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养殖者弗雷迪!(二)
    王新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寝室的床上。

    他一个激灵爬了起来,发现自己脖子上的铭牌已经消失,背后空间纹身特有的附着感也已经消失不见。

    血水,汗水都已经无影无踪,就连衣服都变成了他在寝室中常穿的大背心。

    秦风和老四睡的正香,

    秦风由于身体过于壮实,每次呼吸都会让身下已经有些松散的床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隔着寝室的墙壁,还能听到学霸撼天动地的鼾声。

    老大抹了抹头上的冷汗。

    “一切,都只是一个梦啊。”

    “不对!这不是梦!老秦身上的血日纹身还在!”

    看着翻身的秦风,老大猛然醒悟。

    老大想都没想就进入了隐身状态,蹭的从床上跳了下去。

    一只带着精钢指套的手在老大刚刚跳起来的一刹那从床板中捅了过去,将本就不算坚实的床板捅了一个大窟窿。

    只要老大跳的稍微晚上一点点,此刻必然免不了开肠破肚的下场。

    冷汗顺着老大的额头向下流淌。

    他从来没感受过这么清晰而危险的死亡味道。

    老大虽然在秦风身边已经经历了不少的战斗,但是单独面对不知何方而来不知什么底细的敌人却是头一次。

    这次,没有秦风站在他的身前。

    老大隐身跳下床后一步都不敢走动,生怕脚步声会引起爪套主人的注意。

    爪套的主人带着‘桀桀桀’的阴笑从床底下走了出来。

    他的脸上满是烧伤的疤痕,看上去即将腐烂,伴随着笑声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怎么,要抛弃你的伙伴了么?”烂脸男人的指套,搭在了床边的铁架子上,剐蹭出一片的火花“你要是再不出来,你的朋友,就都要死了哦。”

    老大浑身剧烈的颤抖着。

    恐怖,这个人太恐怖了!

    他身上的气息已经不能用强大二字来形容了,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个烂脸男人是谁,为什么要杀自己,但是老大很清楚,自己在他面前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这种绝望要远远超过与塞恩的面对面,与达克威尔的生死博弈。

    那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惧。

    “老秦!你快醒醒啊!”老大在心里默念着,希望秦风能听到他的呼唤。

    然而任凭室内烂脸男将床架子划得多么响,秦风和老四依旧熟睡着,没有丝毫要醒来的意思。

    老大头上的冷汗不住的滴落着。

    自己的隐身只能持续7秒,这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啊。

    老大深深吸着气。

    敌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方法,竟然屏蔽了他和空间一切的连接。就连沟通铭牌都做不到。

    “没有武器,一定会死的!”隐身时间已经不足一秒,眼看着烂脸人就要对秦风痛下杀手了,老大明知必死,但依然合身扑向了烂脸人。

    “老秦,醒来啊!拜托了!”

    生死,一击之间。

    秦风似乎听到了老大的回应,在老大隐身扑向烂脸男时猛地翻下了床。

    只是他那有力的大手没有砸向烂脸男,而是死死扼住了老大的咽喉。

    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风,嘴中呜咽着“老…老秦,是我,是我啊,快松手!”

    ‘秦风’却是嘿嘿的森然笑了起来,脸上的肌肉猥琐着,变成了烂脸男人的模样“还是忍不住了啊?哈哈哈哈!”

    钢刀一样的利爪,猛地穿破了老大的肚膛“哈哈哈!我摸到你的脊椎了!”

    ……

    “纳纳,别睡了,快起来,到我们轮岗了。”刘俞亮从睡梦中醒来,看着已经困得有些迷迷糊糊的老大来叫他,赶忙拍了拍睡的正香甜的李纳纳。

    老大不知是因为手术太累还是怎地,整个人都有些颓废。脸一直藏在月光下,只露出疲惫的背影。

    老四只道了声晚安就赶忙叫起了李纳纳。

    李纳纳睁着惺忪的睡眼,一脸迷茫的看着老四“怎么啦?”

    刘俞亮宠溺的刮了刮李纳纳的鼻子“还怎么了,懒死你得了。之前学霸不是给咱俩安排到了一班岗上么。”

    “唔…不要不要,我还没睡饱,困死了。”李纳纳娇憨的蜷了蜷身子“你先去嘛,我一会就起来。”

    老四无奈的看着耍赖的小孩,揉了揉她的脑袋“那好吧,你再睡会。记得醒了来找我,我怕我一会自己也睡过去。”

    李纳纳紧着鼻子嗯了一声,翻了个身又继续开始了养颜美容觉。

    老四摇了摇头,披上一件秦风扔给他的衬衫走出了营帐。

    老大点起来的篝火依然在燃烧着,这对于微凉的初夏来说无异于最让人温暖的事情。

    老四慢慢悠悠的走到篝火旁往里面加着柴火,靠在石头上,打了个哈欠。

    “李纳纳这个大猪蹄子,也不出来看看这么美的夜色。”看着没有丝毫雾霾和人工光源的夜空,老四惬意的抻了个懒腰。

    斜靠在石头上,不一会老四就再次睡着了。

    他是被一阵阵痛刺激醒的。

    篝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控制,顺着他的鞋往上,燃着了他的裤腿。

    此时裤腿已经被烧焦了,已经烧到了老四的肌肉。

    似乎这火有些烧的过猛,没怎么给老四反映的机会,就已经烧开了他的皮肤,烫到了里面的嫩肉。

    老四惨叫了一声,抱着腿打起了滚。

    他还记得小学课本上曾经教过这样的内容,说是打滚就能熄灭身上燃着的火源。

    在几个翻滚之后,老四腿上的火焰确实熄灭了不少。只是那火势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以极快的速度顺着地面的干草点燃了周围的一大片地方,翻滚的黑烟扑面而来,将老四呛得眼泪哗哗直流。

    老四一个咳嗽和揉眼睛的功夫,那火已经顺着干草点燃了李纳纳所在的帐篷。

    “纳纳!快出来!着火了!秦爷!着火了!”老四用力将腿上已经被烧出脂肪层的燃着处扑灭,忍着剧痛大声喊道。

    然而李纳纳一点声音都没有,就好像已经熟睡过去一般。

    秦风学霸老大和秦十四也是一点没有动静,寂静的夜晚只能听到火燃烧的声音,和着火物品被烧的噼啪乱想。

    老四一咬牙,再顾不得别的。

    李纳纳受伤的时候,他心中的那种痛楚绝对不要再重演!他要救出李纳纳!

    他将秦风给他的那件夹克盖在了头顶,闷着头用身体的重量推翻了李纳纳睡觉的帐篷。

    然而,熟睡的人,仿佛就在刚刚的一刹那间,被烧成了焦炭。

    李纳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被烧掉,只留下已经变成了焦炭的尸体。

    “啊!为什么会这样!”老四不曾考虑过为什么火会烧的那么迅猛,他绝望的扑向了李纳纳的焦尸。

    “嘿嘿嘿,还真是急切啊。”一只铁手爪抓住了扑来老四的咽喉。

    ‘李纳纳’的焦尸抬起了头,露出一张被火烧后腐烂的丑脸。

    腐烂焦灼的气息从他鼻孔里向外喷着“伉俪情深,相濡以沫,现在我能想出一百个形容你们感情的成语。只是,你该死了。”

    老四挣扎着想要逃脱铁爪的掌控,却发现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烂脸笑的越发的开心“哈哈哈哈!看着卑微低贱生命的挣扎,真是一件有趣的事呢!”

    说罢手上加力。

    只需要再多一点点的力气,就能切断老四咽喉的喉管。

    “再见了。”烂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

    “唔…”学霸看着面前低矮的天花板,眼前满是废酒瓶子的屋子,一时间有些恍惚。

    “这是哪?”学霸摇晃着仿佛宿醉后才有的头痛。

    一座古老的吊钟就挂在他屋子的侧壁中央,给本就极其狭小的屋子填的满满登登。

    刺鼻的劣质白酒味道、发酵已久的啤酒味道侵蚀着学霸的鼻腔。

    “这是…这是我家啊!”学霸猛然醒悟。

    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的眼睛恢复了正常,脖子的铭牌也消失不见。

    他瞪着牛眼回忆着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发现自己的记忆很清楚。

    “这他妈就见鬼了啊!如果我还在家,老秦他们在哪?!”学霸嘀咕着。

    然而小声的嘀咕却是吓了他自己一跳。

    原本应该油腻猥琐的声音赫然是一个略带稚嫩的童音!

    他诧异的看向自己的身躯,发现自己的身躯竟然白嫩纤细,两侧强行被自己拢高的颧骨也都在原先的位置。

    学霸不信邪的检查起自身状况,发现自己竟然还是个没长毛的小屁孩!

    学霸一时间更加迷茫。

    “我…这都是一场梦?难道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大梦?”学霸敲着自己的额头,十分不解的喃喃自语着。

    “秦爷,十四,老大,老四,纳纳…这难道都是梦么?”

    “不!不可能!”学霸看着手上升腾起来的金色光芒“空间给的能力还在,当然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不等学霸仔细推敲发生了什么,一股让他汗毛竖立的危险感传来。

    学霸想都没想就把身上的圣光护盾叠到了现在最大的能用层数。

    “圣光护盾——三重奏!”

    学霸看着身上的金光,心中略微有了一丝自信,嘴角升起了一丝笑容。

    “原来……是这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