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开端(五)
    脸色一直淡漠无比的灰发男子终于有了表情。

    “看起来梅肯的预言果然不假,给你成长的空间,你确实有能力灭掉我们所有人。”看了一眼死状无比凄惨的金浩民,灰发男嘴角抽动了一下“我叫寒冰加法尔,希望在杀死你前能知道你的名字。”

    寒冰加法尔赫然是将秦风当成了与他身份对等的敌人,或者说…强者。

    秦风伤势极重,刚刚金浩民死前的那一剑打掉了他小一半的生命值,而且还有一个持续流血的负面状态。

    秦风吃力的站起身,将手上的鲜血和碎肉随便擦摸在了裤子上。

    “秦风。”

    “呵,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加法尔从铭牌中掏出了一把冒着寒气的法杖。

    “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说的。”秦风啐了一口血水在地上“你不是要杀我么?那就来试试吧。”

    “那好吧,如你所愿…我原本以为你会在乎那些人的性命。”加法尔法杖轻轻一挥,一股肉眼可见的蓝色寒气瞬间冻结了一名已经被吓破胆的男生。

    轻轻一敲,变成满地破碎的冻结尸块。

    “住手!”秦风紧攥着拳头“赌什么!我和你赌!”

    “就赌你们四个人只能抵抗,不能反击,能撑过我几个魔法。你们赢一次,我就放走一个人,输一次,我就杀一个人。怎么样?很公平的赌局吧?”

    加法尔虽然不知道现在秦风身上还有什么底牌,但是他绝对不愿意在这么近的距离面对一个近战疯子。

    所以才有了他所说的赌局。

    寒冰法师本就是攻击力极强的一种法师类型,控制力也是不容小觑。但最大的缺点莫过于防御力的低下,此时加法尔的赌局将自己的优势无限放大,将劣势降到了最低。

    然而他也确实抓住了秦风的软肋。

    秦风不是个妇人之仁的人,但是他无法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因为学霸失败的布局而死。

    加法尔掐准了秦风看似暴烈外表下的古道热肠,逼秦风不得不同意对他自己最不利的战法。

    这不是阴谋,这是阳谋。

    学霸其实本想劝秦风拒绝。这种情况下,放弃同学,或者保护老四,带走摄像机,然后将dv传到网上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是他知道,这失败的局本就是自己所犯的错误。他根本没脸面去和秦风说放弃。

    秦风是在用自己的命为他犯下的错误买单。

    而学霸错就错在,他把资深者想的过于简单。他没想到资深者会有这么恐怖的实力,和封锁一个空间的手段。

    学霸深深的叹了口气。

    错误,就要面对,然后承担。

    “好,我赌。”果不其然,秦风只是略一犹豫,就答应了加法尔的要求,而后看向深陷自责中的学霸,咆哮道“学霸!护盾!”

    老大在刚刚受伤后再次隐身,而秦十四也不知道跑到了哪去,好像战斗进行着她就没影了。学霸只能给自己和秦风二人套上了魔法盾。

    此时学霸的魔法值已经接近了危险的边缘。

    看着升腾在秦风二人身上的金色护盾,加法尔嘴角生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相信敌人,真是一群傻子。”

    言罢,他冒着凛冽寒气的法杖猛地下顿。

    秦风瞬间就明白了他要做什么。

    加法尔明显用了一个aoe技能,此时的学霸已经将全部心思都放在防护自己二人身上,肯定分不出精力来保护那些同学!

    “不!”秦风顾不上自己身体的伤势,博伊刀在空中闪出一道黑色的弧线,向着加法尔砍去。

    然而加法尔的法杖已经顿到了地上。

    冰,全是冰。

    整个屋子在加法尔顿下法杖的瞬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法杖顿地的点开始结冰。

    蓝色的寒冰,顺着地板,爬到了没有防护的人的身上,脸上。

    而后猛然碎裂成一地带着红色血块的一截截尸体。

    “啊!不啊!”秦风即使有学霸的护盾加持,此时体表也被寒冰覆盖了薄薄的一层,刚刚即将砍出的博伊刀,僵在了半空,看着刚刚还在欢声笑语喝酒吃菜的同学们变成了一地残缺不全的尸块。

    死者中有一名女生,一直暗恋着秦风。

    在死前都一直大睁着水灵灵的眼眸看着秦风。

    或许,在死前她还以为秦风一定会保护她吧…

    秦风心脏被深深的刺痛了,泪水混杂着血水从他脸边留下,他疯狂的呢喃着“不…不不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他头一次开始质疑自己为什么活着。

    如果这些人不是信任他,对他毫不在意,怕也不会受邀到这饭店中。

    也就免去了这一死。

    能来的,都是信他,爱他的人。

    伤与怒,悲与血。

    秦风猛然吐出一大口鲜血,根本不顾身上仍旧存在的薄冰,他将自己的皮肤在冰壳下撕裂,挣脱了出来。

    于此同时,血日纹身似乎感知到了主人的愤怒,灼热的燃烧了起来。

    焚毁灵魂一样的灼热,秦风却毫无所觉。

    “砰!砰!砰!”随着燃着的血日纹身,秦风的心跳骤然加速,甚至透过他厚实的胸肌,都能看到心脏剧烈泵血所带来的起伏。

    秦风身上红光闪烁,像是燃烧着火焰一样惊心动魄。

    刚刚的法术对于加法尔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抽空了他大半魔力值的法术刚刚释放完毕,加法尔喘息着看着魔神一样的秦风。

    危险!

    这是加法尔最大的感觉。

    “别过来了。”看着相距不足五步之遥的秦风,加法尔将法杖横在胸前“我现在想要杀你也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之所以要杀掉那群人,你也听到空间给出的任务了吧?莫不如今天就到此为止。”

    “嘶,嘶…”秦风鼻子中冒着热气。

    直到此时,学霸才从冰壳中挣脱。连带着还有老大也从隐身状态显形出来,跪倒在地,鲜血狂呕不止。

    唯一到现在还没现身的只剩下秦十四。

    看着已经明显失去理智的秦风,加法尔不再做他想,法杖一挥,将秦风身形定住,而后从铭牌中取出了一支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寒冰长矛!

    “噗!”

    长矛毫无悬念的插入了秦风的胸膛。

    然而秦风恍如未觉,他身上的红光很快就抵消了加法尔的魔法。

    秦风左手握住了深入胸膛的长矛,竟然狠狠一拔,将带着血肉的长矛从胸口拔了下来!

    并没有鲜血狂飙,红光似乎拥有自主思维一样,几乎是转瞬间的功夫就修复了秦风的伤势。

    “这样的自愈能力?”加法尔有些胆寒。

    主要秦风现在神情实在太过恐怖,远超于狰狞、暴虐这样的词汇。

    如果一定要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入魔!

    秦风依然极其缓慢的向着加法尔走去。

    加法尔却也不甘在秦风这只经历过一个世界的菜鸟面前服软。

    “绝对零度!”

    加法尔全身魔力尽开,用出了最强的单体点杀技能,将秦风死死的冻在一块两米见方的寒冰中。

    看上去秦风是必死无疑了。

    然而只有秦风和加法尔知道,这冰,根本一丝一毫都没有侵入到秦风散发着红光的力场中。

    秦风看着加法尔,心中怒意已经达到了他活着这二十余年间的顶峰。

    如果可以,他不介意一口一口将加法尔分而食之!

    绝对零度的冰,在秦风体表的红光下一点一点的消失着。

    加法尔这才明白,秦风身上的红光根本不是火焰!

    火焰就算能融化得了他绝对零度的冰块,也是化成水,而不是直接消失!

    然而靠近秦风的冰块却像是凭空消失一样,遇到红光,就不见了踪影。

    虽然冰块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消失着,但是加法尔知道,自己今天怕是杀不了这个小子了。

    他失望的想要退去。

    就在这时,一柄看上去和家用的锤子没有任何区别的羊角锤从他的影子中钻了出来,向着他的脑袋挥舞来羊角的那一面。

    拿锤子的手纤细而瘦削,正是刚刚战斗中莫名其妙消失了的秦十四!

    加法尔虽然是法师,但寒冰法师与其他类别的法师不一样,完全可以归结到近战法师的范畴。

    此时见到锤子砸来,加法尔下意识一偏头,避过了脑袋。

    羊角那一面的尖刺,深深扎在了他的肩膀上。

    加法尔吃痛下大怒,一拳捣出,带着寒冰魔法的能量,正打在秦十四的肚子上。

    秦十四瘦削的体格,在深不可测的加法尔面前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仅仅是一拳,秦十四就被打的口中鲜血狂喷,向后栽倒。

    看着绝对零度的冰块就要化开,那个疯子一样的小子就要获得自由,加法尔没来由的一阵胆寒。

    这个小子太恐怖了,这次没能杀了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了。加法尔默叹一声,就要对已经重伤的老大几人下杀手。

    谁知老大刚刚倒地就一直在做着准备,看似是向学霸爬去,其实他的目标是仍在录像的dv!

    抬手拿过dv,老大按着上面的上传按钮,对着加法尔咆哮“住手!不然我就把我们打斗的视频传到网上!要死就一起死吧!”

    加法尔眼睛微眯,知道现在要是不走,一会怕是走不了了,自己布下的结界即将消散,秦风再有三五秒钟就能挣脱出绝对零度的牢笼。

    加法尔法杖一挥,一道蓝色寒气激射而出。

    然而想要将dv损毁冻结的能量,却被虽然浑身发抖,但毅然决然冲上来的学霸发出的圣光能量抵消。

    “呵,那就这样吧。”加法尔怨毒的看了一眼秦风,用了一张极其珍贵的吸蓝符将学霸本就所剩无几的魔力瞬间抽空,拖着昏死过去的学霸和重伤不起的秦十四从二楼跳了下去。

    “憨憨!十四!”眼睁睁看着并肩作战的伙伴被擒走,老大怒火攻心,呕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看着从寒冰牢笼里挣出的秦风缓缓倒了下去。

    老大倒下前说出最后的话是“老秦,快去救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