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Alex迷踪
    已经是秦风进入虐杀原形世界的一周整了,盯梢的人还在坚守岗位,但秦风总觉得这事太过蹊跷。

    整整一周宾夕法尼亚车站一点动静都没有,别说alex,就连黑色守望者也没有踪影。

    秦风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时间是不是计算有误,但他可以非常确定,资料上表明alex的出生日是2008年6月9日。按照时间推演,a哥在宾夕法尼亚车站被黑色守望者击毙的时间应该就是六月七日到八日前后。

    按照这个世界的时间,现在已经是2008年6月8日了。正是a哥被击毙的前一天,但此时宾夕法尼亚车站仍然毫无动静。

    秦风还特意在这一周里,对照着虐杀原形游戏中的曼哈顿城市,对alex可能栖身的五处地点全部走了个遍,却根本就没有发现本应存在的建筑。

    秦风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几天甚是焦虑。脑袋上的头发都被自己拔没了三分之一。

    托马斯等人更是不得要领,他们只当alex是ms-13的重要成员,所以只能看着秦风日复一日的焦虑却丝毫没有办法。

    “头,你已经36个小时没合眼了,你看是不是休息一会?”托马斯时时都在盯着通讯,他和拉丁美裔双人昼夜轮班收听着下属传来的线索,排查后交给秦风。

    饶是如此他也熬得双眼全是血丝,更不用提秦风了。

    秦风摇了摇头“有消息么?”

    “都是些捕风捉影,我们聘了10名应召女郎和长相与alex相似的人搭讪,但很可惜,没有叫alexander j mercer的。”

    “如果他用化名呢?”

    “头,你真的应该休息一下了。之前和你说过的,我们聘的应召女郎都是好扒手。会看他们的id卡的。”托马斯答道“伪造证件更是不可能,老约翰承包了整个纽约的假证制造。我让他查了最近三个月的交易记录,确定没有照片上的人。”

    “哪里出错了?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秦风喃喃自语在屋子中踱着步,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一拍脑子“alex本来就是社会边缘人士,他自己造假证件再正常不过了。如果是这样,他此时恐怕已经带着黑光病毒在路上了。”

    想到这,秦风赶忙对托马斯说道“备车,我们马上去车站。”

    托马斯不知道秦风想明白了什么,但依然连忙备车为秦风做着出行的准备。

    “希望来的及吧…”秦风暗自叹了口气。

    不到十分钟,托马斯已经为秦风安排好了出行路线,担心事情不能在今天了结,他甚至还为秦风订了一家在宾州站附近的酒店。

    秦风立刻驱车赶往车站,一路行程自不细表。

    到达后,秦风并没有马上进入车站中,而是直接入住了酒店。

    酒店视野异常的好,配上秦风在空间中兑换的高清晰度望远镜,将整个车站尽收眼底。

    很不幸,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关于alex的线索,甚至连黑色守望的士兵也没有发现。

    为了那能将身体素质强化不知多少倍,能拥有无限进化可能的黑光病毒,这一切的坚持都是必须的。秦风瞪着已经满是血丝的双眼,观察着车站中的一切情况。

    alex,依然不知所踪。

    ……

    “老大到底他妈发什么疯,已经一周了,还让我们在这耗着。”反带棒球帽的小青年摇晃着大胯在放水。

    他嘴边的绒毛还没变成胡子,看样子只是上高中的年纪。

    “小点声ok?和你说过这次有好多老大参与了,不只是咱们家老大。”他身旁一名年龄大些的棒球青年说道。

    “真他妈是烦,要不是一天80美元的薪资我宁可去上课也不干这活。”小青年仍旧发着牢骚“领着政府救济金加上每天80美元其实也够活,只是每天这样太无聊了。哥,黑帮的生活就是这样的?”

    “你非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黑帮?”他身边的棒球青年回到“黑帮的生活和你想象的可能不大一样,但是你记住,如果看到那个哥们告诉老大就有十万美元。打起精神来,这才是正事。”

    “这几天太累了,天天都盯着这个破车站!”小青年系起了腰带,狠狠踢了一脚旁边的冲水管子“等我抓到了这个alex非得暴揍他一顿。”

    在厕所隔间换衣服的一名棕发男子身形猛然一僵。

    “嘘!”棒球青年无可奈何的看着小青年“老大不是说了,报告就行,不要轻举妄动。”

    “你还能打起精神来,我可是不行了。”小青年揪了揪头发“要没记错你那里还有一根cannas。”

    “他妈这周第三根了,这么下去你早晚会抽死。”棒球青年从衣服的内兜中拎出了一根带着塑料包装的管子递给小青年“这周最后一根了,你省着点抽。”

    小青年接过了塑料管子急不可耐的开封后深深嗅了一下烟纸上的生豆子味,笑道“嘿嘿嘿,你帮我把着点风,我抽完就出去。”

    “有你这么个弟弟真是倒霉。”棒球青年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就走出了卫生间,到走廊的尽头为他放风。

    小青年在哥哥走出卫生间后,急不可耐的拿出火柴点燃了手上的烟卷,深吸了两口,翻着白眼向外深深呼出,全然不知身后隔栏中一个乔装打扮的棕发男子已经手持匕首逼了上来。

    棕发男子如同一个最熟练的猎手,走路的时候一直都是后脚跟先落地,而后在轻轻落下脚掌。虽然穿着皮鞋,但在这样的步伐下却没有发出一点的声响。

    轻盈而致命。

    cannas的效力比抽烟来的快的多,小青年抽了几口就开始有些飘了,正要找角落坐下,却发现身边不知道何时多了个人。正待他开口询问,一把尖锐冰凉的匕首刺入了他的腹中。

    小青年瞪大了眼睛想要叫喊,怎料棕发男子竟是先一步堵住了他的嘴。

    棕发青年的整张脸都藏在兜帽之下,只露出了略显刻薄冷峻的薄唇。

    “嘘,请不要发出声音。”棕发男子彬彬有礼的拔出了匕首,在小青年的身上抹了抹“双手捂住伤口,不然你会因为失血过多死掉。”

    小青年被当腹一刀捅懵了,现在还没传来疼痛的感觉,只是感觉腹部一凉一热,全身气血上涌,整个人都极度乏力。

    他看向棕发男子的眼中不自觉带上了恐惧。

    “很好,看来你懂我的意思了。”棕发男子用刀背拍了拍小青年的脸“现在开始,发出声音,死。我的问题不回答,死。试图反击,死。能听明白么?”

    小青年拼命的点着头。

    “很好,我会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能用点头和摇头回答,明白么?”

    小青年继续点着头。

    “是谁要找alex,黑帮?”棕发青年问道。

    小青年点了点头。

    “你们老大叫你们监视alex的行踪而不是直接杀了他是么?”阴影下的语气明显不是很满意。

    小青年再次忙不迭点着头。

    “你们通过什么找alex?画像?还是别的什么东西?”说着露出了阴影下的脸。

    “a…!”小青年刚叫出了一个音符就被alex用刚刚换下的衣服蒙住了头部,而后一刀准确无误的插入了咽喉。

    在这一刀后小青年痛苦的捂着脖子发出呲呲的出气声,却一时未死。alex极其果断的一刀刺入了他的脑干,让他只剩下机体自然反应的抽搐。

    “懂了,看来是画像了。”alex皱了皱眉“有点麻烦。”

    整个询问过程不超过一分钟,alex手上竟是一点血迹都没沾上。

    alex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转身攀上了厕所的隔栏,将杀人凶器扔进了厕所的水箱中,面无表情的走出了卫生间,一闪身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

    “头,我们在宾夕法尼亚旁边一个小铺的厕所里失去了一个兄弟。”终于得到了一丝有效情报的托马斯激动的对秦风说道“头,老约翰已经和警察把这件事交涉完了。因为在他身上搜出了一根cannas,所以可以和他家人说那小子涉嫌非法走私毒品。”

    秦风眯了眯眼睛“死了个人么…有没有可能是你们仇家干的?”

    托马斯将一块硬盘交到了秦风手中“这是我从商铺老板的手里要到的,头,你可以看看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秦风揉着太阳穴和托马斯一起观看起硬盘中的监控内容。

    厕所当然不可能有摄像头,但在厕所外的走廊上有一前一后两个摄像头。

    按照棒球青年提供的时间,秦风直接快进到了棒球青年和他弟弟进入卫生间前十分钟。

    并没有什么异常,这小店本来就很少有人光顾,加之老板是个酒鬼,店中只有三五个人。

    除去两名委派的小弟,只剩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个与alex身形明显不符的大胖子。

    大胖子是一名旅客,他身后有着一个大大的背囊。

    过了没一会,大胖子首先向着卫生间走去。

    从卫生间走廊的监控摄像头能很明显的看到,在他进入厕所后就一直没出来。

    而后进入厕所的便是棒球青年两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