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即将到来的考验
    ..以无限之名

    秦风面色阴沉。

    难道那个刚刚还侃侃而谈的小子真的抛下团队自己逃跑了?

    按理来讲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白泽绝对是个聪明人。他不可能不知道单凭他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在这世界生存下去。

    如果秦风几人战死,他就算侥幸杀死一两个新人,苟活到了第八天,最后等待他的还是负分抹杀。

    那么,白泽呢?

    “谁看到他了?”

    老大摇了摇头“我刚刚一直在屋子里,杀那个小子用了不少的功夫,什么都没看到。”

    “十四?”

    “刚刚我一直和胖子在屋里,也什么都没看到。”秦十四不知道从哪翻出了一块抹布,仔仔细细在擦着她的锤子“也没听到有人说话,刚才枪声太大了,就算是白泽说了啥估计我也没听到。”

    “那可真是见了鬼了,难不成这小子还躲在房子里?”秦风头上流下了一丝冷汗。

    如果真是白泽自己不知道抽什么疯躲在房子里还好,倘若就交战这几十秒的功夫,白泽被人绑走那可就糟糕了。

    先不提白泽的脑子到底能给众人多大的帮助,就说能在这几十秒内,把一个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兼读心者给悄无声息的抓走,这人实力也太过恐怖了些。

    这样的高手如果想要杀他们,怕是不用费什么功夫。

    在空间战场有这个手段却不杀他们,莫非是积分太过富裕?

    但谁又会嫌自己的进化点多呢?

    秦风和学霸同时想到了那个人——何苏!

    沉默无言,秦风想了许久,只是默默地接过了老大递来的绷带为自己慢慢包扎着,心却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

    山顶,俯视。

    从望远镜中看着秦风几人有条不紊的包扎着伤口,继而分配武器,继续进发,望远镜后娟秀的容颜无声的笑了起来。

    “看来小秦风虽然退步了不少,但还算是个合格的战士嘛。”何苏收起了望远镜,将一杆大狙背在了背后。

    她身边,正是无声无息从众人视线里消失的白泽。

    此时的白泽看着有点凄惨,象征着文静的眼镜被锤爆了,鼻梁也高高苍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好不难看。

    整个瘦弱的身躯被五花大绑着随意扔在地上,就连嘴里也塞着一块脏兮兮的白布。

    何苏看了看呜咽的白泽,笑着蹲了下去,把他嘴里的白布抽了出来。

    “疯女人!你抓我就抓我!为什么要打我!”白泽在嘴里白布被扯掉后,因为被胖揍的缘故,呲着牙倒吸着凉气。他摇晃着凌乱的碎发“我和你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也没对你家秦风做什么!你不由分说就给我一顿胖揍你不觉得要给我个交代么…呃!”

    没等白泽把话说完,何苏就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也不说话,只是眯缝着眼,笑眯眯的看着白泽。

    白泽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那个,我们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我不是载道老师派进来的,我之前组织了一场恐怖袭击,我是失败…”

    “你是失败身死,偶然间进入斗兽场的对吧读心者。”何苏笑着用小姆手指甲从白泽中耳里抠出了一个亮银色的金属薄片“继续,我想看看你还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白泽却是叹了口气“我真不是载道老师派进来的,不然你以为我会束手就擒么?”

    “哦?这么说来你现在觉得有信心战胜我?”何苏匕首轻轻一挑就为白泽松了绑“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最擅长用的武器是手枪,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一把我在空间中兑换的无限子弹手枪。给你一分钟的机会杀了我,或者我杀了你。”

    白泽根本就没有接枪。

    “我知道现在的我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你进入斗兽场之前就已经解开了松果体二阶不是么?”白泽苦笑着“你要杀我还用找这么多理由?三秒够你杀我十个来回的了,所以…潘多拉,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哦?潘多拉?”何苏的眉毛挑了起来“我原本以为你会叫我无面者,师弟。”

    白泽苦笑连连“叫什么都不重要了吧,我只是想知道你怎么发现我的?”

    “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何苏将匕首收了起来“既然你也进斗兽场了,说明程载道那条老狗已经成功找到了进入斗兽场的方法,不然他也不会派你这最心爱的小徒弟来以身犯险。”

    “师父…”

    “程载道自从害死我师傅开始,他就是一条老狗,别在我面前叫他师父。”何苏笑容依旧,但语气却万分的冰冷“更何况他想谋害秦风!”

    白泽长叹了一声不再说话,他知道,师父和师姐之间的恩怨,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的清的,他也无意做说客。

    大人物的事,就交给大人物去处理吧。

    “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只是想进入斗兽场,寻找报仇的力量。除此之外,我想找到将军的遗物。”

    “将军的遗物?你还真是敢想。将军的遗物已经失落快一百年了吧?要是凭你就能找回来,程载道那条老狗也不用处心积虑的把我送进斗兽场了。”何苏冷笑道“程载道还给了你什么任务,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而且可以和我签署养殖者契约,成为我的奴隶。不要想着凭你那三寸不烂之舌说服我,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现在还没杀你,就是在给你机会…最后表明你立场的机会。”

    白泽头上的冷汗不住的滴落着。

    如果背叛程载道,无疑要被追杀到天涯海角。但是如果现在不答应何苏的条件,自己马上就会死。

    他虽然是何苏的师弟,但是他绝对不会质疑何苏的心狠手辣程度。

    尤其是他和秦风已经接触过了,为了保护秦风,何苏也不会留他活口。

    白泽叹了口气,将上衣纽扣上的通讯器摘下交给了何苏,紧接着,又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了一柄隐藏极好的匕首。

    将匕首递给何苏,白泽转过了身“第七节脊椎骨右侧7公分有信号定位和同位素追踪,下手尽量轻点。”

    何苏冷哼一声接过了匕首,根本没测量就从白泽的右侧竖脊肌内挑出了一个微型呼吸灯和同位素胶囊。

    连带着剜下来的,还有白泽身上的一块肉。

    白泽惨叫了一声“你这个疯婆娘!都告诉你轻点轻点了…你…啊!”

    不等白泽嚎完,何苏却是又从铭牌中拿出了一瓶高度数酒,直接倒在了白泽还在流血的伤口上。

    这下白泽却是连哀嚎都不敢发出了,只能强咬着牙,吭吭唧唧的忍耐着疼痛。

    “这是我替我家小秦风还给你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让他放那个技能。放过技能会有虚弱期,但就凭你这小白脸也想杀他?做梦!”何苏看了看脸色惨白的白泽,将酒和手枪都收回了铭牌中“我刚刚一直在用狙击枪瞄着你的脑袋,只要你敢对他动一下手,我就给你放个烟花。”

    何苏说的烟花是什么,白泽再清楚不过。

    脑袋炸的像烟花,这是这位魔女在由狙击手转行刺客之前最常用的形容词。

    疼痛和后怕,让冷汗顺着白泽的脑袋一点一点滴了下来。

    “秦风现在什么实力?”何苏又掏出了望远镜观察着秦风一行人的动向,看着几人找到了车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开启松果体进化一阶了,现在的身体素质还不知道,但是料想应该比我强至少三成。”白泽背后的抽痛已经折磨的他面色惨白,他撕下了一条衣服,将后背的伤口包扎好后这才说到。

    “松果体一阶,身体素质比你强三成。这样的能力,很难活过这个世界啊。哎,看来我可能还是要出面帮他了。”何苏自嘲的笑了笑“我那么畏惧那个小屁孩干啥,不就是杀了他个朋友么?他还能反了不成?”

    “那个…师姐,秦风他们队里好像有一个不错的智囊,但是因为松果体自己强行进化把自己弄瞎了。你看要不要我帮助那个智囊成长一下?”白泽看到何苏似乎心情不是很妙,小心翼翼的问道。

    “可以,去找个小队,杀了他们的队长。然后你自己和那个小胖子下棋去吧,布局这种东西我不喜欢。”何苏马靴踏在了地上,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但是你最好别伤到秦风和他身边那几个小朋友,不然我到时候可能会拿你泄愤。”

    “畏首畏尾,我就已经输了。好不容易遇到个智商和我旗鼓相当的小子,我也想看看他能走到哪步。大不了我最后时候收手就是了,这样你也能看看他们小队的潜力,把对秦风发展有阻碍的团队成员第一时间剔除掉不是?”白泽有些谄媚的问道。

    “别想借着机会逃跑,也别想借着机会错杀某个程载道给你点过名的人。”何苏却是根本不理会白泽心中的小九九,踏出一个脚印过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刚刚踩过的地上,脚印无比清楚。

    或者说,那不是块地——那是块石头。,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