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变(十)
    雷恩用了不到五分钟就到了金字塔出口。由于不再战斗,小宇宙爆发状态已经无法继续维持,强悍之气渐敛,又变回了那个大大咧咧的汉子。

    团队提示中,他已经得知了医生阵亡的消息。当看到老彭和李清水为医生立的墓碑后叹了口气。

    “这件事怪我,太久没有遇到危险让我警惕性变得太差了。要是最开始我小心一点就不会出现这么多伤亡了…”雷恩看着医生的墓碑神色黯淡。

    “别自责了老哥,主要责任在我。”李清水拍了拍雷恩的肩膀“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你的庇护,战场一旦分割开来,我们就成了一群废物。”

    “刚刚我推演了一下,我们所经历的一切与原剧情不符的事应该全是异形小队在操作,他们之所以要先玩偷袭减慢我们的脚步,就是为了给自己逃出金字塔做充足的准备…听起来可能有点扯,但是在我反复推演后,这应该是最贴切实际情况的可能。”

    雷恩虎目圆睁“这么说异形小队已经跑了?杀完我们的人就这么跑了?”

    “按道理来讲应该是的,在我们和异形大战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跑了。听秦风说,他们最开始的任务是干掉除铁血战士外的剧情人物,保护铁血战士和保护金字塔。与我们的任务如出一辙,只不过是要杀的人,要保护的人和东西不一样罢了。以此类推,异形小队的任务也应该是杀掉我们保护异形和保护金字塔不被摧毁。”李清水揉了揉太阳穴“我们却接到了一个铁血战士阵营没有接到的支线任务,击杀变异异形皇后。问题也就出在这里。”

    “啥意思?”

    “空间不可能安排不存在的任务,那么变异皇后一定存在。然而秦风击杀的是普通异形皇后…也就是说这个金字塔中,在我们没探测到的地方还有一只变异的异形皇后。既然对面是以逃跑为唯一目的,有两只皇后,放出异形皇后不是能缠住我们更久么?”

    “然而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反而是让异形皇后在那里等死。这是我最想不明白的地方。”李清水有些头痛“他们完全没有理由这么做,如果他是怕异形皇后攻击他的话,最开始也就不会培育这么多异形。”

    雷恩听的头都有点大,李清水每句话他都能听的明白,但是组合在一起他用了十二分的精神也没整明白是什么意思。

    “停停停,打住,你就告诉我现在我去哪找异形小队那群孙子给医生他们报仇就行。”雷恩赶紧截住李清水的话头。

    “这就是我要说的。”李清水清了清嗓子“异形小队所做的与得到的完全不成正比,我想过很多种推论。我甚至想过他们是不是冲着铁血战士肩炮来的,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他们真的是想要铁血战士肩炮,这和放出皇后并不冲突。如果他想要单纯的逃跑,这和放出皇后也不冲突。所以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异形皇后如果自由的话,唯一会阻止他的事情。”

    “什么事情?”

    “让异形全部去送死。”

    “???”雷恩听的一脸问号,他看着李清水一脸本应如此的表情已经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智商。

    “对面小队实力很弱,起码正面实力很弱。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其次,他们这个布局是从一进入世界,甚至还没进入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世界就开始算计的。这样才能在第一时间祭献新人开始大量饲养异形,并借助普通异形的骚扰放缓我们的脚步,以此来培养异形禁卫。”

    “但是现在的两大疑点就是,变异皇后到底在哪,为什么从始至终都没曾出现过?另外一个疑点就是,为什么异形小队不放出皇后。”

    “变异皇后暂且不提,单单关于他们不放出皇后,现在我能想到三种假设。”

    “其一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他们是仓皇逃窜。怕异形皇后脱困后会对他们不利。鉴于他们大量培养禁卫异形的情况,这种可能性基本上可以忽略。”

    “其二就是为了夺取铁血战士的肩炮作为…”

    “不用想了,我在皇后囚室发现了一个装着铁血战士肩炮的袋子。”雷恩摸了摸大脑袋“你继续说第三种。”

    “我猜的第三种可能就是,他们的任务,和我们大相径庭!”李清水目光渐渐变得锐利逼人“他们接到的任务是——开启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二的剧情!”

    “?”雷恩依旧一脸的问号。

    “空间不会布置必死任务,但如果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异形和金子塔的话。就算不被我们杀死,也会是负分抹杀的下场。很明显空间不会这么安排,所以异形小队接到的任务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和我们不同。”

    “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二的情节是紧跟着第一部发生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原剧情中,最后逃出金字塔的刀疤铁血被寄生了。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它的尸体抬上了飞船,结果导致铁血异形的诞生。”

    “铁血异形在飞船上大开杀戒,结果使得一艘登陆艇不得不脱离母舰坠毁到了地球上。”

    “我仔细想了想,这才是异形小队最有可能接到的任务啊!”李清水目光灼灼“这也是为什么不能放出异形皇后的原因…他们要确保有铁血战士的尸体可以被安全的送到地表。他们本来就不是帮异形打赢这场战争的,如果异形皇后真的被放出来了,在他的推演中,一定会把我们都杀光。如果我们都死翘翘了,铁血战舰一定会给他玩一发大的。到时候别说剧情第二部了,小命都保不住。”

    “这也是为什么铁血战士受到攻击了,我们也受到攻击了,但是秦风他们没受到攻击。因为他们本身的实力弱,对这样等级的战斗能够起到的变数就小。更重要的是——他们要给铁血战舰报信,让人过来收拾在地表的遗体。呵呵呵…这样就一切都说得通了。”

    “所以老哥,我现在能回答你最开始问我的问题了。”

    雷恩已经被李清水唠的晕晕乎乎的,早就忘了自己最开始问过什么问题…

    “啥?”

    “你不是问我异形小队是不是跑路了么?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他们没跑路,不光没跑路,不知藏在哪里,想要亲眼目睹被寄生的铁血战士尸体送上战舰呢。”李清水冷笑道“那时候,就是我们报仇的最好时机。”

    雷恩重重点了点头“干了!还有,以后你直接回答我问题就行,不用给我分析。反正你说完我也听不懂。”

    “……”李清水叹了口气“算了,队长你负责打打杀杀就好,想事情这种粗活还是交给我们吧。对了秦风,你们在联络铁血战舰时,有没有发现铁血战士尸体少了几具?”

    “斧刃铁血的尸体不见了,我们原本以为它被异形吞吃了。”秦风叹了口气“原来是被寄生了,那要这么说的话,我们就要赶快出去了,再有十分钟铁血登陆舰就会降落。按照原剧情它们会把战死战士的尸体抬上舰船!我们得抢在他们之前拦下尸体。”

    ……

    秦风四人与雷恩小队幸存的五人正好是巨型绿魔滑板的数量上限,在所有人都到达地面后,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异常醒目的斧刃铁血尸体。

    苍老而庞大的尸体致命伤势只有一处——在它的双眼之间被开了个洞。

    除此之外,斧刃身上的装备都已经不见了。从肩炮到臂载电脑都被扒的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巨大的隐身飞船也慢慢降落。正停在斧刃铁血尸体前几十米的样子。

    “毁尸灭迹?”雷恩看了一眼李清水,不大确定。

    “…老哥,我们本来就是人类阵营的。和铁血战士不是一个阵营,你要想因为摧残尸体被一激光炮打成渣我不拦着。”李清水嘴唇有点抽搐。

    秦风看了一眼雷恩“这活我也做不来,斧刃铁血的身份挺特殊。是个教官,估计我们这些表面盟友要去摧残尸体也会被一激光炮打成渣。”

    “那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他们斧刃教官已经被异形寄生了?”十四看着走下飞船的铁血长老有点紧张,毕竟铁血战士全部阵亡,反倒他们几个弱鸡活的好好的。任谁都不会觉得这里一点猫腻都没有,肯定直接把他们吊起来打。

    上位者的气质不受种族的影响,铁血长老的身上带着一股睥睨之气。他走下飞船,辫子斑白的铁血长老半跪在斧刃身边,看着这位昔日下属的遗体。

    按剧情来说,接下来的剧情就是铁血长老送他们一把武器,然后带着尸体和寄生的异形溜了。

    秦风自然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快步走上前去,将所有收集到的铁血战士头盔都交给了铁血长老。

    头盔上面都是有实时记录功能的,秦风起码要确保自己不会被铁血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

    铁血长老接过了一厚摞子面具,朝着秦风点了点头。挥手间就要让人将斧刃的尸体抬上飞船。

    “等一下!斧刃教官的遗体,可能被寄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