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强大的白泽
    “脱离团队单独行动我们依旧不安全,若是你离队单独行动,我们团队的战斗力将会降到最低。遇到任何一个有资深者的团队都有可能团灭。所以秦爷,就这样吧。”学霸无奈的摊着手“你铭牌空间还能用么?”

    “能用。”秦风尝试了一下后说道。

    “拿几个急救包吧。”学霸从团队空间扔出了三个急救包“万一有点啥事来不及给你回血就的靠你自己了。”

    秦风直接收起了急救包“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们。”

    “嘎?”

    “我身体不能数据化了,也就是说,被击中要害就会像正常人一样受伤死去。所以战斗力和生存能力可能都会大打折扣。”

    “不能数据化?”学霸挠了挠头“那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属性面板了,也不能再通过技能卷轴学习技能。唯一的好处应该是能无视武器的装备条件,哦对了,我的锤子在击杀大鱼的时候丢了,现在也无法释放跳锤技能了。”秦风耸了耸肩“现在除了和你们一样用枪之外,我就只剩下近身砍人的能力了。”

    “这么说来失去数据化是对实力的一大削弱啊。这就奇怪了。”学霸蹙起了眉头“如果失去数据化会导致实力变弱的话,空间没理由把你变成支线任务啊。”

    “而且老秦也不被空间称为选入者了,那个任务里面老秦被叫做现实者什么玩意来的。”老大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很理解学霸说的话,比如说一个游戏,如果某个bug会导致玩家实力变弱的话,游戏运营商就算修复这个bug也会拖拖拉拉。但是如果一个bug会导致战力大增,这才会让游戏运营商重视。所以按理来说,老秦你应该是变强了,而不是更弱了。”

    学霸闻言问铭牌道“什么是现实者?”

    “权限不足,无法回答。”

    学霸摇了摇头“秦爷,你问铭牌试试看,我这啥答案都没有。”

    秦风不抱希望随便问了一嘴铭牌——他已经因为权限不足碰壁无数回了。

    “现实者——选入者进入空间后的巨大进步。属性点将不再可自行分配,将会由空间选择性分配到该现实者身上。”

    “现实者不再受到部分数据限制(包括但不限于生命值、伤害值与被伤害值)。对敌人造成伤害的上限与受到伤害的上限都将会大幅度提升。”

    “现实者拥有比选入者更加强大的潜力与爆发力,有着更加充沛的资源调度权与权限。”

    秦风精神一振“也就是说现实者对比选入者是变强了?”

    “是。”

    秦风尝试着攥了一下拳头,发现和平常的力量相去无几。他不信邪的又开启松果体空挥了几下拳头。

    拳头破空之声嗡嗡作响,几乎产生了音暴(当物体的速度突破音速后,由于物体本身对空气的压缩无法迅速传播,逐渐在物体的迎风面积累而终形成激波面,在激波面上声学能量高度集中。这些能量传到人们耳朵里时,会让人感受到短暂而极其强烈的爆炸声,称为音爆)

    仿佛发现了新世界,秦风又挥舞了几下拳头,发现自己对于身体的掌控要较之数据化时强大了何止百倍?

    他的**力量变化并不大,但是对身体的掌控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也只有现在这样的掌控力才配的上空间对松果体一阶进化的评价——能够完全掌控自己的身体。

    当秦风在数据化情况下开启松果体一阶进化的时候,他就以为人类对身体的掌控达到那种程度已经是登峰造极了,但现在回头看来,那只怕是对身体掌控最基础的应用了。

    “这样的力量?”秦风双眼渐渐蒙上了一层如同白内障患者一样的白雾,他心神渐敛,尽全力一拳向前击去。

    空气,摩擦,肌肉纤维的断裂与水分子的聚集。

    “轰隆!”

    拳速突破了音障,巨大的引爆引得周围人几乎耳鸣。

    而秦风的拳头周围出现了一蓬白蒙蒙的雾气(音爆云),这雾气突然出现,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

    “这是!”学霸在无可抗拒的捂着耳朵后悚然对秦风说道“秦爷,你刚刚那拳突破音速了!”

    秦风猛然击出一拳后,整个手臂都松垮垮的垂了下来。

    “什么?”秦风苦笑着将肌肉撕裂、韧带拉伤加上臂骨错位的右臂安了回去“我又不是神斗士星矢,上哪来的音速拳。”

    在看到学霸将手放下之后,老大老四也放下了手,不可思议的看着秦风。

    刚刚秦风那拳实在太过震撼,一拳出手带出音爆云,还没听说过谁有这种丧心病狂的拳速。

    “秦爷,只有突破音速的物体才能产生音爆。你这拳的速度百分百突破音速了,也就是说…没错,你确实自行领悟了圣斗士星矢中的音速拳。”学霸咧着嘴笑道“这样的拳你能打出几次?”

    “能打出几次我不知道,但是刚刚那一拳头过后这十几分钟内我这条胳膊是别想动弹了。就算我把松果体的全部能力都用在恢复这条胳膊上,至少十五分钟以后这条胳膊能恢复正常。”秦风轻轻动了动被拉伤的肌肉,呲牙咧嘴的说道。

    “这样啊。”学霸思索了一会问道“那这样的拳速秦爷你自己能接下来么?”

    “接不下来也躲不开,这样的力量其实已经超越了我的实力范畴。我想要打出这样一拳就要用松果体一阶进化让全身的肌肉纤维都为这一拳服务。”秦风挑了挑眉头“但这样的一拳打在我自己身上我也承受不住。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把我身子打出个大洞,当然,出拳的胳膊也一定会骨折。而且是粉碎性的那种。”

    “又不属于常规武器行列,哎。”学霸叹了口气“秦爷,如果你什么时候能把这种拳速和力道都达到常规武器水准了,我估计你就离独步天下不远了。”

    “算了吧,一个加法尔就差点把我们团灭了。我就是拳速能突破音障也没可能一拳打碎碧哥在上个世界制造出来的那种魔法墙,千万不能小看资深者的恐怖啊学霸。”秦风摇头说道。

    “如果你手上再拿着阿塔玛之戟呢?或者是你那把博伊刀,嘿嘿嘿,能造成的伤害我都不敢想象啊。”学霸猥琐的笑着“就凭你那把刀的锋利,配上你的力量与速度,我想砍破主战坦克的装甲都不是什么大难事。”

    “别想好事了,先说说我们接下来的行军路线吧。现在还剩呃…228个人。距离下次安全区收缩的时间还有15个小时。”秦风看着铭牌上的地图显示“也就是说,十五个小时后,这片机场岛上的人数会以几何倍数增加。据我估算,机场岛的面积绝对不会到200平方公里,人均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我们很容易遇到别的小队的。”

    “现在人数已经几乎是世界刚开始时候的两成,全新人的队伍和智障队伍应该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队伍中应该都是有资深者存在,或者全部由资深者组成的强队,如果和别的小队碰面,即使我能第一时间切入敌阵,双持s686带走两人就已经是极限了。再配上刚刚的那种能力应该能秒杀三人,然后我就会进入乏力期。这样的我们太容易被人一网打尽了。”秦风咬着手指分析道。

    “嘿嘿嘿,就像你的说的那样,你能瞬间秒杀三个人。把这种实力展现在对方面前,不就能给对方造成一种我们团队很强的错觉了么。”学霸淫笑不止“那时候自然而然就可以和别的小队说联合的事情了。”

    “怎么说?本身比人家强还不选择把对面全部吃掉,这不一下就露馅了?”

    “不,很简单。我会告诉他们我们是一支强队,但在如今的世界中仍旧处于弱势,带给他们生存危机,他们自然会选择和我们合作。”学霸夸张的做了个拥抱的动作“弱者,只有联合才能活下去,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我真希望不会遇到比我音爆状态还强的资深者,那我们可真就成羊入虎口了。”秦风叹了口气。

    学霸这家伙,无论是布局还是办事,永远都会将收益摆在第一位,只要收益到位,多大的风险都敢去冒。说白了也就是赌徒亡命徒,不过就现在看来,学霸成功的时候要多余失败的时候。

    成则收益无穷,败则一败涂地。

    谁都没法说学霸这种布局方法的优劣,毕竟团队之中还没有出现过其他的布局者,白泽就先忽略不计了吧。

    想到白泽,秦风心中又是踏实了不少。虽然现在仍旧不知道这小子的来历,但看上去他是和何苏一个阵营的,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

    ……

    “我就说他肯定死不了嘛。”白泽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长了出来,但是他处境却极其凄惨。

    再一次鼻青脸肿的白泽正被何苏用反关节技踩在脚下。

    “我似乎有说过,不要让他有生命危险吧?”何苏的眼中闪露着危险的光芒。

    “头头头,你听我解释。之前秦风按照他们小队智囊的建议,在海上停留遇到了邓氏鱼,这完全出于我的意料之外啊。”白泽疼的冷汗不住从脑袋上滴落,向着何苏解释道。

    “哦?这就是你不去帮他独自逃生的理由?”何苏手更紧了一下,疼的白泽一声哀嚎。

    “真的不是,要断了,头你轻点,真的要断了。我知道我过去也是送死的,所以才没去支援。”白泽痛苦的呻吟着“秦风这不没死,反而因祸得福变成了现实者么。嘶…真要折了,头你松手吧。”

    何苏哼了一声放开了白泽。

    白泽捂着几乎被扭断的胳膊坐在地上倒吸着凉气。

    “我不管那些,既然空间的支线任务变更了,那你就想办法回到秦风身边让他安全一些。如果他死了,也不用我出手,空间直接就会把你抹杀了。”何苏瞥了一眼被折磨到颓废的白泽“如果不想陪葬就好好保护他。”

    “可是他现在明明已经比我能打了好不好!”

    “但是他们团队的智囊是个智障。”

    “头!你要不要讲点道理,如果我回去直接被不由分说的打死了我找谁说理去?”白泽苦着脸,就差给何苏磕两个了。

    “和我没关系,但是你要敢透露一点和我有关,或者和当年那件事有关的话,我就送你个烟花。”何苏说完话也不等白泽回答,再次身形微动,消失在了白泽眼前。

    “造孽啊…”白泽痛苦的掩面长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