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养殖者弗雷迪!(五)
    何苏被秦风绕的迷迷糊糊的,她茫然的问道“你是不是没醒酒,你在说什么啊?”

    秦风知道这个问题很难解释,他咬着指甲“按理来说我今天该干嘛?”

    “按理来说?按理来说你应该在家待着陪我啊。”何苏虽然不知道秦风抽哪门子风,但是她很清楚的把握住了一个事实——他还是秦风,但貌似失忆了。

    既然他不记得自己要去干嘛,索性就不告诉他他该去干什么了。那,太危险了。

    如果连这种细微的变化何苏都发现不了,她也就不会被称之为洞察人心的百变魔女了。

    秦风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他再了解何苏不过。

    他记得曾经岁月的点点滴滴,他记得何苏…

    曾经岁月的点点滴滴?

    秦风猛然愣住了。

    自己是怎么与何苏相识相知到相爱的,他完全没有印象,他只记得自己很爱很爱何苏,甚至可以为何苏牺牲生命,却是一点都想不起来曾经的过往。

    他只记得一些与何苏相处的片段。

    他记得床上的疯狂,他记得关于何苏很多小事。

    但是重要的事情一件都想不起来。

    何苏的生日他记不得,自己与何苏是战友,又参与了什么战争?自己印象中曾经背着何苏做过一件大事,才导致何苏的离开,那件事却又是什么事?

    他还记得在空间里偶遇时曾经问过何苏是怎么活下来的。

    那句话无比的自然,却又忘了当时的事情。

    怎么可能啊!

    自己到底怎么了?!

    秦风只感觉自己的脑子仿佛要炸裂了一样,从来没想过的问题一旦想起,脑子便痛的厉害。

    秦风双手掐着太阳穴,痛苦的弯下了身子。

    “喂!你怎么了!”何苏看到秦风痛苦的表情,连忙起身抱住了秦风。

    秦风用力的甩着脑袋“头…很痛啊!”

    “你不是昨天的宿醉这么严重吧?”何苏连忙蹦下了床,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蜂蜜为秦风调着蜂蜜水。

    水递到了秦风手边,秦风却没有接过蜂蜜水,他的身体上竟然在梦境里开始凸显出血日纹身!

    要知道,秦风的血日纹身是在进入空间之前才堪堪出现!这梦境几乎是百分百还原的现实,还原的是他潜意识中的回忆,此时根本不可能出现血日纹身!

    除非,那纹身他原本就有。

    “天!竟然又出现了!”何苏大惊失色,赶忙将已经开始痉挛的秦风抚平在床上,为他揉着脑袋,敲打起胸膛。

    过了好一会,血日纹身才没有继续凸起。

    此时秦风血日纹身上的皮肤已经比正常地方高出将近一指高,像是水肿一样的苍起,看着异常的可怖。

    何苏叹了口气,默默背对着秦风,露出了光洁后背上的纹身。

    钉在十字架上的天使!

    天使赤/裸着完美的身躯,圣洁的面庞低垂着,似乎是因为钉在十字架上太久,已经精疲力竭无力继续反抗。

    原本应该铺张开的羽翼满是残缺,甚至有些地方的羽毛都已经落尽,露出了羽翼的肉身。

    再看向十字架,却不是正常的十字架,那上面满是荆棘与倒刺,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那名被禁锢的天使。

    这纹身说不出的诡异。

    说圣洁,似乎并不圣洁。说邪恶,却还有些赎罪的味道。

    光看画工,何苏身上的纹身较之学霸的阿努比斯纹身,老大的蝎子纹身却是不知要强到哪去了。

    随着何苏的呼吸,她身上的天使竟然慢慢展开了翅膀,圣洁的白光从何苏后背上照耀着秦风,为他修复着胸口血日纹身的恐怖凸起。

    那圣洁的白光,与空间内房间的修复白光竟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小秦风,这是你这个月第三次了。如果再这么下去,你的血日纹身肯定会觉醒,就算你再怎么不愿意,也会被各种原因强制选入空间的。”何苏为秦风修复完伤势后,脸色变得极其苍白“我这次为了压制它,几乎把我自己的纹身激活了。我…哎,没关系,反正已经这样了,大不了我们一起进空间,是死是活能在一起就好。”

    秦风听着何苏的话心中却是泛起了轩然大波。

    自己以前就有血日纹身?而且何苏还知道这个事情?还能够压制血日纹身,减缓他选入空间的脚步?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不符合常理了!

    如果这真的是他的潜意识,为什么他自己会不知道?!需要弗雷迪将他带入梦境才知道所有的一切?

    秦风慢慢爬起了身,看着何苏的眼睛。

    “你有没有对我隐瞒过什么事?”

    何苏刚要发火,但见秦风问的严肃,却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没有。”

    “下面我要说的话,你尽最大努力去理解。能理解多少你就理解多少,好不好?”秦风看着胸口已经逐渐褪去颜色即将要消失的血日纹身,对何苏问道。

    “好。”何苏回应的异常干脆。

    “首先,我不是现在的我,我是来自以后的我。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参考诸多的穿越电视剧。”秦风随手拿起了一根烟“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分手了,在我们分手大概三四年左右,我被斗兽场中的选入者追杀,战败身死,却无比神奇的进入了斗兽场。”

    看着何苏有些黯然的神情,秦风惊道“你知道什么是斗兽场,什么是选入者?”

    “废话,我要不知道,你早就进斗兽场了。”何苏说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以后的某一天会分手,你不是说…会娶我的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像关于你,关于血日纹身的一切记忆都像是被封印了一样。”秦风只要想起这个事,脑中就会一阵的神经痛“我隐约记得你好像不让我去做什么,我一定要去做,结果我们都差点死在那场战斗中,奎子和浩南也卷了进去但是侥幸逃脱。我却死活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了。”

    何苏猛然醒悟,她对秦风说道“我明白了,你要说的大概就是以后的你,会失去所有关于斗兽场和关于我的记忆。现在你要么是穿越回来的,要么是再用某种催眠手段寻找着记忆,我也不是真的我,我只是你潜意识中的我。”

    对于何苏的脑子,秦风一向是佩服的。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秦风点头说道“你确实是我潜意识中的影子,真实的你也进入了斗兽场。”

    何苏惊道“我也进入斗兽场了?那,我活下来了么?”

    “当然,你很强,强的我难望项背。”秦风苦笑道。

    “开什么玩笑,你现在都已经松果体二阶了,我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三四年内追上你吧。”何苏翻了个白眼“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油嘴滑舌了。”

    秦风再次被震惊到了,他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体会着松果体的变化。

    是的……二阶。

    较之一阶明显要更加的强大,甚至他要去细微感知的话,能感觉到每一根汗毛上的气流。

    “可是…可是我进入空间战斗了很久之后才强行开启的松果体进化!如果没有空间的帮助,我怎么可能开启松果体进化?”

    何苏像不认识秦风一样,呆呆的看着他“我教你的东西你完全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松果体的开发法则。”何苏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赶忙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床头柜二层拉出了一个保温匣。

    保温匣做的极其富有未来感,上面的金属涂层泛着青色的光芒。

    何苏从匣子中抽出了一支金属注射器。

    “开启松果体返祖现象的药物你总记得吧?”

    秦风木然的摇了摇头。

    不等何苏再次发问,秦风却是伴随着一阵失重感,猛然从梦境中惊醒。

    他乎的坐起身来,发现自己正在梦境中营地的帐篷里。

    在他身边躺着的老大几乎是同时惊醒,肚子上被弗雷迪抓出的伤口触目惊心。

    “我艹!我就知道又是幻境…”老大虚弱的咒骂着,从空间铭牌中拿出了绷带给自己包扎着“憨憨,你没事吧?”

    秦风木然的摇了摇头,走出了帐篷。

    看着在梦境中命悬一线的伙伴们纷纷走出帐篷,哭泣相拥着彼此,心中却是一阵的茫然。

    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

    猛然间,他想起了在梦境中吊在死亡边陲的学霸,连忙掀开了学霸的敞篷。

    一个双目失明的胖子,正坐在那里嘿嘿的傻笑着。

    ……

    弗雷迪大睁着眼睛看着自己胸腹处的窟窿。

    在现实中,这个男子长着一张摄人心魄的脸。虽然已经将近中年,但依然极有味道。

    他是斗兽场中极其有名气的精神力特长者,自从于猛鬼街世界中,在梦境中巧妙布局杀死了弗雷迪并吸收了这名恶鬼的精神碎片之后,整个空间没有谁不知道梦境杀手弗雷迪的大名。

    他是这个空间内最出名的精神力养殖者。

    此时这名精神力特长者明显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命悬一线。

    线的那头,就在何苏的手里。

    他愣愣的看向带着冷笑一步步走来的何苏,失态的叫到“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