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斗(上)
    眼看着两人即将双双毙命,一支箭破空而来,箭杆上带着氤氲的白光击打在二人双刀交接的位置,力量之伟,竟是同时将二人带着手里的刀崩出了老远。

    秦风猛地看向了箭矢射出的方向,却也只能看到渐敛的白光,却没有人的影子。

    “何苏!”秦风不顾被震得鲜血横流的虎口,一个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我知道是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看着毫无声息的树林,秦风咆哮道“你出来啊,我有好多问题要问你!你到底在回避什么!”

    嗖的一声,一支箭矢从秦风身边猛然飞过,划破了秦风的脸颊,深深钉在树里。

    树林的那一端,并没有答案。

    白泽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咳,咳咳咳,该告诉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咳,能不能给我个急救包,绷带也行。”

    说着他再次喷出一大口血水“再不救我我真要死了!”

    秦风摸了摸脸颊上的伤口,看着手上淡淡的血水,慢慢低下了头,从铭牌中取出了一个急救包看向白泽“给我一个救你的理由。”

    “咳…噗,理由就是我战力很强,而且因为任务的关系会一直站在你这边,直到任务结束。这个理由,咳咳咳,足够么?”肋骨深深的插在了白泽的肺叶中,他面色越来越白,只要再拖一会,一定会因为流血死去。

    秦风将急救包扔给了白泽“快点复原伤势,叫醒我的队友。我们这么大的打斗声,会传播很远,如果这附近有小队一定会有前来捡漏的。”

    白泽默默为自己使用着急救包,腹诽道“这根本不是打斗的问题吧,就刚才你声嘶力竭的两嗓子比枪声还要大得多吧。”

    秦风却是扶着一块岩石坐了下来。

    他身上的伤虽然没有白泽重,但是在松果体一阶的效果消失之后,无法继续屏蔽痛觉的秦风已经被身上数十个枪眼痛的冷汗直冒。

    他此时正扶着石头用力将弹头向外挤着,伤口处传来阵阵的剧痛。

    学霸也从掩体后露出了头,他脸色煞白,其余人身上却都是金光闪闪。这个贪生怕死的胖子赫然是将所有的圣光护盾都放在了队友的身上,自己选择躲到了掩体后躲避子弹。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我要是跑的慢点现在估计已经凉了。”学霸丝毫没有因为秦风刚才一句何苏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你俩,谁赢了?”

    秦风看了看白泽,闷声说道“平手。”

    “不,是你赢了。我刚才的一刀不一定能杀得了你。只要一个医疗箱你又可以活蹦乱跳了。”白泽使用完急救包,脸上恢复了不少的血色“但是脑袋掉了是肯定安不上的,所以应该是你赢了。”

    “话虽如此,但我的实力是否可以被肯定呢,队长?”白泽站起了身,不顾满头的冷汗,将肋骨硬生生掐着掰回了原位。

    “你很强。”秦风认真的点了点头“希望团队遇敌的时候你也能如此尽力。”

    “这是自然。”白泽将肋骨复原后吸了一口气“你胳膊不要紧么?”

    “什么?”

    “每个现实者进化的都是不同的方向,比如我进化的就是计算能力与肢体的反应速度。我想你进化的应该就是单纯的力量和速度了吧?”白泽点了点自己的脑子“我每次使用完松果体一阶进化后,只要运算的幅度超出了我的临界值头都会非常的痛,好在我做了一次开颅手术,切断了脑部的痛感神经,不然我这会肯定会跪在地上打滚。”

    “同样,你的能力也不可能没有任何的缺陷。单纯的进化速度与力量,很好很强大,后遗症应该就是肌肉拉伤或者骨头错位什么的吧?”白泽微笑道“这样很好,以后你的能力锻炼的越发熟练,受到的伤害就会越发的小。刚才那一刀很可怕,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谁能接的下来。”

    “如果能将这样的能力变成常规能力,很快你的生存就不会再是太大问题。”

    “仅仅是生存么?”

    “是的,仅仅是生存。”白泽似笑非笑的从怀中拿出了他的怀表,对着众人摇了一摇“都醒来吧。”

    三五秒的功夫,秦十四第一个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一脸欠揍样子的白泽就要出手,却是被秦风拦了下来“没关系,过去了,或许他没有恶意。”

    “什么叫或许没有恶意?”白泽翻了个白眼“我明明是在确定你的实力,顺便告诉你现实者的战斗方法好吧?这可是冒着被你击杀的危险啊!”

    “少给自己带高帽。”秦风哼了一声,看着起身一脸戒备的老大和老四“没事了,从现在起,算他半个自己人好了。”

    老大看着明显要比秦风凄惨很多的白泽,咧嘴笑了笑“憨憨我就知道你赢嘞。”

    秦风笑了笑,表情便再度沉寂了下去。

    谁都不知道,在刚刚交错而过的刹那,白泽身上亮出了一抹明显属于魔法防御的物品,看那防御的坚实程度,怕是不下于瑞兹的符文力场。在二人即将同归于尽的时候,只要那防御能稍稍阻挡自己的刀势,就能给白泽足够的时间闪避。

    这缠斗…是他输了。

    ……

    “头,那头的华夏佬怕不是个傻子吧,我都瞄准他一分来钟了,要不是你不让我…哎?”白人壮汉还没说完话,发现一柄毫不起眼的灰色匕首凭空出现,已经架在了和他说话的中年男子脖子上。

    “我数到三,你如果不放手,我一定会打爆你的脑袋!”白人壮汉瞬间将狙击枪对准了何苏的脑袋,还没等他做出进一步的威胁,狙击枪的枪管就已经不知为何断成了数截,就连弹仓都被破坏掉了。

    “wtf???”壮汉看着手中的枪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样的错误我不希望你再犯第二次。”何苏用匕首轻轻敲了敲加尔冈的脸盼“你说呢大叔?”

    加尔冈苦笑了一声“伊万诺夫,放下枪吧,我们和她差的太远了。”

    “这样就对了嘛。”何苏眨了眨眼睛“大叔,我能不能看看你支线任务接的是哪一个?我有些问题不是很清楚。”

    “我有选择的权利么?”加尔冈极其配合的打开了铭牌。

    铭牌的3d面板是橙色的,上面的支线任务赫然是帮助秦风。

    “好吧大叔,没别的事了。刚刚被那小子用瞄准镜指着的愣头青就是秦风。你们在这个世界中,力量也算是不错的了,希望你能好好保护他…唔,我说的对吧?”何苏收起了匕首。

    “你算老几?”伊万诺夫大睁着眼睛“你这是在命令我们?”

    不见何苏有动作,比何苏高一头半的男子就已经飞了出去,重重撞在一棵大树上,呻吟着无法起身。

    加尔冈的瞳孔猛然收缩。

    他的实力较之伊万诺夫要强出不少,除了属性点的强大之外,松果体更是开启了一阶进化。虽然还没有成为现实者,但是他进化的方向就是动态视力,即便以这样的视力,也仅仅是勉强看到面前女子的出手轨迹而已。

    那手速,明显要快过子弹很多。如果刚刚她打伊万诺夫的那下不是用掌击出的掌风,而是实实在在打在身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这会只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这样的实力,加尔冈纵横了近十个世界还从未见过。

    或许也只有一些实力强劲的近战型boss级npc能与之比肩了吧。

    “很抱歉,我为他的鲁莽道歉。我们会好好保护秦风的,如果他死亡,我们也会被空间抹杀。”加尔冈立刻说道。

    “嘻嘻,还是大叔比较绅士。”何苏轻笑了一声,对着加尔冈挥了挥手“那我们就此别过,千万不要告诉小秦风是我让你去和他汇合的。”

    加尔冈苦笑了一声“一定一定,放心吧姑娘。还没请教…”

    “我是谁并不重要,很快你就会认识我的。”何苏甩了甩刚才为了射出那一箭到现在仍然麻木的右臂“如果这次的支线任务,你能在我不出面的情况下帮助秦风渡过难关,或许我会考虑帮你对付你的死对头。”

    加尔冈瞳孔再次收缩。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弗雷迪也在这个世界。如果他用梦魇把你们全都控制住了,记得和他说你们选择帮助了秦风的任务,当然了,你要先知道自己身在梦魇中才行。”何苏挥了挥手“再见了大叔,祝你的佣兵团越来越红火。”

    说着,轻轻一跃,踩在了一根树杈上,向前一荡便落在了另一棵树顶,极快的消失在了加尔冈的视线中。

    直到这时,伊瓦诺夫才呻吟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是中国功夫还是魔女的妖术,我刚刚是怎么飞出去的?”

    “闭嘴吧,你没死完全是命好。”加尔冈黑着脸看着何苏远去的方向,一双沧桑的眼睛逐渐变得迷茫“我们好像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纷争中。弗雷迪,不是那个从猛鬼街里杀出来的可怕男人么。他竟然也在这个世界中。哎,要不是这姑娘,我们很有可能团灭在这里。”

    “她到底是什么人?”

    加尔冈转过了身,默默点着烟,想了半晌才开口说道“强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