。

    将身子又往里缩了缩。

    他只是个研究人员,不是战士。

    他能坦然面对黑色守望者的枪口,但他不想死在流弹下。

    秦风和二郎神谈判未妥,直接大动干戈。

    就在秦风和一群人打的难解难分的当口,防弹玻璃被中了一招龟派气功的秦风砸碎了。

    紧接着,就是狂风骤雨般的扫射。

    整个实验室被打的乱七八糟。

    跳弹,流弹,在瑞格兰德身边屡屡经过,吓得他不得不将身子紧紧缩成一团。

    扫射,终于结束了。

    负伤的秦风在为自己包扎伤口,博士探出头看着敌人的动向。

    离开了。

    他长松了一口气,想要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把药剂做完。

    手伸到怀中。

    培养皿…碎了。

    刚刚流弹乱飞,肾上腺素分泌过量的博士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也没有发现异样。

    这下,他才发现有一颗流弹蹦碎的石子,打在了培养皿上。

    他身上被划出了多道口子。

    培养皿中,有着秦风和alex病毒基因集合的液体已经尽数被他吸收。

    感染了!博士心下一惊。

    “博士,你还好吧?”秦风伸手扶起了博士。

    他站起身,对着秦风点了点头,注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还好,培养皿碎了也无所谓,我已经做了备份。”他把那支装着黑光病毒改良液的金属针管交给了秦风“可惜我没法做出能够直接用的解药了,把这个给猎手注射,让alex吃掉感染的猎手,应该可以恢复健康。”

    秦风听到培养皿碎了,还以为是说实验室中的培养皿被打碎了,也没多想,接过了试管“博士,劫走alex的人可能要下杀手,我必须赶在他们之前让alex康复,就不送你回去了。”

    “没关系。哦,对了,那个药剂…注射生物的级别越高alex越容易恢复健康。”瑞格兰德摸了摸胸口的伤痕。

    秦风点了点头,将金属针管收入到了铭牌中,飞速顺着ea-6的基地正门跑了出去。

    博士,坐在了地上。

    随着对alex和秦风的深入研究,他已经发现黑光病毒无药可解。

    这是一种能够大量增殖后直接替代人体正常细胞的病毒,只要被感染成为丧尸,抑或是猎手、r3,从完全转变的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拥有正常人类的细胞。

    乃至于基因链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丧尸,不是尸体,而是区别于人类的另外一种生命体。

    由于黑光病毒的暴力性基因重组,会造成极多有效基因链的流逝。

    对于肌肉和骨骼来说,这倒无伤大雅。

    但是作为人体最精密器官的大脑…会受到无法逆转的损伤。

    这也是丧尸智力低下,只有本能趋利避害性,会被血肉吸引的最直接原因。

    换句话来讲,人类,变成丧尸是单向的,是不可逆转的。

    这对于想要拯救世界,发明出丧尸解药的瑞格兰德来讲,是最沉重的打击。

    现在…他自己也感染了这种可怕的病毒。

    死亡,不可避免。

    瑞格兰德没有子女,也没有兄弟。

    他是一个有着崇高道德准则的光棍。

    没有牵挂不代表他对生命没有留恋。

    他不想死。

    博士找了一辆废弃还有油的车,跌跌撞撞开回了圣保罗医院。

    就算一定要死,在死前,他也要进行最后的努力。

    如果有幸不死,发现能够阻止感染者变成丧尸的方法,也是一大收获。

    留给博士的时间…

    不多。

    博士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开始发烧,头上不住的出着虚汗,翻东西的手也越来越沉重。

    曾经制作的黑光病毒抗体,注射。

    黑光病毒解药1号,注射。

    黑光病毒解药17号,注射。

    黑光血清抗原,注射。

    黑光…

    博士不知道他到底给自己注射了多少药剂。

    诸多药剂以他身体为反应炉,不住的发生着变化。

    高烧越来越严重,黑光病毒越来越肆意。

    他坚持不住了。

    就在他意识开始恍惚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少女走进了圣保罗医院。

    她身上的气息,很微弱。

    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个娇滴滴的少女就是黑光病毒的终极母体。

    “帮帮我。”少女声音很奇特,有种无法捉摸的恍惚感。

    博士在她身上嗅到了同类的味道。

    他知道少女也感染了。

    如果不救这姑娘,她肯定会变成丧尸。自己也感染了,会不会变异成丧尸,那些解毒剂有没有用,看天吧。

    博士苦笑了一声。

    “上手术台来,我尽力。”博士支撑着无影灯,无力的说道。

    “谢谢,你真是个好人。”少女躺在了手术台上。

    “我现在…有点累,没法给你仔细检查身体。能做的只有用抗生素和自己研发的抗体为你注射,能不能好起来,只能看运气。”瑞格兰德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现在不倒下,全凭一口气支撑着。

    少女没有说话,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青霉素,黑光血清抗原…”博士支撑着身体,在少女的手上扎了几针。

    如果这会儿他意识清醒,就会发现针虽然扎在了少女的手上,但是药液根本没有流动。

    也就是说…

    少女的血管,是堵死的。

    只有原型体,才有这个能力。

    瑞格兰德本就近视,这会儿更是朦朦胧胧,什么都不知道。

    为了不引起丧尸注意,停尸房中的心电仪特意没有调声响。

    少女的心电图,是一条直线。

    看着瑞格兰德已经接近奔溃的边缘,还在真心实意的治疗病人,病床上躺着的伊丽莎白叹了口气。

    她老早就闻到了不同于普通黑光病毒的味道,这才收敛了气息,想要看看下一个原型体是不是如同alex那样冷漠嗜血。

    得到的结果让她…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感动。

    一个已经彻底被alex和秦风两种强大的变种病毒感染的人,部分大脑估计都已经被黑光病毒转化完毕,竟然还在尽心尽力的治疗着自己的患者。

    哪怕他知道这个患者治愈的可能性不超过万分之一。

    医德?

    不…这已经不能叫医德了。

    他是圣人。

    但是…对不起啊,你身上有进化的味道,我还是得吃了你。

    伊丽莎白在心中默叹了一声。

    “救救我。”

    瑞格兰德用力点了点头。

    “放心吧,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似乎全然不知道,自己的手指,已经变成了黑色的尖刺。

    伊丽莎白咬了咬牙。

    如果这样的圣人,变成了一头毫无脑子的丧尸,或许才是对他的侮辱吧。

    死亡,是远比感染好的多的归宿。

    一咬牙,伊丽莎白暴起,双手一错,直接扭断了瑞格兰德的脖子。

    哪还有一点娇滴滴少女的样子?

    博士倒了下去。

    又站了起来。

    他的脑袋斜斜的吊在肩膀上,双眼上翻,只露出眼白。

    “躺好,我还没打完药。”由于气管已经断了,所以这话听上去直漏风。

    伊丽莎白被吓了一跳。

    她虽然是病毒最初的母体,见过无数的丧尸,甚至猎手就是她一手创造出来的生化兵器。

    但是这种堪比鬼片的场景,怎能让人不害怕?

    “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对于瑞格兰德圣人天性的崇敬,已经尽数变成了不解疑惑和一丝丝的恐惧。

    伊丽莎白提着博士的尸体,将他扼在了半空。

    “躺好,我还没打完药。”博士好像只会这一句话,留声机一样不断重复着。

    伊丽莎白泛起一股寒意,不再去探究博士到底变成了什么鬼东西,也没有了吞噬他的**。

    吞噬原型体对她而言是大补,但是这鬼东西明显不是原型体,甚至连丧尸都不是,神知道吃下去会有什么后果。

    她摇了摇头,将博士扔到了一边。

    “算我倒霉。”

    抬腿就想离开。

    “躺好!我还没打完药!”她身后的博士终于暴怒了,拽着伊丽莎白,将她活生生的按倒在了手术台上。

    伊丽莎白吃了一惊。

    她的力量比进化前的alex多惶不让,竟然会被一个刚刚感染黑光病毒的异种拉了回去?!

    她下意识就想启用吞噬技能吞了博士。

    不管博士到底变成了什么鬼东西,先吃了再说!

    单凭这份力量,这个异种的价值就无可衡量!

    肉须,顺着伊丽莎白的身体激射而出,尽数插入了博士体内。

    博士桀桀桀的笑了起来,配合上已经断掉不住摇晃的脑袋看上去分外恐怖。

    伊丽莎白终于开始惊慌。

    因为她刺入博士体内的触须,没能钩动博士的血肉!

    不是博士变强了,而是她变弱了。

    一种从未见过的毒素,顺着触须,传导到了伊丽莎白的身上。

    那病毒…仿佛是黑光病毒的克星。

    伊丽莎白浑身瘫软无力。

    博士被伊丽莎白折断的脑袋,掉了下来。

    脖子的横截面上,出现了锯齿状的口器。

    和alex身上切下的肿瘤切片如出一辙。

    一口,接着一口啃食着伊丽莎白的血肉。

    停尸房中,只能听到伊丽莎白嘶哑的求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