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养殖者弗雷迪!(四)
    抱着姐姐渐渐冷却的尸体,学霸不断轻抚着她嘴角的血渍,一遍又一遍,生怕擦不干净,生怕爱干净的姐姐不高兴。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学霸神经质的喃喃自语着“我又见到你了,既然你还是你,为什么我却不是我了呢?”

    “幻境就幻境吧,你死后我像条哈巴狗一样苟活了这么多年也该活够了。”学霸擦着脸上的泪水“那我就…陪你去吧。你之前说过我们要一起走的。”

    肥胖的脸上带上了一丝解脱,向着尖锐的铁管撞去。

    ……

    “看到了么?你的队友里有眼里只有彼此的小情侣,有废物的刺客,有被基佬摧残过的猪猡,还有爱上自己亲姐姐的变态胖子。”一个带着牛仔帽的烂脸男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秦风面前有着五团氤氲的雾气,每一团雾气中都是他队友所面对的一幕幕画面。

    所有的画面都逐渐定格,李纳纳的惊慌失措,老四的惊骇欲死,老大的愤怒,十四的绝望还有学霸的……解脱。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都映在他的脸前。

    那种能看到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让秦风心如刀绞。

    原来,伙伴们都有这么多藏在心底的痛?都有这么多不为所知的惧怕与过往?

    那我更该去守护这群人啊……

    秦风死死的攥着拳头,看向面前冷静的如同死水一样的男人。

    和其他人面前的疯癫不同,在秦风眼中,这个烂脸的男子只有一味的冷静。

    “你在气愤?”烂脸男子摇了摇头“那是很愚蠢的情绪,这样的情绪只会让你失去理智做出不冷静的行为。”

    “我看过猛鬼街,我知道你是弗雷迪,我知道现在我们都在梦里。可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你又想做什么?”秦风并没有暴起发难,毕竟伙伴们的生死,都只在他的一念之间。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绝不是面前男人的对手。

    “弗雷迪?”烂脸男人用带着爪套的手敲了敲自己裸露在皮肤外的脸部肌肉“是了,他确实叫这个名字。别人也喜欢这么叫我,但,他不是我,或者说,他只是我的一部分。”

    秦风眼睛眯了起来,他反应了几秒钟才明白面前这男人话的意思。

    弗雷迪,猛鬼街中那个强悍到无解的boss,被面前的男人杀了,并用某种方式吞噬了!

    瞳孔微微收缩,秦风手心里都是湿滑的汗水。

    “我曾经也是一名选入者,既然被空间投放到了这个世界,当然是要杀人的了。”弗雷迪耸了耸肩“但之前你们杀了不少我的肉猪,让我损失了很多分。我只好亲自来看看了。”

    说着弗雷迪凭空一划,竟是将空间撕开了一道缝隙,不知从哪拉出了双臂俱断的白泽。

    “我的能力很简单,就是操控梦境,看到你们的过往,看到你们最不堪最惨痛的记忆。加上猛鬼街那位朋友在梦境中堪称主宰的能力,自然是所有能够思考生灵的克星。”弗雷迪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他指着白泽说道“这个小子加入了我们队伍,让我来袭击你们。”

    秦风面色铁青的看着白泽。

    “不要着急,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特意催眠了这个小子,这才发现是有个可爱的姑娘想要对你进行一次爱的试炼。”弗雷迪抓起了白泽的脑袋“结果你猜怎么着?”

    “什么?”

    “结果我发现你们竟然掌握着进入空间的方法,我想,既然能进来,自然也就出的去。”弗雷迪冷笑道“只要你告诉我能够脱离空间的方法,我可以放你所有的伙伴一条生路。”

    白泽的双臂明显是被弗雷迪的铁爪硬生生拧断的,伤口处还有着极不规则的碎肉。

    白泽却是率先喘息着答道“能进来不代表能出去,你就是杀了我们也没有用。我已经很努力的向你证明这点了,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

    弗雷迪摇了摇头“把你们带到我的梦里当然不会只想要这个答案。你们两个是我见过最独特的小家伙,较之强大无比的资深者更为独特。”

    秦风的关注点却不在这上,他只听到了爱的试炼。

    他只知道何苏让白泽来带人攻击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弗雷迪用爪套打了个响指,发出一声极其清脆的金属交鸣。

    “请集中注意力,这样的提醒不会有下次。如果你再分神,我会每次杀掉你的一名队友。”看着秦风阴沉的脸色,弗雷迪毫无感情的说道。

    “好。”

    没有讨价能力的对话,秦风知道该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

    弗雷迪指了指白泽“我虽然催眠了他,但也只能看到他的梦境,能读到他的思想但却找不到恐惧。一个不存在恐惧这种情绪的人,呵呵呵。”

    弗雷迪笑着,脸上却依然没有表情,语气也依然的平静。

    “至于你,就更有趣了。我发现我竟然没法进入你的梦境,你身上的空间烙印也似乎在保护着你。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弗雷迪看着秦风。

    “我只是一个大学生。”秦风如实回道“以你的强大可以非常轻易的攒足回归的积分,我希望你不要为难我的伙伴。不然,我会一直追杀你下去,直到你死或者我死。”

    “哦?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有能力追杀我?”弗雷迪摇了摇头“你的威胁毫无分量。”

    “如果我的威胁毫无分量你就会先杀几个我的伙伴来震慑一下我。”秦风盯着弗雷迪的眼睛“但是很可惜,你进入不了我的梦境。既然你的能力只是在梦境中所向披靡,自然也就没法威胁到我。”

    “不要忘了,你现在就在梦里。”

    “我是在梦里,但是在你或者其他人的梦里。按照猛鬼街里的剧情来看,只有在我的梦中杀了我,我才会死,在你或是其他人的梦里杀了我,我只不过是真的做了个噩梦。但是,如果我在这个梦中杀了你,你会死。”秦风非常诚恳的说道“所以我希望你能放了我的伙伴,不然我一定会用尽我的后半生去追杀你。”

    弗雷迪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但你终究不是我的对手。”

    “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我只要不死就有无数变强,无数能杀你的机会。更重要的是,看你到现在的表现,我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你有极其良好得教养。现实生活中不是位高权重就是某些西方国家的贵族。”秦风表现的极其卑微“一个人喜欢和人打交道,也喜欢和人打仗。但绝对不会和一条疯狗过不去。如果你坚持杀死他们,我以后就会变成一条这样的疯狗,我会穷极一生,恶狠狠盯着你的小腿骨,只要有机会就会扑上去咬一口。”

    弗雷迪静静的思考了一会,点头道“成交,但是作为换回你伙伴的条件,我需要你向我打开心扉,让我进入你的梦境,一次就好。”

    “为什么?”

    “人对于未知的事物会永远充满了可怕的好奇心,自从我发现无法进入你的梦境,这种好奇心就愈演愈烈。”弗雷迪轻声说道“况且,我很好奇一个在其他人梦境中都是如此可靠的人,他会害怕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进入我的梦境之后会不会杀我?”

    “这是自愿的交易,我没有强迫你选择。你当然可以拒绝。”弗雷迪笑道“但你真的忍心看你的队友们一个一个死去么?”

    “成交。”秦风十分坦然。

    “那么敞开你的心扉,让我看看你的恐惧吧。”弗雷迪闭上了眼睛。

    秦风也闭上了眼睛,很快就感知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流在试图撬开自己的意识。

    他默许了…

    眩晕感,惊醒。

    秦风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边是睡的香甜的何苏。

    他想要仔细回忆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

    所有的记忆都是模糊的,什么都记不住,什么都想不起。

    秦风紧紧皱着眉头,从床上坐了起来。

    床垫是柔软的席梦思,秦风起身便惊醒了身边的何苏。

    何苏露出一截光洁的手臂,胡乱前伸抱住了秦风的胳膊,半梦半醒间呢喃着“再睡一会,再睡一会,你不是把活推了么。”

    “活?什么活?”秦风竟然完全想不起来这到底是自己的哪一段记忆,似乎这记忆是凭空出现的。

    “难道,我的记忆被篡改过么?”秦风猛然间发现了一个极有可能的事实“我记忆中的何苏,我记忆中的过往,我记忆中的那些兄弟与事情,怎么可能是假的!”

    一旦一个可怕的念头发酵便再也止不住。

    他轻轻的唤醒了何苏。

    何苏老大不情愿的揉了揉眼睛,看着准备起身的秦风,一下子清醒了起来“不是说好不接这个活的么?你要干什么去?!”

    秦风苦笑着说道“我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但现在我正在自己的记忆里。你也是我回忆中的你。”

    何苏一脸的迷茫,完全不知道秦风在说什么。

    “我只想知道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这一段过往,我想知道,我的记忆,哪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