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弈
    “经历了五个世界后就会面对资深者?”学霸挠了挠头发“这貌似不太符合空间的ai特性。”

    李清水看了学霸一眼,若有所思“我们将会面对的是五个到十个世界的资深者团队,不会遇到极多世界的资深者。当然,五到十个世界说的是平均数,所以我们遇到养殖者的可能性非常之大。你刚刚说空间的ai特性…”

    “那是根据空间的抹杀机制推断出来的。”学霸耸了耸肩“不是很难。”

    听着学霸话中总有软刺,李清水怎能不明白他的心思?

    学霸二十出头,与李清水年纪仿佛。作为一直背负着天才光环的人,谁都不认为自己比同龄人差。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最好的兄弟突然将团队中智囊的职责放在了一个外人身上,而且还让自己和他学习,任谁心里都不会舒服。

    李清水想了想,没有对学霸话中的软刺有什么质疑,对着学霸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们的时间很紧迫,需要在最短时间内上升到起码要和资深者有一战之力的程度。下一个任务世界依然未知,我提议进入他人的专属世界强化锻炼自身,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再能收获一些技能和装备。”

    “我们已经进入过加尔冈的专属世界了。没法继续进入他人的专属世界了吧?”秦风摇了摇头“我和十四都有专属世界,我之前还想进自己的专属世界赚点进化点。”

    “没关系。”李清水从铭牌中取出了一块其貌不扬的石头“这是哈利波特世界中的魔法石,用它就可以重置两个任务世界间的专属世界冷却次数。”

    “我之前在正能量小队的时候认识了不少朋友,有个家伙和我关系比较铁。我们可以进入他的专属世界,只需要缴纳每人1000的进化点就可以。”李清水看向秦风“范海辛,危险系数比较适中,如果你们要进入自己专属世界的话,我可以保证新人的安全。”

    秦风犹豫了半晌,这才开口问道“学霸,你身上还有装备么?”

    学霸看了一眼铭牌空间,摇头道“没有,连专属世界幸运币也没有了。”

    “那你就只能跟清水进入范海辛。”秦风叹了口气“我的专属世界危险程度应该很高,没法带你进入,十四的专属世界还太乏味…”

    “队长,我不进贪吃蛇了,太无聊了。”十四哭丧着脸“除了变亮啥都干不了,我和胖子一起进范海辛吧。”

    “行。”秦风点了点头。

    李清水到目前为止做的都是对团队极其有利的事,更是尽心尽力的帮助血日团队变强。但毕竟这属于半路捡来的布局者,不知根不知底。学霸已经用过了复活名额,再死就是真的死了。有十四在他身边秦风还能放心一些。

    接下来,李清水用魔法石将众人进入专属世界的次数重置。

    为了所有人都能保持最好的状态,秦风命令众人都休息一天,明天一早再进入专属世界。

    避免横生枝节,秦风压根就没考虑回一趟现实世界的事。

    会议结束后,众人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或去了酒吧。学霸和十四说过什么之后,在李清水的房间内没有离开。

    学霸知道李清水有事要找他。

    聪明人之间打交道就是这么方便。

    李清水看着学霸善意的笑道“我以前是正能量小队的副队长。一是现在小队实力到了瓶颈需要分散历练,二是血日小队加入了红衣军联盟,我看秦风人很不错,想帮着建设一下小队。在以后的空间战场,我们会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学霸胖乎乎的脸拉扯出一个笑容“之前听秦爷说的,大概明白你的身份和目的了。因为死过了一次,所以我想更谨慎一些,毕竟…命只有一条。可能敏感了点,别介意。”

    “没关系,既然你能根据系统抹杀机制推断出空间的ai特性,我们之间就不要拐外抹角了,直说了吧。”李清水抿了口橙汁“你并没有质疑我的目的,而是对我不满。”

    “我当然不满。”学霸耸了耸肩“你和秦爷可能并肩作战过,但是对我而言,我是刚刚死在战场上,一睁眼就看到自己最好的兄弟对一外人言听计从,换做是你,你会很开心么?”

    “嗯…确实。如果我被复活的时候老哥身边多出一个布局者,老哥还对他言听计从,估计我也会炸毛。”李清水笑道“你想怎么解决?你和唐玥安都还没变成合格的布局者,我没法把团队的发展方向交给你们。”

    学霸抓了抓头发“不如我们来赌一把?”

    “怎么个赌法?”

    “随意,选个我们都不擅长的领域来比,不然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未免有作弊的嫌疑。”学霸也笑了“我们年纪应该差不多,你肯定是被称为天才的那类人。所以来比一比我们都最自信的布局好了。”

    李清水点头道“好主意,公平公正,你输了如何,我输了又如何?”

    “我输了的话,在你离队前,我会虚心和你学习,你的任何指令我都会无条件完成。”学霸回答道“你输了,以后做我的副手,并且永远都不能离队。”

    学霸在李清水分析团队发展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确实有所不如。能将一个分析力强大并且有一定实力的布局者留在队伍中无疑是最大的收获。如果输了,也不过是延续现在秦风的命令罢了。

    李清水看着学霸无耻的笑脸有些恼火“这个赌局很不公平,对你而言输赢都是赚,对我而言输赢都没有益处。”

    “如果你对自己足够自信,确信你的筹划一定在我之上,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反正都是你赢。”学霸摊了摊手,将无耻的本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是最低级的激将法,按理来讲我不该上当。但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要再拒绝也未免太过小家子气。”李清水将橙汁放在了桌子上“赌局的条件是你订的,赌什么该我订了吧?”

    学霸做了个请的手势“当然,出于我们互相尊重,一定要确保公平公正。”

    “其实在你说这个赌局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个不错的选择。”

    “棋?”

    “嗯。”李清水点了点头“没错,考验智商,公平公正。”

    “我只会下中国象棋和五子棋,除此之外对别的棋类一窍不通。”

    “我也只会中国象棋国际象棋和五子棋。”李清水凭空变出了一精美的格子棋盘和两篓棋子,赫然是要与学霸较量围棋。

    “我不会,你也不会。”学霸接过了黑色的棋子“很公平。”

    李清水又凭空变出了两本小册子“五分钟的时间来熟悉规则,五分钟后开始我们的赌局,三局两胜。”

    “好。”学霸干脆利落的翻起规则手册。

    二人用的围棋规则是中国传统的数子法,棋盘由19x19的格子构成,共计361个交叉点。

    围棋中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气’。

    一个棋子在棋盘上,与它直线紧邻的空点是这个棋子的“气”。

    直线紧邻的点上如果有同色棋子存在,这些棋子就相互连接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直线紧邻的点上如果有异色棋子存在,此处的气便不存在。棋子如失去所有的气,就不能在棋盘上存在,也就是俗称的被吃掉。

    被吃掉的棋要被提出场外。

    当两方对弈结束后,剩余棋子多的一方则为胜方。

    规则其实并不难,但是作为最难的棋类运动之一,围棋考验的是心性,是对于大局的掌控和局部的操作。说起来与布局者所需要的谋略有极多的共通之处。

    这也是李清水学霸二人都能认可这围棋作为赌局的原因。

    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二人在读懂规则后都暗暗谋划着棋术。

    黑子先行,学霸率先落子,在棋盘的右上角落下了一枚黑色的棋子。

    开局阶段,二人落子很快也很写意,颇有些高手对峙的风范。但随着对弈的发展二人落子越来越慎重也越来越缓慢。

    从棋局上就能看出,李清水较为保守稳健。而学霸偏爱兵行险招,屡屡弃子后铺设极为隐匿的陷阱。

    由于李清水重视中腹,学霸的弃子策略很成功,第一局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棋盘上遍布棋子,最后学霸以二十七枚的巨大优势胜出。

    但在接下来的两局中,李清水开始着重提防学霸弃子后的后招,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生生用稳健的落子破开了学霸的杀局,两局连捷。

    虽胜,惨胜。

    三局围棋结束后,李清水和学霸都对对方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

    学霸摸清了李清水的谨慎与稳健,而他那种但凡掉入一个陷阱就是万劫不复的诡异战略也让李清水为之叹服。

    “你输了。”查完棋子后李清水摸了摸头上的汗水,长松一口气。

    学霸叹了口气。

    虽然围棋的偶然性极大,自己布下的陷阱李清水只要有一个疏忽都万劫不复。

    但输了就是输了。

    单论智商,不谈经验,李清水也只是略胜学霸一筹。

    “愿赌服输。”学霸放下了棋子“你确实比我强,我在队内会服从你的安排。”

    “你也很强,这不是惺惺相惜那种臭屁的画风,你确实很强。如果你熟知空间的规则,在战场上我们相遇不过是五五之数。”李清水对于学霸那种阴险毒辣的招数心有余悸“好在我们是朋友。”

    说着,他对学霸伸出了手。

    “朋友?”

    “队友。”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