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开端(终)
    ..,

    ,

    抱着秦十四的尸体,学霸面色渐渐由悲戚变成了坚定。

    “不…我一定不会让你死!”

    胖子的脸上逐渐升腾起了土绿色的暗淡光芒。

    光芒的颜色与阿努罗格纹身如出一辙。

    “复活吧我的伙伴!”

    土绿色的光芒向上攀升着,渐渐爬到了学霸的眼睛上。

    光芒从学霸眼睛中射出,照射在秦十四的尸体上,

    “一目障叶!”

    空间铭牌的数据上,一目障叶的成功率疯狂的向上攀升着,从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百分之三……

    学霸眼睛中射出的土绿色光芒依然在疯狂的照射着,不起眼的光芒此刻看上去分外的闪耀。

    终于,一目障叶的成功率在百分之十二的地方停了下来,能够复活的时间也从死亡后的三秒延长到了一分钟。

    “不够!这还不够!”学霸紧握着拳头“我要的是…复活啊!”

    一声若有若无的苍老叹息声在学霸耳边响起,一目障叶复活的成功几率竟是在停止上涨后,直接跳到了百分之三十。

    “三成的几率,可以一试。复活吧!我的伙伴!”

    近乎疯狂的执念支撑着学霸,他的双眼在复活几率达到百分之十二后就已经瞎了,玻璃体中的悬浊液混杂着血液顺着他肥胖的脸颊流下。

    学霸天赋的名字也从一目障叶变成了‘执念之至’。

    土绿色的光芒依然在秦十四身上照耀着。

    破碎的心脏慢慢聚合在了一起,一点一点开始了搏动。

    “咚,咚……咚咚!”

    秦十四猛然睁开了眼睛,看向胸前几乎露在体外的心脏。

    而后就是学霸七窍流血软软躺倒下去的身体。

    “小队成员陈飞起,自主激活松果体,目前开发度——零阶59%。脑血管破裂,松果体局部破碎。20分钟内无法回到空间得到有效治疗将死亡。”系统提示音响起在秦风的耳畔。

    被一刀枭首的加法尔脑袋此时堪堪滚落到了学霸脚下。

    秦风伤势极重,寒冰长矛附带的冰霜伤害几乎将他的内脏冻结,那诡异而强大的红光似乎也在沉睡,没有像之前一样帮助秦风修复他的伤势。

    秦风手捂着胸口从摩托车上一头栽倒了下来,跪倒在地。

    他努力的用博伊刀想要支撑起身子,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秦风现在的伤势放在选入者身上也算是致命伤,他的生命值只剩下了不到100点,仅这一百点生命值还在被寒冰魔法不断侵蚀着。

    秦风顽强的不肯死去,一寸一寸将已经和血肉冻在一起的冰矛向外拔出。

    此时距离空间给出他的时间还剩余一个小时。

    遥遥的,已经能听到远处响起的警笛声。

    “不能倒在这里啊!”秦风嘶吼着,从胸口将寒冰长矛拔了出来,带下了一大块已经冻结的血肉与内脏碎片。

    强行拔出冰矛这种粗暴的治疗手段,让秦风剩余的生命值骤然降到了不足三十点,流血伤害更是直接让他陷入了濒死状态,移动速度缓慢无比。

    眼见着警车就要到达,秦风濒死无法起身,学霸脑血管破裂危在旦夕,刚刚复活的秦十四更是脏器外露,不知还有多长时间的寿命。

    “真的…就这样了么。”听着已经就在街口的警笛声,永远都如石头一样顽强而坚定的男人头一次陷入了绝望之中。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从警车上下来了两名警察,看着垂死的三人依然不敢掉以轻心,手枪上膛对准了三人。

    “呃!”

    两名警察刚刚举起手枪,就被纷纷刺透了后心,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从隐身中现形的老大。

    “我来晚了。”

    一向正义感爆棚的老大见伙伴危在旦夕,竟是毫不犹豫的杀了两名警察。

    “噗。”

    秦风想说些什么,却只吐出了一口带着内脏碎片的鲜血,跪在地上无法起身。

    老大连忙将已经重伤到无法动弹的三人扶上了警车。

    “老秦!别他妈睡着啊,我带你去医院!”老大看着副驾驶位上气若游丝的秦风说道。

    “咳咳咳。”秦风肺中全是鲜血,一张口还没说话就先咳出了粉红色的血沫。“去什么医院,咳咳咳,快回学校!我们回空间!”

    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嘴中粉红色的血沫一直在喷着。

    老大赶忙扭动了车钥匙,可能是过于慌乱,颤抖的手竟然连续打了三次都没打着火。

    “啪!”老大照着自己脸上狠狠扇了一个耳光“冷静!冷静!”

    颤抖的手终于顺利的点着了火,油门踩到了极致。

    伴随着极强的推背感,警车猛地窜了出去,只留下两名因公殉职警察的尸体。

    行驶了不到三分钟,老大就遇到了第一个检查岗。

    看到警察盘查着过往行驶的车辆,自己又开的警车,老大的心揪了起来。

    “从这到学校大概还有十分钟的车程,一路上有三个检查岗…”

    老大咬着牙“拼了!”

    老大方向盘一打,直接冲下了马路,在旁边正修地铁的工地上疯狂的奔行着。

    “停车!”前方还在盘查的警察看到一辆自己人的车辆猛然开出了道路,直接就掏出了腰间的手枪,用第一发空包弹对天鸣枪示警!

    老大已经是铁了心要冲出去,根本不理会枪响,油门到底,冲着前方的铁栅栏就冲了过去。

    铁栅栏瞬间就被怼飞,在老大车后的警察也不再犹豫,枪对准了后窗砰砰开始射击。

    发生在麦子大王饭店的血腥屠杀明显震惊了警局,此时配给警察的枪械中,弹仓都已经压满,随着砰砰的射击,不断有子弹打到车身,溅出火星。

    其中有一枪甚至打破了车的后窗玻璃。

    正从秦十四的耳边射过。

    然而秦十四就好像没感觉到一样,拉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学霸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学霸,似乎天地间只剩下了这个猥琐的矮胖子。

    她脑海中一遍一遍想着学霸站起身挡在她身前的那一幕…

    耳边似乎还响着空间的声音。

    “你被临时团队成员陈飞起复活。”

    “胖子…”秦十四抓着学霸的手呢喃道。

    老大对身后发生的一切毫无所知,此时他眼中只有面前的路和哨岗。

    伴随着老大驾驶警车冲过了关卡,刚刚射击的警察立刻掏出了对讲机。

    “发现嫌疑人!嫌疑人驾驶车牌号为辽bxxxxx的警车正在中山主干道上逃窜!重复一遍,嫌疑人驾驶车牌号为辽bxxxxx的警车正在中山主干道上逃窜!”

    此时,已经近乎癫狂的老大已经驾驶着车辆行驶出了两公里有余。

    路上的车辆和行人看到如此疯狂的警车自然纷纷避让,忙不迭的为老大驾驶的车辆让开了一条通畅的道路。

    老大眼中已无他物,只有面前的路!

    关卡!就闯过去!

    老大已经根本顾不上前面关卡是否有人,车速一直提高到最快,越过了一道又一道的路口。

    “头!嫌犯往他们就读的大学跑了!那是条死胡同!怎么办!”看着已经被子弹击打的直冒青烟的警车从身旁飞驰而过,一名警察赶紧向上司请示到。

    “他们可能是要劫持人质!如果在进入学校之前拦截不下他们的话……之前我们向武警总部申请支援的狙击手到了么?”

    “已经到了头!”

    “他们一下车就让狙击手开枪,千万别犹豫。如果没能在第一时间击毙这几个疯子的话,我会让谈判专家去和这几个人协商,再找机会击毙他们。”

    “明白了头!”

    ……

    老大驾驶着已经满是弹孔,前脸和后保险杠都已经撞碎了的警车,狠狠撞开了学校的大门,向着教学楼的方向驶去。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打爆了警车的左后胎。

    急速行驶的车因为后轮的猛然爆掉,差点就打横抛锚。

    在这最危急的时刻,老大眼睛中攀上了淡淡的蓝芒,在第一时间踩下了刹车并拉起了手刹。

    紧急制动,让车尾摆到了一半车身就停止了漂移,老大立刻放下手刹挂挡踩下油门。

    伴随着警车发动机不堪负重的咆哮,已经几乎报废的车再次发动起来,带着浓浓的黑烟冲向教学楼。

    老大眼中蓝芒未消,脚依然死死的踩着油门,撞碎了教学楼的大门,冲了进去。

    车,停在了走廊的拐角。

    “砰!”

    又是一声枪响!

    老大凭着直觉侧了侧身,即便如此,他的左臂也被狙击枪子弹齐肘打断。

    老大恍若未觉,对秦风咆哮道“老秦!快!不然咱们都会死在这!”

    秦风虽然重伤垂死,但意识是清醒的,他知道现在面临的是什么情况。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他打开车门,翻身从车座上滚了下去。

    顺带把仍旧人世不知的学霸拉着脚脱下了车。

    “十四!能走路么!”老大从铭牌中掏出了小智赠与的无限子弹手枪,独臂持枪向着门外扫射,逼退了已经包围过来的警察。

    “能!”秦十四也不墨迹,捂着胸口几乎可以看到心脏的伤口,也跳下了车。

    “老秦,带着憨憨撤!这回我来断后!”老大面色果决。

    战斗走在最前方,危险永远断后的秦风头一次变成了首先撤退的人。

    “一定活着回来!”秦风回头看向老大,想说什么,到嘴边却只剩下了这一句。

    说完,头也不回的和十四搀扶着人世不知的学霸,向着走廊中间的空间入口走去。

    “放心!”老大继续开着枪,小声念叨。

    就在秦风和十四扶着学霸刚刚踏出空间的当口,一颗大口径的狙击枪子弹打断了老大露出在车门下的腿!

    仍旧在射击的老大摔倒在地,一瞬间就被火力压制,身上中了三枪。

    老大面无表情,将枪收回到了铭牌中,单手单腿移动着身体,向着空间的入口爬去。

    老大右腿并没有完全断掉,一层带着肌肉的皮肤仍旧粘连其上,阻碍着他的爬行。

    仿佛没有知觉一样,老大直接将断腿拽掉,继续向前爬去。

    “我可能会死,但绝不是在这!”老大完好的手拼命抓着地,向前爬去。

    凡人,只是血肉之躯。

    在老大拼命的爬行下,他的五指已经纷纷断掉,指骨和血肉翻卷着。

    血淋淋的狰狞。

    距离入口已经不足三米了!

    砰!

    又是一声枪响,老大的左腿应声断掉。

    “啊!”老大手掌撑地,胸腹匍匐着向前疯狂蠕动。

    似乎为了耍戏老大一样,接踵而至的一颗子弹打断了老大完好的胳膊,让他彻底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死在……这里么?”看着近在咫尺的空间入口,老大静静闭上了眼睛,等待命运的审判。

    没有预想之中的疼痛,一只有力的大手从入口中伸出,拽着已经四肢具是断裂的老大残躯,将他硬生生拽进了空间入口!,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