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养殖者弗雷迪!(一)
    人生有无数的岔路口,重大岔路口的选择往往能够决定一个人的一生。

    毫无疑问,此时学霸就站在这样一个重大的岔路口上。

    学霸在脑海中反复推演着可能发生的情况,却发现无论是行进还是等待都只有死路一条。

    要知道,秦风昏迷,此时决定众人命运的是他学霸,他做的决定不光压上了自己的生死,更是将众人的生死都一肩挑了起来。

    学霸沉默了很长时间,对摊在石头上的十四说道“找块平整的石头把秦爷放上。”

    “啊?你要丢下队长?胖子,这可不行。”十四大睁着眼睛看着学霸。

    “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放弃秦爷。”学霸哭笑不得的答道“我想让老大给秦爷做个手术。”

    “???”十四一脸震惊的看着学霸“胖子,你这根本就不是抛弃头了,你这是要一口气整死他啊。”

    老大也无奈的看着学霸“你个憨憨,让我干别的也就算了,你让我给老秦做手术,可不是等着我给老秦来个大出血么?”

    “你们不要忘了我们的选入者体制。”学霸摇头说道“只要生命值不归零就不会死亡,也就是说,老大就算你手一抖切断了秦爷的大动脉,只要给秦爷及时打上止血绷带秦爷也死不了。扎破内脏什么的,问题应该也不大。毕竟就看秦爷这浑身上下的窟窿眼,估计内脏都已经碎成渣了。”

    “我可是对人体器官什么的一窍不通啊。”老大摇了摇头“你说的轻松,万一我给老秦心尖上捅了一刀咋办?”

    “捅了就捅了,绷带别断就行。做手术的时候秦爷生命值肯定会掉的很快,所以,十四,你负责帮秦爷贴绷带,纳纳你能动么?”学霸面向大树问道。

    众人神色诡异的看着学霸。

    “…学霸我在这。”李纳纳虚弱的声音从老四的背后传来。

    “咳。”学霸转过了身,装作无所谓的清了清嗓子“纳纳你要是能动的话,在老大给秦爷做手术的时候,你负责给老大打绷带,然后老四负责警戒。”

    “给我打绷带?”老大疑惑的看向学霸“那是干啥?”

    “你不要忘了,自由人小队的契约是,团队成员之间相互伤害,自己会受到二倍的伤害。也就是说,你做这个手术会比秦爷掉血量多上两倍。”学霸虽然闭着眼,却是面朝老大“你觉得需不需要打绷带?”

    “你这怂还算细心。”老大点了点头“那就快开始吧,耽搁时间越长,我们越危险。咱们得争取在天黑前做完老秦的手术。”

    学霸点了点头“用不上那么长时间,你不需要像医生一样去避开血管,你就切就行了,暴力点也无所谓。我能感知到秦爷的痛感所在,我会告诉你他哪疼。”

    老大也不墨迹,连学霸所说的干净地方都没找,直接脱下了作战服垫在秦风身下“不用告诉我,每个枪口我都挑开看,最后你再告诉我哪还有残留就行。”

    几乎没有废话,说干就干是老大的一贯特性。

    老大从空间内兑换的锋利匕首,轻松割破了秦风那子弹都难以击穿的肌肉层,或许是刀子过于锋利的缘故,秦风腹股沟上的一条动脉被老大不经意间划破。

    鲜血四溢。

    老大却是也因为这一刀扣除了十点生命值。

    然而他的手不曾停歇,在刀尖碰到硬物后立刻停顿,变割为挑,将秦风身上的弹头拨了出来。

    秦十四默默为秦风打着绷带,李纳纳也强忍着腹部的疼痛为老大打着绷带。

    无比粗暴的手术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秦风浑身上下已经基本没有完好的地方,血淌的到处都是。

    老大也是满身的汗水和血水。

    手术期间,老大数次割断了秦风的大动脉。还好绷带有着立即止血的功效,这才没让秦风因失血过多而死。

    而之前在铭牌里堆得满满登登的绷带此时也只剩下了三五包。

    老大借着这个机会,将李纳纳肚子中的子弹也取了出来。

    在绷带和能量饮料的双重作用下,李纳纳很快就恢复了活蹦乱跳,只剩下秦风仍旧昏迷不醒。

    倒不是因为秦风受伤过重。要说重伤,之前在英雄联盟世界中的伤势哪次比现在轻?

    可能主要原因是……秦风真的累了。

    从被加法尔的团队追杀,到英雄联盟世界,再到回归现实。秦风几乎一直在战斗,一直被追杀。

    他一直都冲在战斗的第一线,最危险的情况也是一力承担。

    甚至说他已经数度战死。

    往日爱人不知缘由的背叛,兄弟的责难,无辜同学的死亡…秦风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那因为丧子之痛而绝望的母亲,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秦风心里一直绷着的那根弦,断了。

    手术的过程中,他有时紧蹙眉头,有时在笑,却是不知在梦中梦到了什么。

    老四和秦十四用树枝做了副担架,将秦风抬了上去,沿着公路继续寻找着建筑群。

    ……

    “你说三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李纳纳向着柴火堆里扔了一根树枝,小声问道。

    已经是后半夜了,老大和十四分别值了一班岗。

    此时放哨的轮到了老四和李纳纳。

    虽然这是初夏,但初夏的夜里依然有些不近人情的凉意。老大不得已生了一堆柴火,在他们帐篷的周围也布上了一层反光膜,防止有人顺着火光找到他们的营地。

    “谁知道呢,按照老大他们说的,三哥早就应该醒了。”老四打了个哈欠“可能三哥就是单纯的累了,明早太阳升起,三哥也就醒了。”

    “但愿吧。”李纳纳将双手双脚都凑近了篝火旁,体会着火焰的温暖。

    李纳纳怔怔的盯着篝火出神。

    “亮亮,你什么时候才能像三哥一样,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呢?”她独自叹息了一声,却是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老四改一改优柔寡断的性格。

    猛然间,篝火里一个满是烧伤的腐烂笑脸一闪而过,吓的李纳纳尖叫着向后退去。

    “鬼!鬼啊!”李纳纳抱着老四叫到。

    “哪有什么鬼。”老四赶忙抱紧了尖叫的李纳纳,摸着她的头安抚道。

    奇怪的是,李纳纳极其尖锐的声音竟然没有吵醒秦风几人。

    “我…我刚刚看到篝火里有张鬼脸一闪而过!真的,不骗你!太恐怖了!”李纳纳扎在老四的怀里,瑟瑟发抖。

    “什么鬼脸?”

    “一个…一个特别吓人的烂脸!就好像是被火烧过的脸。”李纳纳仍处于极大的惶恐之中,紧紧抓着老四的衣服不敢放手。

    “你说的…是这张脸么?”老四的声音忽然变得嘶哑而低沉,还带着飘忽不定的颤音。

    李纳纳惊异的抬头看去,却发现老四的脸竟然变成了刚刚篝火中的鬼脸!此时正一脸诡异的笑容看向她。

    “啊!”李纳纳惊声叫到,猛地推开了变成腐烂鬼脸的老四。

    然而老四的一只手已经变成了带着铁爪套的利爪,微微一翻就在李纳纳吹弹可破的小脸上印上了清晰可见的伤痕。

    李纳纳吓得心率都有些不齐了,她张慌的拉开了老大的帐篷想要求援,却发现老大也变成了那烂脸男。

    紧接着,变成烂脸男的秦风,秦十四和学霸也纷纷带着狰狞的笑容向她走来。

    ……

    秦十四还记得她刚刚值了一班岗,老大替了她的班后她就睡着了。

    然而不知为何,她醒来却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自己以前的团队中。

    养殖者小队啊…

    长的本就有些像男孩子的秦十四,被一个变态的基佬养殖者当成了泄欲的工具。

    属性点,技能点,幸运币,进化点……统统不属于她自己。

    她想要用进化点兑换美元给母亲治病。

    她不想被人当成猪猡一样饲养!

    所以她要杀了那些该死的养殖者!她要让那些畜生体会到非人的痛苦!

    异形的世界…再完美不过了。

    纷纷被异形附体的养殖者和奴隶们一个一个倒下,她靠着运气和经验活到了最后。

    她用偷偷攒下的进化点买了一个a级的影子藏匿技能,只要有影子自己就可以栖身其中。

    她躲在那个基佬养殖者的影子中,等待着他露出破绽。

    然后,她要亲手把这个让她痛不欲生的杂碎扔进异形的嘴里!看着他哀嚎,看着他被异形钢铁一样的舌头撕成碎片!

    她终于等到了。

    就在飞船的逃生舱即将脱离的刹那,她从那个基佬的影子中脱身了出去,亲手把眼中满是绝望的养殖者推到了异形的嘴边。

    还没等她笑出声,那养殖者的脸,却不知怎地,变成了学霸的样子。

    那个明知必死依然挡在她身前的胖子。

    那个为了救她甘愿双目失明的胖子。

    “不!胖子!”秦十四颤抖的伸出手去拉住了学霸的手。

    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然而猥琐胖子的面容,却转瞬间变成了一个有着恐怖烧伤疤痕的男人。

    烧伤烂脸的男人,一发力就把秦十四拽回到了自己身边。

    而后把瘦弱的身躯,向着已经伸出口器的残暴异形们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