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异能!?
    秦风以不符合常理的姿势高高跃起,直至升到了十米的半空,这才像流星一样,电光火石间向着一块巨岩砸去。

    “崩!”

    巨岩在秦风怪力加持的巨锤下四分五裂,碎石激射,竟是在秦风落地点处扬起了一片尘埃,将秦风下落后的身影包裹在了滚滚的灰烟之中。

    一锤之威竟至于斯!

    只有在灰尘中还未现身的秦风知道这个技能对身体的负荷有多大,一锤下去虽然没像技能说明那样摔断两条腿,但现在秦风的双臂也已经失去了知觉,被锤子砸下时的反震所伤。

    “双臂脱臼,韧带拉伤。这样的伤势就算是解开了松果体一阶进化,怕也需要半个多小时才能完全复原,伤势修复之前我恐怕只剩下三成的战斗力。”秦风不动声色的控制肩部的肌肉将脱臼的双臂复位,心中却是暗暗惋惜。

    这样强大的技能只能作为终结技或者起手技实在太过可惜,如果‘跳锤’这技能可以成为秦风的常规技能的话,那么秦风的实力便不可同日而语了。

    要知道,这个技能可是附带眩晕属性的控制加伤害,而且并没有说明冷却时间。

    从理论上来讲,只要秦风的魔力值足够,身体承受的了,这个技能就可以一直释放下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未免太过无敌了些。

    正如同金浩民的幽灵状态在攻击时会露出破绽一样,空间中不会存在十全十美的技能,这是一种变相的平衡。

    完美的避免了强者越来越强,弱者越来越弱的可能。

    空间战场,只要弱者能找到强者技能的破绽,依旧有以弱胜强的可能性。

    换句话说,空间站场相当于变相为弱者们提供了咸鱼翻身的机会。

    是机会,也是危险。

    谁都不知道自己在空间战场中是猎物还是猎人,下一秒会丰收还是死去。

    白泽看着秦风一锤的威势也是暗暗心惊。

    毕竟现在秦风表现出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脱于人类的范畴了。

    紧接着,白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样的力量如果也只算一般的话,那新人全体阵亡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百分之百,甚至连我都有八成死亡的可能性,这个数值还是我保守估计。如果是这样的话,自由人小队相对于个体来说,劣势太过巨大,就算是互换新人杀死依旧是负分。每当有新人死亡的时候,就必须去杀至少两个新人才能扳回两分的劣势。也就是说我们根本就没有投机取巧的机会,只能硬碰硬打赢所有战役才有可能积够一百分。”

    秦风听着白泽的话一阵心惊。

    互换新人再杀,这真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能想出来的办法么?还是说白泽的字典中只有概率或是成败二字,根本没有关于人命的概念?

    秦风苦笑了一声“白泽,我们首要的任务是活下去。或许我们只能去完成存活八天的任务而不是100积分。我算了下,100积分就代表我们小队需要杀死100名新人或者10名松果体一阶进化者,而且还不能有阵亡,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能问一下松果体一阶进化者到底是什么样的概念么?如果只是杀十个人,以你刚才显露出的能力,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白泽看了看周围对他已经隐隐流露出敌意的新人,毫不在意的说道。

    “事实上,除了我之外,我还没有见过松果体进化者。”秦风答道“不过松果体一阶进化就代表着能完全掌控自己的身体,绝不会是弱者。”

    “完全掌控么…”白泽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因为松果体一阶进化者的战斗力可能相当于十个甚至更多普通人,所以给出的奖励才如此丰厚?”

    “大概吧。”

    “也就是说,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个足够强大的个体,只需要找到三个松果体进化者并且击杀就可满足回归的条件。”白泽叹了口气“这么说来我们很危险啊。只要你一失去了战斗力,我们就相当于裸送的20积分。无论对于小队还是个人来说都是足够有诱惑力的事情。”

    秦风看了看老大三人“不,他们也能战斗。”

    “能够战斗和擅长战斗是两码事。如果你愿意的话,他们三个与你对敌很有可能会瞬间死于你刚刚用出的那个技能上。”白泽推着眼镜“所以说,你绝对不能死,也不能丧失战斗力,不然我们就会变成一群待宰的羔羊。如果真的发生了团队必然减员的情况,你绝对不能做断后的那个人,”

    听到白泽的话,学霸却是叹了口气,眼睛依然闭着,对着身旁的老大小声说道“老大,智哥送的枪还在么?”

    “在,憨憨你要干啥。”老大莫名其妙的应了一声。

    “对准那个什么白泽,他要再敢说一句话就打爆他的脑袋!”

    老大虽然不知道学霸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知道这个胖子虽然平时嘻嘻哈哈的,却绝不会无的放矢。

    没有丝毫的犹豫,老大从铭牌中掏出了手枪对准了白泽的脑袋。

    “你这是干啥?”秦风被老大吓了一跳“快收起来。”

    白泽眼中并没有露出不解的神色,而是静静地看着学霸等待下文。

    “你到底是谁?”学霸在老大和秦十四的搀扶下向着秦风的方向走来“秦爷你最好离他远一点,以免让我觉得他控制了你。”

    “你又要做什么?”秦风看着学霸胸有成竹的样子,一股邪火直往脑袋上窜“你忘了因为你的失误,死了多少人了?”

    学霸叹了口气“秦爷,你别着急骂我。我知道之前我犯了无法弥补的错误。但是这个白泽…”学霸嘿然冷笑道“他怕是个资深者啊。”

    “什么?”

    “你自己想想,他说话中有多少漏洞?先是不择手段的表现自己,想让自己在团队中有一席之地。而后把团队智囊中的话语权,通过我的失误全部加到了自己身上。那时候我就在配合他演戏,想看看他到底要搞哪出。”学霸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虽然瞎了,但是这更让我学会用心去看世界,而不是被眼睛看到的东西所迷惑。所以秦爷,相信我。”

    秦风也是个干脆的人,既然兄弟有理由,那么就无条件相信。

    从铭牌中取出了博伊刀,横在白泽的脖子上,秦风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学霸,就算你说的全部属实,那也证明了他是个急功近利的人。作为保证自己性命的筹码,这么做似乎也没有大错。”

    “不,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问题。”学霸冷笑着拎起了铭牌“这个任务死亡率一定会高的惊人。要知道我们之前b级的任务,有一步小小差池的话一定逃不脱团灭的下场。s级任务我都不敢想象到底会有多难。”

    “白泽的求生**实在太过强烈,所以,这是我推测他是名资深者的理由,其二,白泽,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不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太多了么?”学霸冷笑着,虽然眼睛依然闭着,却把脸转向了白泽的方向“你得到的信息根本不足以做出这么多的推断,也就是说,你的信息来源非常的可疑。再者,秦爷从来没说过他会做什么,你凭什么认定刚刚秦爷释放的是个技能而不是秦爷本身的能力?所以说,呵,自作聪明的人,你的漏洞太多了。”

    “唔,确实是我大意了,仓促之下编制这样的谎言已经是我的极限,没想到你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么多的问题。怪我小看了你。”白泽头一次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发自真心,不掺水分“看起来我们在一起会很有趣呢。”

    “你没有什么话要说了么?”秦风将手上的博伊刀轻轻压了一下,便在白泽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见的血印“比如说说你是谁,或者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白泽诧异的看了秦风一眼“我只不过撒了个慌而已,为什么要杀我呢?我并没有影响你们任何事情,甚至还在帮你们出谋划策。”

    “情报来源。”秦风面色冷峻“过于准确的情报来源无法让我不对你起疑。”

    “这样啊,那好吧,我坦白,我是一名读心者。”白泽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脖子上的博伊刀“请把它拿掉,我知道你现在就等着学霸的判断,如果他判断我具有极大的威胁就会把我干掉。”

    “读心者是什么?”

    “就是你们常说的异能。”白泽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的异能就是解读人心,我承认我确实没法根据你们说的话就做出这么多的推论,但是我可以感知你们内心的想法。”

    “异能?”秦风惊道“这种东西真的存在?”

    “当然。”白泽推着眼镜“但是我不能确定你内心到底在想什么,我能做的是感知你的情绪。比如你现在的情绪是疑惑,根据我们之前说的话,我就能推断出你现在在疑问,你再怀疑只存在于文学或者影视中的读心能力是否真实存在。说白了,读心术就是根据我感知到的情绪和说话时你们的反应来猜测你们的想法。算是心理学和异能的结合应用吧。”

    “理由依然不充分,就算你能感知到诸多的情绪,智商也超高,能够凭借我们的话和语境再加上你那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读心能力感知,你也不可能猜测出这么多东西!秦爷!杀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