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狂暴!
    alex俯在秦风耳边说了一句话后,插入秦风右肩处的手臂,如同遇火的蜡烛般,猛然融化。

    手,变成了无数黏稠的真菌状触须。插入秦风身体的部分,更是几乎化为流体,在秦风臂膀的血管和筋络内穿行着。

    忽如其来的痛楚席卷了秦风全身,他的头上清晰可见因疼痛而纹起的条条青筋。

    “放轻松点,不要抵抗,在心里告诉自己,我的身体就是你的身体。”alex浑身都在不正常的抽搐着,紧咬着牙关说道。

    他已经失去了人形,衣服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泛着黑红色晶莹光泽的肌肉状触须。

    秦风深吸了一口气,不再注视alex,也不再去看数头追随着猎手首领狂奔而至的猎手。他闭上了眼睛。松果体一阶开启,屏蔽了痛觉,感知着身体的变化。

    万物皆静,唯我可动。

    在一阶停留已久的松果体竟是再次分泌出大量的星状细胞!疯狂滋养着松果体附近的每一处脑细胞,恍惚间隐隐有再次进化的趋势!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秦风双目茫然,喃喃自语道。

    他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像是一块海绵,alex的力量如同水般被他尽数吸入了体内。

    已经失去人形的alex痛快的嚎叫了一声,虽然声音中还夹杂着痛苦,但是更多是淋漓尽致的喜悦。

    “噗啪!”

    数声子弹入肉的声音响起,alex身上延展出的黑红色触须尽数没入了秦风的身体。而失去人形的alex则由这些插入秦风身体的触须带动着,狠狠砸在了秦风身上。

    即使松果体屏蔽了痛觉,那种骨肉被外物钻入的噬心之感,依然让秦风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

    犹如万蚂蚀骨,犹如万箭穿心。

    “嗷!”

    他抽搐的双手想要够到身后慢慢被alex身体所溶解通化的地方,却怎么也够不到。

    似痛非痛,似痒非痒。

    酥麻的感觉遍布了秦风的全身。

    就在他肌肉开始抽筋,即将晕厥失去意识的时候,alex的身子全部罩了上来,将他完全吞噬。

    一股睥睨众生的魔神般威压瞬时诞生。生命禁地的气息,逼得即将赶至的猎手群集体停顿,异常整齐的接连后退了数米的距离。

    所有猎手的肌肉都在不受抑制的颤抖。

    那是出自基因链中的恐惧。

    对绝对上位者的恐惧。

    不由自主想要臣服。

    秦风仍旧站在那里。

    但…

    他,已经不仅仅是他了。

    此时的秦风身高两米开外,身上附着了一层厚厚的黑色骨甲,肩甲宽厚,两边带着狰狞的弯钩样倒刺。胸甲坚实高隆,腹甲流畅挺直,骨甲的头盔呈现橄榄形,在眼睛的位置有着数个方便视物的孔洞。

    碳基与硅基混合而成的骨甲,同时具备碳基的坚硬与硅基的柔韧。

    浑然天成,霸气凛然的同时又有着艺术品一样的优美与邪魅。

    漆黑的骨甲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金属一样的光泽。秦风紧握的荣耀之刃也产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印刻在金属表面的红色符号悠悠亮了起来。

    “我要附着在你身上沉睡一阵,祝君好运。”alex轻声说道。

    言罢,再无音讯。

    秦风感受着体内那不受控制,如火山一样喷涌着的力量,攥紧了拳头。

    “接下来的事…交给我了。”

    阳光宁静的目光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嗜血、仇恨、疯狂的红色锋芒。

    不是癫狂,而是疯魔!

    他眼中泛着红芒,盯着如同小山一样的猎手首领。

    猎手首领的身躯庞大无匹,少说五米开外的肩距更是让它显得如同山岳般不可撼动。巨大口裂开阖间,隐有吞吐天地的气势。

    首领身后的猎手群因为秦风突变显得有些混乱,虽然它们能感知到面前的敌人明显变强,上位者的气息让它们不由自主想要退避。

    但是那诱人的进化味道却又让他们跃跃欲试。

    首领感受到身后的躁动,它调转了巨大的脑袋,一声狂啸。

    猎手虽然有着对首领本能的畏惧,但是总免不了有些胆大包天的家伙想要虎口夺食。

    猎手首领见猎手群还在犹豫不决,横起一爪,直接将距离它最近猎手的头部拍成了一堆碎骨和肉泥。将还在抽动的尸体一脚踢飞,对着犹豫着的猎手群又是一声狂啸。

    秦风瞳孔微微收缩。那一爪之威…怕是较之八爪异形还要强上一倍不止!

    看着同伴的无头尸体,猎手群这才战战兢兢的向后退去。

    首领在地上蹭了蹭沾满了碎肉的爪子,回过头来,与秦风血色的双眸对视着。紧接着,毫无征兆的对着秦风扫出一爪。

    秦风傲然而立,荣耀之刃一横,全无惧色的接下了这一爪。

    论力量,此时的秦风较之猎手首领多惶不让。但是体型的巨大差距还是让秦风被扫飞了出去。

    倒飞出二十多米,狠狠撞在了一栋废弃的大楼上,整个人如同钉子一样被印在了建筑物厚实的墙体中。

    秦风摇了摇头,双手撑着已经坍塌的墙体,毫不在乎的抖了抖胸口处有些破碎的胸甲,从废墟中慢慢站了起来。

    伸出覆盖着黑色骨甲的右手,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秦风非常缓慢的抬起了头。眼中的暴虐之色越演越烈。

    他扬起了手中的巨刃,锋芒之至直指猎手首领,然后右腿猛的蹬地,将坚实的地面蹬出了一个清晰地脚印。

    脚印四周的地面上,没有裂纹。就好像那个脚印就应该存在在那一样。

    这一脚的力量,直接将秦风送上了几近三十米的半空。紧接着,如同血月一般的黑红色巨刃猛然下斩,带着划破苍穹的气势,向猎手首领砸落而去。

    猎手首领一声长啸,双腿蹬地,右爪从腰侧起手,抡圆了向着那轮血月挥去。

    荣耀之刃的刀面与猎手的爪子撞在了一起。

    “呯!”

    一道肉眼可见的震荡波在空中扩散了开去。

    空中一降一升的秦风和猎手首领在短暂的滞空之后,纷纷栽落而下。

    秦风生着黑色骨甲的左臂,被首领的爪子抓出了一道巨大的划痕,露出了骨甲中黑红色的肌肉和alex的触须,甚至隐约能够看到已经从白色变成了乌黑的碎骨。

    而那轮血月,也将猎手首领整个抡来的右爪连带着如同电线杆粗细的右臂竖着劈成了两半。

    本应被巨力反震出去的秦风,第一时间收起平头的荣耀之刃,在铭牌中抽出了乌黑锃亮的博伊刀!

    博伊刀反握,长而厚的刀身直接捅进了猎手的眼窝。

    紧接着,秦风借着身体重心回落的力量,将小半截生着骨甲的手臂一起插了进去!

    “嗥!”猎手首领发出一声悲鸣想要将秦风从眼前拉走,然而他那巨大的身躯却在重力的作用下砸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大楼倒塌般的轰鸣。

    下落时产生的巨大惯性,只让秦风眩晕了一小会。

    清醒过来后,他右手中的博伊刀已经本能的回勾。将首领眼窝部的伤口变得更加巨大。

    猎手也已经在摔落后的眩晕感中缓解了出来,它疯狂嚎叫着,想要用仅剩的左爪将秦风撕碎。

    秦风低头避过了猎手首领拍来的爪子,双腿一跃,跨上了猎手的脖子。无论猎手首领如何疯狂的摆动,仍旧双腿夹紧它的脖子,手中博伊刀疯狂切割间,努力地扩大着猎手首领眼部的伤口。

    秦风此时有着alex蛮力的加持,博伊刀的锋利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哪怕猎手首领的颅骨堪比坦克主装甲,在刀下也被分割开来。

    “喝!”由于左臂伤势过于严重,秦风只好用下巴抵着拿刀的右手,用力下压。

    在数秒的艰涩之后,猛然一松。

    感受着骤然失去阻力的博伊刀,秦风便知晓猎手首领的颅骨已经被他卸下来了一块。

    秦风迅速将博伊刀收入到铭牌之中,直接用布满骨甲的右手顺着博伊刀割出的巨大伤口处探入,猛然发力,将那块被孤立出的颅骨掀了开来!

    看向猎手首领那有规律脉动着的粉嫩大脑,秦风眼中的红光有如鲜血般刺目。

    伸手,撕裂,抛出!

    猎手首领一团脑组织被秦风撕碎,从它的创口中狠狠扔出。

    如此往复!

    没有嘶吼,没有咆哮。似乎这天地间唯一的声音就剩下了猎手的哀嚎。

    猎手首领虽然是黑光病毒巅峰产物,但是在秦风如此疯狂的攻势下,也渐渐停止了挣扎,只剩下了肌体还未完全死亡的抽搐。

    就在猎手首领停止挣扎的刹那,秦风体内便自主的多出了一股力量,如同alex吞噬飞行员一般,他体内也喷射出无数的触须,那些黑红的触须在骨甲上挣破出数个缺口,如同有着自主的意识一样,向着猎手首领的体内刺去。

    在触须喷涌出的刹那,猎手群就如同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纷纷疾走奔逃。

    秦风因为之前的疯狂已经将体内的力量消耗一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果然没有猜错,弹性基因!你拥有弹性基因!”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