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开端(八)
    梅肯听着电话那头刺啦一声便再没动静,耸耸肩便撂下了电话。

    他手中细长的改锥,从李纳纳的头顶刺入,直接将大脑的中枢神经彻底毁灭。

    身材娇小的李纳纳脸上满是绝望。

    稚嫩的脸上缓缓流淌着鲜红的血液。

    没等梅肯收拾李纳纳的尸体,他的脑袋就猛然炸裂,变成了四分五裂的烂西瓜。

    此时,一声枪声才远远的传来。

    看着狙击镜中的头颅应声爆掉,匍匐在一间房顶的大汉才松了口气,远远朝着梅根的尸体啐了一口“你咋没预言到你会被老子一枪崩死呢?老神棍?”

    说着便开始拆卸起狙击枪。

    听着耳机实时播报中的新闻动向,东北大汉摇了摇头“可惜那小子了。哎,我他妈要是有胆子狙击小灰早就做了他了…真是对不住。”

    在梅根的无头尸体旁,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李纳纳,被一道白光包裹,消失在了椅子上。

    间无街胡同中…

    看着已经毫无抵抗能力的秦十四和学霸二人,加法尔拖着二人的头发,把他们拉出了面包车的后备箱。

    “告诉我,你们想怎么死?”加法尔已经恢复了不少魔力,看着鱼肉般的二人笑道“你猜你们的队长会不会来救你们?他会和我火拼到底还是用dv换你们的命呢?”

    不等二人回答,加法尔就已经拍手笑道“那小子再怎么疯也不至于和我拼个两败俱伤…对谁都没好处,刚才交通台还在播报他被警方追杀,你们说他会不会死在路上?”

    说着加法尔将车载收音的声音调大,放出了正在播报的内容。

    “今天下午发生在我市开发区的6.12特大枪击碎尸案,两名凶手仍然在逃。一名男子身高185cm,姓名为秦风,身材魁梧,寸头,身上有弹孔和血迹,目前驾驶着一辆机舱盖损坏的大众帕萨特轿车,汽车车牌号为辽bxxxxx,该嫌犯身上可能携带有枪支,危险性极大,如果大家看到,请注意避让,并尽快和警方取得联系。”

    “另一名逃犯身高178cm,姓名为王新,高瘦身材,一件蓝色的t恤衫,肤色较黑,危险性也很大,如目击到该人,请尽快与警方联系。”

    “提供有价值线索者,将给予五万元人民币的奖励。”

    “滋滋…fm97.1持续为您播报案情进展。”

    “目前警方已经在各大路口布下拦截岗,请广大市民不要惊慌。”

    “下面我们有请刘局长为我们讲述案情的经过…”

    “重复播报,今天下午…”

    关掉了车载收音机,加法尔癫狂的大笑起来“我就不信那小子挨了枪子之后不用他的复原能力,他难道能杀光所有的目击者?哈哈…哈哈哈。”

    学霸和十四听到新闻播报的内容也几乎绝望,在国家机器面前,选入者能如何?就算是资深者又能如何?难不成秦风会长出翅膀,越过重重关卡来到自己身边?

    学霸惨然一笑“没想到啊,一个错误的局,不光害死了这么多人,最后把自己和秦爷也搭了进去。呵呵,一步错,步步皆错。加法尔,动手吧,别让我死在秦爷后面,我没脸见他。”

    十四拱了拱学霸“永远别放弃希望,秦风看面相就是个有福之人,不会这么快就陨落的。”

    加法尔看了看秦十四,面色逐渐变得狰狞“阴影中的刺客,能躲在影子里的人啊。如果你拿的是把刀,我还真有可能死在你的手下。可是现在……你想好怎么去死了吗?”

    秦十四的脸色变得非常差。

    她知道加法尔绝对不是在威胁他,眼看着秦风就会死在国家机器的铁蹄下,dv的威胁自然也就不足为惧了。

    加法尔说要杀她,那就是真的要杀她。

    十四勉强笑了一声“那个…毁约不太好吧?你这种大高手肯定有你的尊严,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干的。”

    “哦?你难道忘了,一个多小时之前,在饭店里我是刚刚毁过约的。”加法尔拿出了寒冰长矛,指向十四已经铁青的脸“你是想要全尸还是想被我切成碎块?”

    学霸出神的看着加法尔和秦十四,却是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夜晚。

    也是一个男人,用刀指着一个女人。

    男人是他继父,女人是他的亲姐姐。

    红色的残月。

    红色的血。

    此时此刻……

    正如彼时彼刻!

    秦十四大大咧咧的样子,和学霸印象中那个一样大大咧咧的姐姐逐渐重叠。

    “住手!”学霸猛然站了起来。

    看着寒冰长矛逼人的锋锐,学霸发着抖,却异常坚定的说道“在男人死前…不该让女人流血。”

    怯懦的眼神,逐渐变得坚毅。

    面对你的恐惧,呼吸它拥抱它,这是你一声所必须战胜的东西!

    既然生命已经如此的怯懦与软弱,为何还要逃避!

    一辈子的懦夫,在最后的时刻当然要活的像个男人。

    死,也要在枪尖下光荣的死去,而不是像条狗一样,被人戳死在阴暗的角落里。

    学霸用恢复了些许的魔力,第一时间为十四套上了圣光护盾。

    “来吧,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不会背对着你去死,我就是死,也要放你二斤血!”学霸颤抖着从铭牌中拿出了小智赠与他的无限子弹手枪,扣下了保险拴。

    看着突然勇敢起来的学霸,加法尔愣了一下,而后拍着腿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这他妈竟然是个女人!你这胖子竟然还喜欢她!这真是我今天听到最好笑的笑话。”加法尔指着秦十四,狂笑不止。

    十四没来由的羞红了脸,用余光扫了学霸一眼。

    就在这时,在间无街的街口,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

    学霸根本懒得和加法尔解释,他按照小智生前告诉他的射击方法,稳稳的扣下了扳机。

    加法尔在自己创建的能量层后,冷笑着看着学霸和面前纷纷无力垂落的子弹,笑容里充满了不屑和轻蔑。

    “玩够了,该结束了。”加法尔想要用长矛刺穿学霸肥胖的身躯,却发现秦十四不知什么时候潜入到了他的影子中,瘦弱的手死死箍住了他想要扔出长矛的胳膊。

    “十四,你走,你走啊!”学霸双眼冒火,扳机死死的按着,不断在加法尔的能量层上击打出涟漪。

    “快跑啊!我来拖住他!”

    不等学霸话说完,被秦十四两次偷袭成功的加法尔已经暴怒着甩开了秦十四的胳膊,寒冰之矛从十四的前胸扎入,从后胸穿出。

    “不!不啊!”仿佛又回到了那天,那个男人的刀子,也是这样从前胸扎入…后胸穿出。

    “不不不!为什么!十四,为什么!”学霸已经扔掉了手枪,绝望的咆哮着一拳打向加法尔。

    摩托车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

    加法尔随便踢出一脚,就将奔来的学霸远远踹开出去,半空中,这胖子嘴中的鲜血就开始狂飙而出。

    冰矛刺穿了秦十四的心脏。

    秦十四的生命值即将归零。

    加法尔一抖长矛,就将挂在矛上的秦十四远远甩了出去。

    秦十四胸口鲜血不住的成股向外涌着,对血泪纵横,向着她爬来的学霸微笑道“胖…胖子,这辈子…还…还是第一次有人喜欢我。虽然来得晚了一些…还好…不算太迟。”

    说着她向学霸伸出了手。

    没等学霸握住那修长纤细的手,秦十四的胳膊就已经垂了下去。

    “临时小队成员,秦十四死亡!”

    学霸抱起秦十四的尸体,嚎啕大哭起来。

    “不…不啊!你不要死…你不要死!”

    ……

    街口急速奔行的摩托车正是秦风驾驶的,他已经听到了学霸和十四的声音。

    他此时只恨摩托车太慢,不能马上飞到二人身边。

    在行驶的途中,秦风眼睁睁看着学霸扣动扳机,看到冰矛扎入了秦十四的胸口。

    “临时小队成员,秦十四死亡!”

    系统的声音,让秦风彻底的疯狂了。

    先是自己和两个最要好的兄弟,然后是同班同学,无辜的老四,纯真的李纳纳,现在那个逗比一样,无条件信任他的秦十四也去了。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在他眼前离去……

    “啊!”秦风仰天狂嚎,将摩托车的油门开到最大,从铭牌中抽出了那柄无坚不摧的博伊刀。

    像是古代最勇猛的骑士,秦风双眼通红,驾驶着摩托车,狂吼着冲向了手持冰矛的加法尔。

    加法尔看到来者是秦风,眼角不禁猛然的抽动起来。

    然而摩托车的车速太快,秦风状若疯魔一样的冲来给加法尔的压力太大,一时之间,加法尔竟是来不及释放魔法,只能向前投掷出冰矛。

    冰矛……穿胸!

    秦风在骑着摩托向前狂奔时,冰矛的飞行轨迹正好洞穿了他的胸膛!

    趁着秦风速度略减的功夫,加法尔凭借近战法师的敏捷身手躲过了秦风亡命的一刀。

    摩托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

    胸膛在滴血,心脏在逐渐冷却。

    但秦风的愤怒不会冷却,他的心脏虽然附上了寒霜,依然强劲有力的跳动着。

    既然秦风没有死,那么战斗就没有结束!

    秦风在错过了加法尔之后,猛摆车头,摩托车的后轮在沥青地上划下了一条漆黑的轮胎印。

    “杀!”秦风再次怒吼着将车速瞬间提到最快,高举着博伊刀冲向加法尔。

    加法尔仓惶中,刚刚从铭牌里拿出了冰矛,还没刺出,秦风就已经从他身边绝尘而过。

    一骑绝尘。

    一刀……枭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