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遗言
    炙热的火焰瞬间吞噬了巨汉与秦风。

    就在秦风感觉整个身体都要被炙热的白色火焰融化时,他身体外围出现了一道模糊的金色光芒。

    “称号能力——生死一线发动。”

    “你目前的生命值为五点,剩余生命值将会变为绝对生命值,每次受击只会受到一点伤害。”

    白色的火焰只喷烧了两秒就弥散于无形,与秦风一起落入火焰中的大汉已经被烧成了灰烬。

    “呼。”秦风长舒一口气,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躲在秦风影子中的十四此刻才明白秦风的良苦用心,她在火焰熄灭后第一时间就从秦风的影子中跃出,抱着秦风跃出了雷区。

    秦风此时脏腑受创严重,如果不得到及时的治疗仍旧会死亡。

    秦十四连铭牌都没看,直接为秦风灌下了一瓶红牛。

    红牛抵消流血伤害的功能发挥了决定性作用。而后他直接为秦风使用起医疗箱。

    “队长,你一定要撑住啊!”秦十四带着浓厚的哭音,看着全身上下都软绵绵的秦风,快速为他恢复着生命值。

    说话间,秦十四的眼泪噼里啪啦掉在了秦风的身上。

    秦风只当秦十四以为他要死了,他声音极低的对十四说道“没事,放心,死不了。”

    然而秦十四依然死死的咬着嘴唇,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医疗箱很快就变成了白光钻入了秦风体内。

    这白光的效果较之绷带的白光要强大太多,随着白光的涌入,秦风只感觉受到了毁灭性打击的五腹六脏都在快速的复原着。就连断裂的骨头都在疯狂的自我修补着。

    待到白光完全消失,秦风发现自己身上除了被那巨汉一拳砸成肉泥的左肩。其余伤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只是生命值的上限由点跌落到了700余点,想来是受了左肩伤势的影响。

    不等已经哭成泪人的十四将秦风搀扶起来,雷区另一侧竟是又有一枚地雷被引爆,升腾出了炙热的白色火光。

    看着十四绝望的眼神,秦风心脏仿佛漏了一拍,他猛然支撑着还乏力的身躯站了起来,向着原先团队的位置冲去。

    “拜托了,大家不要有事啊。一起并肩战斗活下去…不是我们曾经许下的诺言么!你们一定能击败那两个该死的养殖者,一定!”

    秦风疯狂的奔跑着,已经恢复的腿部接近再度骨折。

    战场,已经安静了下来。

    没有老大极具山西口音的叫骂,也没有两位布局者对战局的操控。

    秦风颤抖着看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老大,他手中死死攥着匕首,歪歪斜斜的倒在一棵树下。左半边身子被开了一个巨大的创口,透过伤口能看到里面已经不再跳动的心脏和惨白的肋骨。

    而后是学霸,有着欢脱冷血双重性格的胖子躺在地上。死死抱着已经死去的对手不肯撒开。

    在他的额头正中,有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

    白泽背靠着一块石头喘息着,没有老四和纳纳的身影。

    十四已经跑到学霸身边,抱起了他的尸身。整个人哭的浑身颤抖却也不发出一丝的声响。

    秦风整个人都傻了,他木然拖动着沉重的双腿,走到了不断喘息的白泽身前。

    白泽胸口有一个大洞,鲜血几乎在他身下形成了一个小池。

    “咳,你竟然活了下来。”白泽的眼镜已经不知在战斗中被遗失在了何处,他捂着胸口的大洞,对双目无神的秦风努力笑了笑。

    秦风木然点了点头,从铭牌里掏出了急救包。

    “没用,我试过了。急救包能恢复血量,但是我心脏被击碎了,上面附着了一个很神奇的魔法,根本无法复原,我死定了…咳,咳咳咳。”白泽下意识想要推眼镜,却发现眼镜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去。

    “下面我要对你说的话很重要,哪怕你听不懂也要牢牢记在心里。一个字都不要忘。”白泽因为失血过多,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我现在可以肯定,她一定不是师姐。如果她是师姐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早就忍不住出手了。毕竟…咳咳咳,她是那么爱你。”

    秦风依然没有表情,但他右臂用力抓住了白泽的肩膀,仿佛想用这种方式来挽留即将死去的队友。

    “如果她不是师姐,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师姐在三年前的大爆炸后就被掉包了。能瞒住所有人这么久的人只有百面者…咳咳。你一定要去告诉我父亲,现在的何苏是百面者假扮的!”白泽回光返照的时间显然要到了,他眼神一点点的黯淡了下去“百面者需要依照本体催眠才能模仿本体,所以师姐一定还活着。去救她吧,或许师姐能为你解开封印,找寻失去的记忆。”

    “记得找我父亲,告诉他关于师姐的事情,我父亲叫…程载道。”白泽的头垂了下去,眼睛似开似阖。

    秦风对着白泽的尸体点了点头,机械的为白泽将眼皮阖上,看向十四。

    “团队提示老四和纳纳死了么?”秦风声音中带着木然与死寂。

    秦十四抱着学霸的尸体,指甲已经扣入了肉中。

    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对着秦风点了点头。

    看起来,那火焰应该就是老四和纳纳与敌人同归于尽时发出的了。

    秦风跪坐在地上,死死咬紧了牙齿。

    “内!瑟!斯!”秦风猛然从地面弹起,那速度之快直追开启松果体一阶的速度。他从铭牌中掏出了阿塔玛之戟,猛然向着依然老神在在的内瑟斯冲去。

    内瑟斯饶有兴趣的抬起了头,看向旋风般席卷而至的秦风。

    “开启了松果体一阶进化的现实者,多好的运气啊!”手杖猛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平静的声音中有不加掩饰的嫉妒“这么有天赋,就该死的更痛快一点!”

    就在这时,安全区外的一棵树下传来了“噗”的一声闷响,竟是无比准确的打中了秦风高速奔跑中的右腿膝盖。

    子弹在半月板上穿了个窟窿,使秦风猛然摔倒在地。

    “啊!”秦风怒吼着,支撑着阿塔玛之戟站了起来,想要再度冲向内瑟斯,却又被再次响起的枪声打断了左腿半月板。

    双腿俱断,秦风却依然用双手抓地,向着内瑟斯前行。

    内瑟斯看着状若疯癫的秦风摇了摇头“只剩五分钟了,游戏也该结束了。小猫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秦风。之前说过要把这人亲手交给你杀的,去吧。”

    带着人皮面具的加法尔颤抖了一下,对着内瑟斯鞠了一躬“多谢主人成全。”

    说着,手上已经聚集起了冰霜之力。

    冰霜成矛之时,便是秦风的死期。

    ……

    战场的另一端,除了加尔冈与那名像熊一样壮实的俄罗斯大汉,其余人也全部战死。

    加尔冈身为佣兵,已经见惯了生死,此时队友几乎全部死在战场上,悲伤归悲伤,但远没有如秦风般失去理智。

    看着秦风向内瑟斯奔袭,他本打算出手阻拦,却在出手前发现有人打断了秦风的双腿。

    他向着枪声响起的地方望去,发现赫然有一名穿着吉利服的人正在安全区外,藏身于一堆杂草间!

    能打断秦风的腿,阻止秦风继续前行,无疑是友非敌。

    任务的结束时间只剩下不到五分钟,如果尽力阻拦,可能会有奇迹发生!

    面对着已经举起寒冰之矛的加法尔,加尔冈扣动了扳机。

    ……

    “人已经死差不多了,你要再不出手救那个小子,我敢打赌他活不过一分钟。”弗雷迪通过心灵感应,向着隐身在树丛间的‘何苏’说道。

    “我没把握在内瑟斯的攻势下活过五分钟。”‘何苏’应道“除非你能帮我限制一下内瑟斯,我想对于你来说,这应该不难办到。”

    “我没必要因为一个潜在的盟友得罪一条疯狗。”弗雷迪耸了耸肩“没准那条疯狗在杀了那个小子后还会来找我们呢。”

    “咱们两个都心知肚明的事就别装了,我打赌你一定选择的是救援秦风的任务。”‘何苏’娇笑了一声“他自己作死撞雷区的时候看你忍不住想要出手的德行我就知道,你肯定选的是救援秦风。”

    “彼此彼此,你不也是选择了救援秦风的任务但没出手么。”弗雷迪在心灵感应中笑道“你肯定比我更了解他,既然你都认为他不会死,我这老骨头担什么心?”

    “但如果这次我们不出手秦风就死定了,那时候咱们两个都会被抹杀。我知道你手里也有防止被抹杀的那件道具,但就这么用了实在太浪费了吧?不如大叔你提供一点帮助,让我帮那个小子撑过这五分钟。不用浪费道具,还能得到那枚特殊的空间币。不是皆大欢喜嘛。”‘何苏’对弗雷迪说道“大不了我把英雄联盟的那枚符文石还你嘛,哎呀,真是小气。”

    弗雷迪暗暗叹了口气。

    那女子话已经说到这了,如果再不出手,也就别想着交好这名未来的强者了。

    弗兰迪慢慢从树林中踱步出来,打了个响指引起内瑟斯的注意。

    他绅士的摘下礼帽向着闻声转头的内瑟斯微微示意。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弗雷迪。曾经在你梦里出现过的那个烧伤脸男子。或许,我们可以和和睦睦的等待决赛圈的结束?”

    内瑟斯微笑着摇了摇头“老哥,等你好久了。直面空间顶级强者,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啊。”

    弗雷迪怂了怂肩“你们打你们的,我就是个看客。”

    内瑟斯笑的更加开心,一杖将已经隐身走到了他身后,即将现形偷袭的‘何苏’远远击飞了出去。

    “老哥,我可不想跟这样的弱鸡战斗,我的目标,一直…都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