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养殖者弗雷迪!(三)
    看着被推开的大门,学霸不屑的冷哼道“还玩这招?我们还没进空间的时候就被一个叫梦魇的把这招用烂了,你现在对我使用,你觉得会生效么?”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学霸整个瞳孔猛然收缩。

    那个高挑的假小子…可不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姐姐么?

    一瞬间学霸甚至忘记了自己正处于极度危险的幻觉中,他情不自禁的对着那个高挑的假小子伸出了手“姐…是你么?”

    学霸的姐姐把两双鞋一踢,就奔着学霸奔来,完全无视学霸的护体法盾,亲切的揉了揉他的脑袋“哈哈哈,臭小子,我回来了,想没想姐姐,我可是给你买了巧克力豆了。哎?你小子脸怎么了?是不是那个王八蛋又打你了?”

    学霸一时呆住了。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眼前的姐姐不就是他印象中那个大大咧咧,像风一样自由的女子么。

    学霸眼中雾气氤氲,哽咽道“姐…姐,我又看到你了。我好想你,我…你知道我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么?”

    看着学霸哭的如此伤心,高挑瘦削的假小子一时间慌了神,这还是那个木讷的弟弟么?那个该死的男人是下了多重的手才把弟弟打成这个样子的啊!

    心疼的将学霸抱在怀中,她轻轻的拍着学霸的后背“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回家了么。你放心,姐肯定给你讨个说法,那个王八蛋越来越过分了。”

    “姐…”学霸多年来压抑的情感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眼泪不住的流淌着,打湿了姐姐的衣服。

    她从没见学霸这么哭过,从来都没有。

    哪怕那个王八蛋一次喝醉之后把弟弟打的半死,他都没这么哭过。看学霸哭的这么伤心,不知道受了多大的委屈。

    拍着学霸的后背,她轻声的安慰着“不哭了不哭了,男子汉掉金豆子,丢死人啦。”

    在姐姐的怀里,学霸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那是比秦爷还要踏实的依靠,比早就死去的父亲母亲更加温暖的怀抱。

    无论是伤痛还是委屈,只要那个假小子一样的姐姐,摸摸他的头,跟他说一句有我在什么都好。学霸就感觉这世界就依然是完整的。

    只要有姐姐站在他身后,他便无所畏惧。

    一个人,就是他生命的全部重量。

    没人爱他,没人关心他。所有人都骂他、打他、轻视他、侮辱他……但无所谓,姐姐在…

    学霸在很久以后的岁月里才明白,在他的生命中,不幸的童年和少年生活里。姐姐扮演了他的父亲母亲和师长。

    在很久很久以后他才明白,自己对姐姐的那份感情——叫做‘爱’。

    不是姊妹之爱,不是亲情之爱。

    她是学霸唯一爱过的女人,虽然她是他的姐姐,虽然这段感情只能成为深夜不断惊醒他的梦魇。

    但不重要,她不就在眼前么。

    学霸哭着也笑着,哪怕能重逢,只是那么一个刹那也好。

    “好啦,小傻子,我得去做饭了。不然那个王八蛋回家我们还要挨揍。”学霸在她身前不断的磨蹭着,让她也有些难为情。

    学霸坚定地看着姐姐,努力平复着抽噎。

    “姐。”

    “啊?什么?”

    “我爱你。”

    “我也爱你啊。”

    “不,姐,我要说的是,我爱你。”学霸看着姐姐,稚嫩的脸庞上只有久经岁月磨砺才会显露出的眼神让他姐姐一阵失神。

    “你…你在说什么啊!”姐姐只感觉面上有些发烫,把学霸扯离了自己的身边“小小年纪不学好,竟学人家弄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姐…我现在在做梦,其实你已经死了很久了。我很清晰记得,那天……不,就是今天,我们的后爸喝多了回到家。”学霸重新抱住了姐姐“他喝多了,以为你是妈妈,想要扯你衣服,你没听他的话。”

    学霸双眼有些迷离,陈述着当年的往事。

    “小子?你是不是发烧了?”姐姐半蹲下身,用额头贴着学霸的额头,疑惑的问道。

    学霸趁着姐姐蹲下的功夫,重重亲在了她的嘴唇上。

    “啊!”姐姐不敢置信的看着学霸“你在干嘛?!”

    学霸疯癫的笑了“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说着说着,却是被涌上眼角的泪水逼的哽咽了。

    “他要用刀挑开你衣服,你不让。他…可能是失手吧,一刀从你的前胸扎入了后背。我一直在旁边看着,我没敢出来。”学霸痛苦的揪着头发“你知道吗?在今后的十余年中,我每每想起这个场景我都怕的要死,我也恨的要死。我怕,是怕当时我冲出去自己是不是也会被后爸杀了,我恨,是恨为什么我不冲出去陪你一起去死。”

    “我恨自己懦弱,我恨一看到后爸的皮带我就不由自主的发抖,我恨为什么我不能站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为她挡下所有的风雨!”学霸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我好恨自己啊!因为十几秒的懦弱,要用余生去偿还……用没有你的余生去偿还!”

    姐姐却是身体渐渐的僵住了,看着学霸一字一句的问道“小子,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我知道,姐姐我都知道。”学霸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虽然我知道这是梦里,虽然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改变结局,但是既然我有和你一起重来的机会,我宁愿和你一起去死。”

    “我看过穿越的电视剧。”学霸的姐姐却是口吻已经不如之前严厉了,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确实不是那个你了,你变得…很多,成熟了好多,也疯狂了好多。”

    姐姐看着学霸的脸思酌了很长时间,才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就姑且当你说的都是真的吧。”她认真的说道“如果他要杀我们,我们走就是了,为什么一定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大不了,以后姐姐打工养活你。你好好上学,你这么聪明,以后一定有出息…不要学妈,不要学爸,也不要学我,我们都只能低声下气一辈子给人打工。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当官,这才是你应该走的路知道吗?”

    学霸却是依然抱着姐姐不愿意松手“我知道这是梦…走远了就醒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死在一起也好,我哪都不想去。”

    姐姐蹲下了身,半跪在学霸的面前,为他整理着衣衫。

    “飞起乖,哪怕你真的是穿越了,死了也就是真的死了。要是老天爷真的给了你一次穿越的机会,干嘛不好好利用?姐也不想再死一次,我们走吧。”

    学霸死命摇晃着脑袋。

    他知道,这就是一个如同当时在教学楼里,梦魇给他布下的环境一样。看穿了,也就该醒了。

    那温柔高挑又大大咧咧的姐姐……重逢不知何年。

    像是秦爷说的,死后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自己又该怎么和姐姐重逢?

    他拼命抱住了姐姐的手“姐,这真的只是一个梦。就让我们再面对那个王八蛋一次…一起死就一起死吧,我很开心,死前能再见到你,这辈子就已经足够了。”

    看着学霸坚毅到渐渐执拗的眼神,姐姐终是叹了一口气。她抱着学霸,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心中,却是不知道在做着什么样的决定。

    二人彼此相拥着,静静等待着审判的到来。

    钟表一声一声的滴答响着,似乎在提醒着这姐弟二人享受拥有彼此的时光该结束了。

    学霸甚至都没想过拿把刀来对付即将回家的后爹,他只想这么抱着姐姐,一生一世都不松开。

    终于,这样的寂静被一声刺耳的踢门声打破。

    一个拎着酒瓶子的醉鬼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刚进门就踢上了大门,拉开拉链,露出腥臭的那活,眼神迷离的撒着尿。

    猛然间,他看到了相拥着的姐弟二人。

    “你他妈放开我老婆!”醉鬼用酒瓶子指着学霸,又指着姐姐咆哮道“草泥马的骚/娘/们,又背着我在家里偷汉子?被我逮到了吧!”

    学霸这才松开了抱着姐姐的手,他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水果刀,沉默的走向醉鬼。

    看着走来的学霸,醉鬼似乎稍微清醒了一点,他摇了摇头,看向学霸“呦呵,小兔崽子,要造反啊?!”紧接着他指向姐姐“你和你死鬼前夫生的杂种,想要来杀我!我今天非得废你们两个!”

    学霸现在的身躯毕竟还是个十岁的小孩子,还没等水果刀刺出,就已经被醉鬼狠狠一脚踢了出去。

    “姐!动手啊!”被踢倒在地的学霸挣扎着想要起身。

    然而稚嫩的身躯哪受得了醉鬼的全力一脚?此时他已经腹部发青,明显是内出血的症状。

    姐姐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看着醉鬼说道“想睡我是不是?那就来吧。”

    说着,头也不回的进了卧室。

    “不!姐姐!不要啊!”学霸拼命想要从地上起身却怎么也做不到。

    然而醉鬼却是乐开了花,跌跌撞撞的就向着屋里走去。

    “不不不!”学霸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他拼命地向前爬着。

    自己的归来并没有改写剧本,而是让这剧本更加的悲情。

    他蠕动着稚嫩的身躯,拼命向屋里爬去。

    还没等他进屋,他就听到了绝望嘶嚎的男声和一声明显属于姐姐的闷哼。

    学霸蠕动的越来越快,最后竟然站了起来,冲进了屋里。

    家里唯一露在外面还没来得及修的暖气管支棱在外面,锋利的泄口上挂着一具后脑被捅穿的男尸。

    还有……姐姐。

    “不!不啊!为什么!姐姐!为什么!”学霸全然没发现自己前行间,身体已经变回了正常的身体。

    姐姐被暖气管扎穿了胸口,鲜血正顺着管口疯狂的向外喷射着。

    “飞起…你是个好孩子,肯定能有出息。姐不能让你杀人,不能让你和这个醉鬼一起死了。”

    “不!不!不!”学霸绝望的哀嚎着,将姐姐从暖气管上抱了下来“姐,你坚持住,我打120,你一定要坚持住!”

    “飞起,你听姐说。”姐姐的苍白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回光返照的红晕“你一定要好好活着,要有大出息,要娶个好看的媳妇,要…”

    话没说完,她的头就垂了下去。

    假小子一样的脸庞上带着难以言明的解脱神色。

    然后死去。

    就此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