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觉醒!剧毒之蜇!
    “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慵懒的午后,朗姆酒与烟草,咖啡与猫。

    何苏安安稳稳窝在秦风的怀里,晒着太阳,为他读着书。

    而秦风却已经有了轻微的鼾声。

    何苏哼了一声,小手捏着秦风腰间的嫩肉转了个圈。

    “喂!你有没有听我在读啊!”何苏冲着猛然惊醒的秦风问道。

    “有有有,我知道你在读老人与海。”秦风揉了揉腰间被何苏掐青了的嫩肉说道“嘶…真疼,闹着玩下死手啊。”

    何苏白了秦风一眼,继续读起了未竟的故事。

    ……

    “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秦风默念着,他眼中已然布满了血丝。

    坐以待毙?怎么可能!

    秦风握着锤子的双臂肌肉鼓胀的如同即将撕裂,他狠狠一锤抡在了邓氏鱼那丑恶的大嘴上。

    这一锤的力量足以掀翻轿车,但是对于邓氏鱼那庞大的体重来说还是差的太多。

    邓氏鱼上颚受击,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但想要吞噬秦风却已经是不可能了。它猛然间闭上了巨口,汹涌的洪流喷涌而出,几乎将秦风冲跑。

    眼看着马上落入水中,秦风在心中快速的计算着“我水性虽然还不错,但哺乳动物和鱼类比水性肯定行不通。再者,拎着这锤子也不可能游泳。”

    “水下是它的天下,我必须把战斗拖到水上来!这样才有一线生机!”

    “船已经翻了,怎么才能把战斗拖到水上呢?”秦风的脑子疯狂的运转着。

    方法还没想出,但已经非常接近水面,秦风只好用出了唯一的主动技能。

    “跳锤!”

    秦风踏着水,跃上了十米的半空,直接就奔着身下仰视着他的邓氏鱼砸去。

    因为秦风一直处于松果体一阶状态,在释放技能时竟然产生了一丝明悟。

    之所以技能释放成功,就是因为秦风下落再起跳的时间间隔非常短,力量非常之大。因为力量与速度的缘故,水的表面张力为他提供了跳跃的平台与机会。

    “原来是这样么?”秦风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瞬间就想通了该如何将这场看上去不可能胜利的战斗,转为自己的主战场。

    邓氏鱼虽然是远古时期最顶尖的掠食者,但是大脑容量的进化程度明显弱于它那庞大的身躯。看着如同流星一样砸下的秦风,它不闪不避,用着自己满是骨质的大头迎接着这一锤。

    “duang!”

    一声闷响,秦风双臂几乎被强大的反震力震的脱臼。邓氏鱼也不好受,大头猛地一沉,如同鲤鱼之与菜刀背一样,被敲得晕晕乎乎。

    即便如此,它那大头却并没有骨裂,骨质间的特殊结构吸收了不少的力量,让它免于被打晕之苦。

    疼痛并没有让这凶兽退缩,反而更加激起了它的凶性。不等秦风跳开,它的鱼头一摆,直接将秦风甩向了半空。

    秦风立足未稳,仓促间直接被邓氏鱼甩了出去。

    与庞大的身体截然不符的是邓氏鱼极为灵活,在将秦风甩出去的瞬间,就已经凭借着本能向前一扑,大嘴张开向着秦风咬去。

    秦风在空中无法施力,此时眼见鱼嘴在眼前,却也无法脱身,眼睁睁看着自己向鱼嘴里掉去。

    邓氏鱼没有牙齿,在上下颚间有着锋利而坚固的骨片。配合着邓氏鱼空前绝后的咬合力,只要这骨片咬瓷实了,别说秦风,就算和秦风等比例的软质地金属怕也是吃不消。

    秦风看着面前的巨口,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身侧一横,整个人都进入了邓氏鱼嘴中。

    “不能让它合上嘴!不然一定会被压成肉饼!”秦风心中了然。

    此时只要稍有不慎,一定会成为邓氏鱼嘴里的美味!

    要知道邓氏鱼的咬合力可达十吨。虽然秦风的力量值已经高达近40点,但如此的咬合力度绝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秦风心知如此,索性用锤子羊角的一面勾上了邓氏鱼的食道壁,用尽全身力气向着邓氏鱼的食道内滑去。

    邓氏鱼的食道较为宽阔,容纳秦风这样体型魁梧的人进入还绰绰有余。

    在爬过邓氏鱼的食管后,秦风发现即将下坠,赶忙掏出了博伊刀,狠狠插在食道壁上,停止了下滑。

    在漆黑无光的鱼体,秦风先是闻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恶臭,而后摸到了不少油滑湿溺的东西。

    秦风从铭牌中取出了手电微微照亮,发现自己已经顺着食道到达了即将进入这怪物胃部的地方。在这大鱼的胃里,赫然有这三四具已经腐蚀的看不出人样的骸骨。

    酸味和**的臭味熏的秦风直欲呕吐,他的手紧紧把着博伊刀,保持自己不会掉下去。

    秦风想的很简单,这邓氏鱼根本没有咀嚼器官,之所以还能消化胃中的食物,一定是有着强大到逆天的消化功能。

    这样一条远古鱼类的消化功能不会过于复杂,所以它消化的强大一定是因为消化液的强大!

    看着大鱼蠕动的胃中几具人类残骸,就能知道这消化液的恐怖。

    有一具尸体的右腿已经完全不见了……包括骨头。

    秦风知道现在绝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他将锤子狠狠钉在大鱼的胃壁上,从铭牌里掏出了s686。

    “砰砰!”散弹枪巨大的威力似乎对大鱼并没有什么效果,两枪过后,虽然能看到大鱼的胃壁已经有鲜血渗出,但离被打破却还有着极大的距离。

    秦风只有二十发霰弹枪的弹药,按照这个效率打下去,怕是根本无法对大鱼造成致命伤势。

    一犹豫的功夫,大鱼猛然间因为吃痛开始了剧烈的翻滚,海水向着大鱼胃中涌入。

    秦风弃锤,双手死死的把住了博伊刀,甚至连刀的护手都扎进了大鱼胃壁,这才不至于被冲到胃中。

    但问题接踵而至——大鱼为了缓解胃部的疼痛,隐入了大量的海水,这样下去,秦风很快就会窒息而死。

    他想要顺着食道壁爬出去,趁着大鱼张嘴的功夫逃跑,奈何涌入的水量太多,他勉力维持不掉下去已经是万幸,哪有机会在爬上去?

    “就算死,也不要死在这个地方!”秦风在海水巨力的冲击下,已经感觉到有些憋不住气了,握着刀的手,也渐渐无力。

    “如果要死,那就一起吧!”眼见逃生无望,秦风那股不要命的狠厉涌了上来。

    他从铭牌中掏出了身上仅有的三颗手雷,全部拉开保险栓之后用尽全身力气,向着大鱼胃部的最深处丢去。

    手雷引信的时间有五秒。

    这五秒为了对抗水压,秦风已经是精疲力竭。

    终于…

    “崩!”

    一声巨大的闷响过后,大鱼的后半截身体被整个炸了开来,秦风也被爆炸的冲击波震的几乎吐血,海中弥散的血水浓的秦风睁不开眼。

    水中手雷弹片的威力因为液体的阻力变得很小,但同时因为水的密度要较之空气大太多,会在爆点附近产生超高压,产生较之陆地上更为可怕更为致命的超高压。

    凭借着巨大的压强,秦风误打误撞扔出去的手雷竟是将邓氏鱼的后半段身体活生生炸碎!

    邓氏鱼的生命力极为顽强,在被炸开了半截身体后竟依旧不死,疯狂在海中做着最后的挣扎。

    秦风确是已经到了窒息的边缘,他猛地拔出博伊刀收回铭牌,吃力的向上游去。

    他所不知道的是,刚刚和这邓氏鱼角力的一分多时间里,因为吃痛,大鱼疯狂的向海下潜入了近五百米。

    要知道,一般徒手潜水的深度大概在十到十五米之间,如果有专业设备的话,潜入150米的深水基本就已经是正常人的极限。目前吉尼斯世界纪录也不过是350米左右。

    如果不是秦风的身体素质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类太多,只怕此时就已经会被海水巨大的压强压得爆体而亡了——500米深,实在已经超过了正常人能够接受的范围太多太多。

    即便如此,秦风也极不好受。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的海水,让他较之窒息更为紧迫。

    剧烈的压迫感让他只觉得从身体的各个毛孔里都在向外渗着血液。

    “不不不!不要死在这里!我还有太多的事没有搞清楚!”秦风心中疯狂的嘶喊着,他手脚并用,疯狂的向上划水。

    动作越快,耗氧量就越大,本就已经接近窒息的秦风已经感觉到头昏眼花,窒息所独有的快感已经让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邓氏鱼在挣扎着下沉,秦风在挣扎着上浮。

    同样的是,二者似乎都快死了。

    氧气,已经完全不够秦风用了,他只感觉眼前的世界在逐渐灰暗下去。

    在最后一次划水后,秦风的意识渐渐模糊,手脚拼命想要划水,却再也做不出划水的动作。

    那熟悉的红光,却猛然间亮了起来!

    秦风满是二氧化碳与氦气的肺中,在发生着某种神奇的变化,已经因为无法提供氧元素几乎寂静的红细胞也悄然改变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